MS 五迷 腐女 赤黑 業渚 利艾 YOI ...還有很多
 

黑子的籃球 劇場版

站在一個赤黑黨的角度,結尾被塞了口火黑覺得心很糾結

不過我真的好高興看到奇蹟眾的團聚

看哭的我覺得十分感動

看到赤司生氣我超開心的啊,帥死我了啊啊啊啊,老婆被揍感到心疼
不過有點還是認為原著漫畫的幾個點沒有做的很好,有點可惜呢……

不過總體而言我還是很喜歡的,彩蛋讓我想買DVD了~

查看全文

快恭喜我!!

之前初級,在中級路上被狗子打斷,再一次的,我終於中級了

這樣等於我兩百多抽時斷加上現在的中級三百抽,其實沒有子,我就月見黑了唉!!!!

才剛因為拿到非酋,立誓那就要完美的,朝月見黑努力

才過三天,你就來破我的路

雖你好棒,我也是因為你入坑
但也不待這樣的啊啊!

最說只能一次升到這樣,雖可以在餵你藍蛋但不划算還是等你到30我在加油吧

#現在超窮
#繼續努力濃
#我愛你

目標 月見黑
從非洲海域踏上邊境的我,定下這個目標!!

查看全文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07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難免請見諒

下面正文

---

  而收到新制服的隔天,大家才驚覺到四天前是碧池老師的生日,本來是想讓烏間老師送碧池老師一束花,但死板的烏間老師卻惹毛了碧池老師。


  他們卻中了號稱死神的圈套,為了就被把住的碧池老師,他們學生們獨自出擊,雖然逃跑,跑後被追上,渚接受了暗殺技巧下,想要上前卻反被拿下了。


  才發現碧池老師根本是與死神串通好的,是一夥的。


  不過及時大家被救下,碧池老師被死神給利用後拋棄,烏間老師與死神決鬥在殺老師的幫忙下贏了。


  而烏間老師也說了清楚,碧池老師的心意他很清楚之類的,和大家解開心結,和好如初。


接著來到了十一月逐漸變冷的天氣渚開始多穿一件毛衣,這也代表著大家要正式開始決定未來物標誌向的時候,而這時渚卻開始有些迷惘了,殺老師辦起了志願諮詢,碧池老師也開始換了服裝嘗試溶入他們,而在注意力轉開時,中村卻在他的志願單上填上,女子高校、家政婦甚麼的。


  雖然他的確是女的,但這樣子好像不太對啊!而且業根本心知肚明再次跑來說了甚麼畢業後去泰國還是摩洛哥旅行吧,甚麼的,她根本沒碧要動手術啊,要割什麼啦!


  隨後悄然無息地從碧池老師身後走過,替她撕下衣服標籤,看到這幕的茅野和業都很震驚,雖然是喜歡的人,但是如業所說,不可怕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他還是有在防備著渚關於暗殺這方面的事情。


  而還在猶豫,這天回到家裡母親特別沉重的坐在位置上,看起來就是在等她。


  「歡迎回來,過來一下吧,談談好嗎?」


  做到了媽媽的對面,但是母親手上拿著成績單,看來要討論學校的事情了。


  「媽媽覺得妳高中去讀女校吧,媽媽擔心妳再次遇到傷害,如果去了一般的混校,如果再發生甚麼事的話,媽媽真的不想活了。」


  「媽媽,可是我覺得可以了,而且經沒有問題了,真的。」


  「是真的沒問題了嗎?媽媽很擔心阿,如果在一次有人想從我身邊搶走妳傷害妳,不能隨心所欲地當個正常的女孩子,很困擾的對吧。」


  「讀女校就不會再有那些人拐走妳了,這樣很安全的,渚去讀女校好嗎?」


  「媽媽我真的沒問題的,真的已經沒問題了。」能與男性走的到很近了。


  「那至少轉出E班吧,繼續待在E班也沒有用的不是嗎?這會讓妳升學造成阻礙的。」


  「但我覺得在E班很好,和大家相處的也很愉快,成績也有升上來,應該沒有必要特地轉班的。」


  「那渚為什麼不回復女兒身,依然穿著男性校服呢?既然妳都這麼說了,你也得給我有信服力的說服啊,算了,明天我去和你們老師談談,有甚麼話我會親自和老師談的。」


  「唉?可是...」這不就表示她就要回復女兒身去上學了嗎?


  但是如果大家問起,她該怎麼回答,她一點都不想在憶起任何一點那時候的事情了,可是解釋一遍不就等於在傷口上灑鹽一次一樣的道理嗎?!


  但母親過度的擔心,讓渚無法反駁什麼,畢竟是擔心自己,可是卻有點超過了,她可以保護自己了。


  通了電話與殺老師說明了原因,老師知道她的身分,所以可以這麼放心的和老師說,但目前烏間老師出差去不在,殺老師的身分又不能讓人知道。


  隔天為了徹底說服母親,換上了女生校服,也就是裙裝,在母親的注視下出了們上學去,平時都是褲裝,一下子改穿裙子還真有點不習慣,而頭髮也放了下來,回到初一初二時的樣子。


  而已經有許多人已經到了學校,而在路上遇到的所有人都用一種訝異的驗光看著她,渚衿著不讓自己落荒而逃,保持鎮定,但只要有人想上前詢問她,她便釋放殺氣,雖然依舊是笑臉迎人,但多了些恐怖,大家也只好放棄。


  等著大家訝異的眼神,裝做甚麼事都沒有,平靜地走進教室到座位坐好,不過感覺到大多眼神停留在她露出的腿上。


  在一下子就母親就會到了,這段時間渚真的是坐立難安,抓著依襬的手緊了緊,直到教室的門再次拉開的人是頂著赤紅髮的少年。


  從後門進來的業,視線停在了放下頭髮的水藍色上,有點驚訝在看到渚的改變後不明白,將書包一扔,匆忙上前直接拉著渚就直接往外走去,大家帶著好奇的視線追著他們兩的身影。


  直到將渚拉到沒有人的林間這才停下。


  「怎麼這麼突然就改變了?」


  「我媽媽她不相信我已經沒問題了,執意堅持要我轉班要我去讀女高,要她信服我只能先改變,不然她怎麼樣都無法放心,雖然這樣突如其來的轉變有點難習慣。」


  「但是班上的人一直都不知道,妳要是一個一個解釋嗎?傷口真的癒合不會在流血了?」業指的是心理上的受傷,她明白。


  「大概,沒問題的。」


  「這樣我就必須更寸步不離的守著妳了,妳想說不都不行了。」這樣一來跟他搶渚的人不就變多了?!


  「麻煩業了。」又給業添麻煩了。


  「不過真的很高興能難到小渚回復女兒身,果然很適合妳。」


  回到班級後渚的媽媽也到了,在進到導師室,其他人都蹲在外面的窗戶偷聽著,都十分好奇到底怎麼回事。


  「喔~現在來蹲牆角?別在這礙眼﹐如果不想受傷的話,最好馬上離開喔。」業原本輕浮的聲音便得沉穩在眾人背後響起,不寒而慄,一下子沒了半個人。


  曾經渚在小學低年級時在回家路上被擄走,還差點被強/暴,在千鈞一髮之際才脫離險境,當時造成不少陰影,不論是渚本人還是爸媽,他們因而為此大吵了起來,爭執著室對方沒有照顧好渚,才會發生這種事情,最後爭執破裂,造就了走向離婚這條路,渚也改變的裝束,這是在這些日子裡業所得了解到的。


  而渚媽媽因此一直耿耿於懷,最後依然與殺老師談判破裂,晚上渚媽媽在飯菜裡參了點安眠的藥,在渚昏過去後,帶著他還來到E班校舍,要渚一把火燒了這好擺脫E班。


  卻突然出現了一名殺手,渚感覺出了媽媽在害怕,這正是他說服他的時候告訴媽媽她是真心的決定了。


  看見渚擊敗那殺手,說著她已經有能夠保護自己的能力,離開她是遲早的事情了,最後渚媽媽昏了過去。


  「不過我會讓媽媽放心,也能從現在開時回覆身分,所以請不要讓我離開E班,或堅持要我讀女校,我真的已經沒問題了。」


  最後解開了媽媽的心結,最後唯一改變的事渚媽媽的態度也看開了,而渚和媽媽約好,到了高中她就會回復女兒身,國中只剩了一點時間,讓她這樣繼續扮作男孩子。


  隔天再回到班上,渚一經換回了男裝,但還是有些問了關於渚突然穿女生制服來上課的原因,最後和業統一的答覆,就是他們打賭輸了所以一日女裝做懲罰。


  對於業常常欺負渚大家見怪不怪的,很輕易的就相信了。


  接著他們來到的校園祭,他們決定開餐飲店,期間還引來了曾在暑期旅行裡遇上的勇次,經過一些事後說開了,而隔天卻因為他在網路上推薦,湧進了大量人潮。


  隨後他們迎向了最後一次考試,期末考在淺野低頭請求打敗理事長的教育方法,這次考試連最後一名的寺坂都進了前50名,而業拿下了學年第一。


  對此理事長非常不開心地跑來找殺老師對弈,雖然一開始殺老師受了點傷,但最後讓理事長找回當初的心情,大家的氣氛變的友好。


  在接著便是話劇發表會,因為其他班級都表示要用功讀書而推給了E班,當然在大家努力下,做出了一部非常沉重的話劇。


  大家本來都好好的再聊著天,但茅野無聲地找了渚到倉庫去,說明因為道具珠子撒了滿地,所以才找她一起來幫忙,隨後殺老師也來了。


  正掃到一半,再渚一個回頭卻看見難以置性的畫面,在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碰的一聲爆炸聲,殺老師掉進陷阱裡,而茅野的觸手快速的攻擊著。


  被聲響嚇著的所有人紛紛一到外面,而渚近距離接近爆炸有點狼狽,她吃驚地先是奔出了倉庫,大家也都吃靜的看著她,當心她有沒有受傷,所幸只是狼狽了點而已。


  接著第二聲碰,殺老師出現而帶著觸手的茅野飛向屋頂,說出了她的目的還有身分,讓大家都吃驚不已,大家都想知道原委,但殺老師說要全部E班的人在時他才要說,所以他們現在比較重要的目標是茅野。


  而到了隔天,如約來到茅野說好要殺掉殺老師的地方,一切都太過失控,蔓延的火紅,在殺老師的提出了要救茅野的方法,但是必須有人先讓茅野稍微冷靜下來。


  大家都非常的著急著,想著到底還有甚麼辦法時,渚思考著這一路他們所學的暗殺,最後眼睛一亮,有了。


  渚走上前當眾人都在看渚到底會啥出甚麼辦法時,一個箭步,渚吻了上去,大家吃驚,碧池老師輕笑,而中村和業則掏出手機,直到15hit茅野昏了過去,最終解下了茅野。


  而殺老師也開始訴說起當他還是人類時的事情,知道了他就是那位傳說中的殺手死神,被人抓住後開始一連串的實驗,而事情的始末,娓娓道來當知道了所有真相後,大家唯一抱持著的想法是,他們到底該不該繼續殺了殺老師。


  就這樣迷惘的大家迎向寒假春節。



tbc.

查看全文

只要有業和渚的畫面我都要截 <3

這集的業畫面好少有點小難過wwww

【業渚】ねこの日

*222貓之日賀文

*和貓沒有任何關係

*非常平淡的走向

*兄弟paro

  陽光透進房裡,床上得隆起明示著主人還尚未清醒,仍在睡夢中與周公纏綿,不願離開暖和得被窩。

  一道細小聲音隨著門小心翼翼的打開傳了進來,不過床上的人似乎還是沒有發現,嬌小的身影打開門後看著床是絲毫沒有動靜,踩著小步伐咑咑咑的來到床邊。

  「葛格起床了~」

  渚奶聲奶氣的叫著拍著被子,試圖喚醒他的哥哥,見哥哥翻了個身沒有醒來,索性爬上床爬到內側,看哥哥眼睛完全沒睜開,搖了搖邊喚著一聲聲哥哥。

  「起來了,來玩嘛。」

  好幾次後都沒見有效,渚看著哥哥的睡顏,小手伸去捏住了哥哥的鼻子,果然沒一下子哥哥就醒了,不過渚一點都沒有看出哥哥臉色不太好的醒來。

  「葛格吃飯~」

  見哥哥醒了渚開心的笑著,看著哥哥起身喚著衣服,換完衣服的哥哥伸過手將還在床上的渚抱起,離開房間來到餐桌前,讓他等著去準備算是早午餐了吧。

  身為哥哥爸媽不在,自然照顧弟弟的事就落在了身上,讓他餓著也不太好,簡單弄了個厚鬆餅,放上一塊小奶油淋上楓糖漿,放到渚的面前,看弟弟眼睛閃亮亮的盯著鬆餅,心情好了不少。

  手托著下巴看著弟弟津津有味地吃著,想起早上被叫醒的方法,業想著自己的弟弟是不可能自己發掘出這招方法的,肯定是誰告訴他的吧。

  「小渚,能告訴哥哥是誰教你叫醒哥哥的嗎?」

  渚聽的抬首歪著頭有點疑惑著看著業,嘴巴吃得鼓鼓的很可愛,等他吞下去後,眼睛眨了眨像是在想什麼。

  「可是渚答應不能說了。」

  「沒關係的告訴哥哥,等下帶你出去玩好不好?」

  渚噘著嘴想了下,點了點頭。

  「那等下出去玩的時候在告訴哥哥!」怕是說了哥哥就反悔了的樣子。

  業有點無奈地接受了摸了摸弟弟的頭,讓他快點吃完,然後準備一下等下出門,只是弟弟這麼輕易就被自己給賄賂了而不自知,果然他可愛的弟弟會有那麼邪惡的叫法肯定是誰教壞的!

  在等弟弟去穿襪子等的有點久的業正想要去看看弟弟怎麼了時,就聽到噠噠噠的腳步聲從樓上傳下來,看到弟弟的身影,正想叫他別蹦蹦跳跳的很危險,尤其時在樓梯間。

  「葛格我們要去哪裡?」一手被牽著,渚好奇地問著。

  「剛剛小渚不是說要告訴哥哥是誰教你的方法嗎?現在可以跟哥哥說了嗎?」

  「是前原葛格,他還要我不能說。」可是渚啊,你已經說了啊。

  果然和自己想到的人完全沒有任何誤差呢,想想下次見到前原要怎麼跟他問好吧。

  「啊,業?」一聲不陌生的叫喚。

  看過去是磯貝和前原,他們總是一起出現一起消失呢,他們走進,打了聲招呼,然後前原理所當然的被業給修理了一下,用嘴恐嚇了,嚇的前原直往磯貝身後躲。

  而磯貝則忽略前原蹲下身和渚說著話。

  「跟哥哥出來玩嗎?」

  「對啊,磯貝葛格呢?」

  「和前原一起去買東西呢,小渚要一起去嗎?」

  磯貝邀請著渚,不過渚聽了第一個反應是拉了拉哥哥,期待的表情都寫在臉上,望著業的臉可愛得不得了。

  「可以嗎?」渚問著,在詢問哥哥的同意。

  哥哥就是他的對和錯,所以哥哥覺得不好那就不行,沒問題的話就可以,雖然是和磯貝葛格很安全,不過礙於前原在,怕是會被教一些不好的東西,業考慮著。

  磯貝站起來順便把渚給抱了起來,和大家成為高度,不用一直仰著頭,他們也不用一直低著頭了。

  「可以啊。」弟弟的期待哥哥當然會滿足他的。

  三人走著,由磯貝抱著渚走在中間,嘻嘻哈哈的聲音不間斷的和前原磯貝相處得十分融洽,一起去逛了超市,在途中和哥哥撒嬌要來了一盒糖果和兩個布丁。

  買完後回程路上渚自己走著,手拿著那盒糖果,嘴裡含著一顆,心情很好的走在前頭。

  走了一會兒,渚回到了業的身邊,似乎是要做甚麼的樣子,業彎下腰才想問怎麼了,一隻小手捻著一顆粉色的糖果遞到他的嘴邊。

  「是草莓的喔!」渚很自豪的說著。

  業吃下糖果摸摸弟弟的頭,表示著他的貼心。

  看到這幕的前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居然開口說著,我怎麼沒有,和渚討著糖吃,雖然被業不爽的瞪著,但在弟弟面前沒有發作,渚則是先給了磯貝一顆,最後才給前原。

  分開後,回家的路上走著走著,注意到弟弟開始揉起了眼睛,雖沒有特別說甚麼,可是業知道他開始想睡覺了,也不說明而是主動的抱起弟弟。

  讓他偎在懷裡靠著肩膀,想睡就可以接睡,果真沒一會兒呼吸便以平穩,放鬆的身子,孩子的體溫就是比較高,暖暖軟軟的還有點孩子的奶味,下意識抱緊了些。

  「葛格......最、喜歡了......」聽著弟弟睡著後喃喃著輕語。

  眼眶有點發熱,淡淡的幸福,卻滿滿的充斥著心頭,好像在怎麼樣的現實或煩惱都可一在這一瞬間都消逝,短暫的滿足,如果能一輩子都這樣,就好了。

  能一輩子,該有多好?

  「我也最喜歡渚了喔。」

fin.

查看全文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06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難免請見諒

下面正文

---

  雖然夜間一戰,但是生理時鐘引響渚依然早早的醒了過來,睜開眼後印入眼簾的是業熟睡的面容,呆呆地回想著昨晚。


  想起自己在業的懷抱裡就這樣睡去了,想試圖起身但一動也就抱得更緊了一些,最後渚有點懊惱的皺著眉嘟起小嘴。


  這下便聽到了身前發出低低的笑聲,胸膛隨著共鳴震動著,抬起頭剛好對上業是笑非笑眼神,渚更氣惱了。


  「裝睡太卑鄙了!」


  「因為渚一直動來動去的,再睡一下?大家今天可能玩不到什麼了。」


  意旨大家都還在睡,經過昨晚不管是暗殺或是之後發生的事情,大家都累壞了,醒來大概都是下午的事情了。


  渚思考著,其實她並不知道是該繼續睡呢,還是起床走走,畢竟都醒來了有點難再次睡去,業看渚發起呆來,輕笑著。


  「再陪我睡一會?」輕揉了下水藍色腦袋。


  渚嗯了一聲就當作是回應,乖順的依舊躺在業懷裡,業看著靜謐的渚靠著自己閉上眼睛,放鬆的身軀已經說明了信任。


  正常的男女關係,一般女孩子會這樣這麼放心的讓一個男孩子這樣抱著,還能這樣如此安穩嗎?更何況他們都是身心理正常的男女,她怎麼能這麼放心於他?


  雖然這樣讓他非常的開心,但這是出於不得已所以習慣了,還是不得不妥協反正也無能為力表現呢,如果真如他期待的是和他一樣的心情,所以才願意心甘情願的呢?


  聰明如他,當然在戀愛這種事情上他是明白的,在看他人的戀情時也看的非常透澈,明明都明瞭的事情,怎麼輪到自己時就亂了陣腳,難怪人人都說在感情裡人都會盲目的。


  談論他人是非常的容易,但是自己在遇上時常常還是會犯下一樣的錯,抱著同樣的不安心情,因為面對的人正是自己所傾心愛慕之人,才會特別的在意關注與百般呵護,深怕自己可能會傷她半毛,連令對方感到一絲不舒服都不願意。


  最後如業所說,大家真的都到下午傍晚時才一一醒來,而烏間老師還是處理應變殺殺老師的計畫,當然最後還是失敗了。


  女生們難得來到這裡還是一起下了水玩耍,因為在隔天他們就要回去了,而殺老師卻突如其來說要辦試膽大會,來到洞窟一男一女分組進去,最後卻是殺老師自己被嚇的手足無措。


  最終的目的居然是為了促成班對想要促成戀愛,被班上吐嘈了之後也只能放棄了。


  隨後他們結束了他們的暑期旅行,準備迎接開學。


  在暑假結束前一日,正在和父親吃飯的渚,原本靜靜地吃著,而父親也都是在問問他最近的狀況。


  「妳最近怎麼樣,妳母親還好嗎?」渚爸爸有點憂心的開口問著。


  「沒事,這身打扮至少讓沒甚麼遇到問題,媽媽依舊是那樣容易擔心過頭。」


  「這樣啊,看妳狀況還不錯,有交男朋友了?」身為家長總會擔心孩子的戀愛狀況,雖然現在談有點早。


  「才、才沒有呢。」戀愛話題女孩子都難免會有點害羞,雖然不知道她和業的的關係算甚麼。


  「雖然有關係比較好的...」說到一半的停了下來,因為突然出現在父親身後的殺老師。


  「怎麼突然停下了?」


  「沒、沒事,啊!我想起突然有事要先走了爸爸,下次再約,爸爸也要保重身體喔,再見。」


  趕忙奔出店回到了家裡打算做些準備,而業和大家有接到了消息,業傳了訊息過來,問她有沒有要去的意思,回覆了他有,說大致是幾點會到祭典。


  因為剛好被父親提起了戀愛狀況,繼而讓渚突然想到喜歡的人這回事,想著如果地球明年就要毀了,那麼是不是這是最後一次能穿上浴衣了?


  所以她想......


  來到祭典,那人依然會提早到等待自己,紅髮在夜裡依然顯眼,笑著渚走上前。


  「久等了,業。」


  當業從手機畫面抬起頭確確實實的愣了下,而渚也明顯的感覺到了業的發愣,有點疑惑有點擔心的靠上前,擔憂的拉了拉他的衣袖。


  「業?」看業走神渚真的開始擔心了。


  「妳怎麼穿著浴衣來?難道沒關係了嗎?」被一襲藍色櫻花花樣的浴衣,頭髮用髮簪盤起,也是櫻花的髮飾,清新脫俗就是這麼用的吧?


  皮膚本來就白,現在感覺更白了一些,渚果然真的很可愛呢,真想藏起來只許自己一個人看。


  「因為想說這可能是最後一次能穿了,所以就穿了,不、不好嗎?」


  「沒有,很適合妳,走吧。」


  大家各自分散著遊戲,而渚一襲浴衣卻讓看到的人一點都沒感覺到違和,雖然被問了,渚也只是笑著待過。


  而在開學後,業撥了電話給渚,意思是想約出來玩,想趁最後的時間一起出來玩,而渚自然是立刻答應了邀約,但接下來的話讓她有點後悔。


  「啊,對了對了,渚記得不可以以男生的身分來喔。」


  「唉?為什麼?」渚非常不解。


  「記得期末考是的賭約嗎?我就要渚回復女生的模樣一天,不可以反悔的喔!」


  都快忘記的事情,就這麼被提點了出來,堵的渚也無話反駁,最後也只能答應回復真身,約到集合地點時間後結束了通話,而業則貼心的再傳了一次訊息過來,以免忘記。


  女裝渚自然是有的,不過不常去穿,隔天早上醒來漱洗完回到房間後,打開著衣櫃渚正式的煩惱了起來,該穿怎麼樣的出去呢,業也只說了去看電影然後晃晃。


  後到餐桌前吃著早餐,母親準備完餐後看見她放下了頭髮的打扮欣慰著。


  「渚這是要去約會嗎?出門要小心點喔。」


  「不是約會,我會注意點的請放心。」渚有點尷尬的吃完。


  進房間便開始搭配服裝,最後看了時間發現她快遲到了,才連忙趕緊整裝出門,在遠處便看見了那顯眼的紅色,身著一如符合他性格卻能襯托他帥氣的衣著。


  正想加快快腳步,即將喊出口的名字卻被突如其來的人給打斷了,面前一名陌生的男生擋住了她的路,帶著玩世不恭的態度痞痞的感覺花花的。


  「小妞要不要和我玩玩?」那人果然不負眾望的開口說的話就如永遠不敗的搭訕梗。


  渚沒有回話,而只是停在那而盯著對方看,而對方看她這樣更加得寸進尺的一步步上前靠上她。


  「你長得很可愛,我們做個朋友吧,怎麼樣?」


  「不好意思我還有約,而且我不認識你。」渚低下頭,想忽略對方直接走人,但對方看來想糾纏到底,再一次擋住她,這讓渚有些苦惱了。


  「別這樣嘛,不認識才要做朋友啊,走拉一起去唱歌?」


  居然強行拉住了她的手,想直接拉著她走,渚試圖掙扎抽回手,但是女孩子的力氣始終是無法與男孩子相比,在不知道要拉扯到甚麼時候,渚心裡也焦急著。


  「放開你的髒手。」


  僵局終於有了進展,有人替她拉開了對方的手,隨後被拉入懷,沁入的味道是熟悉的,抬頭果然是熟悉的臉龐,他一手環著她一手阻擋著那男子的靠近。


  在業的幾句威脅下男子落荒而逃,這時業的注意力已全然放在她身上。


  「渚果然很容易吸引那些蒼蠅呢。」


  業正式認真地端詳起渚今天的裝扮,一件水色立領短洋裝,搭上米白色薄外套,白色低跟的鞋子,一個小巧的肩背包,放下了藍髮有些隨意披散著。


  清心白淨的裝扮,十分的可愛還透著點純真的氛圍,要不是已經超過了相約的時間,抬頭撇見熟悉的藍被遮擋住,才剛好即時化危機。


  「十分抱歉......」渚低下頭帶著歉意。


  「我沒有再怪妳,走吧都拖了點時間。」彈了她的額頭,她吃痛的摀住額頭,哀怨的看的業。


  原先計畫是看電影,但時間還沒到,他們便在四周閒逛了起來,大概是放鬆了戒心,所以渚沒有那麼的察覺到四周,但業卻有些驕傲卻也不爽著。


  渚乖巧的個性本身也很替人著想,他們的相處十分的沒有隔閡,就宛如情侶般親密,可愛的外表吸引來一些目光,而業則悄悄的環上渚的腰,渚也很自然沒有感覺到異樣的依然與業說著話。


  對那些人漾起勝利的微笑,鄙視那些羨慕的看著自己的目光,但事實上他們卻也還不是情侶,卻如情侶般的想處模式。


  「業,時間快到了,差不多該進場了喔。」看了時間後,渚絲毫沒有一點意識到她被業摟著。


  「喔,我們走吧。」


  拿了可樂與飲料進場後,很快就開始撥放了,他們只點了一份爆米花一起吃,所以挨的很近,業依然喜歡喝渚的飲料,一場電影下來飲料都已經分不清哪一杯原本到底是誰的了。


  看完了電影出來後想說剛好可以去吃飯,兩人來到常來餐廳點吃飯,遠本一直都好好的,吃完了以後,兩人決定到商店街逛逛,隨後逛累了的兩人所以找了咖啡廳想說休息一下。


  點完了餐,面對面閒聊著,時間接近大約在下午茶的時間,看著許多人來近來到咖啡廳,業的草莓歐雷和渚的芒果聖代上桌了。


  「業真的很喜歡草莓歐雷呢。」渚吃著自己的聖代邊笑著。


  「小渚要分我吃嗎?」業一手靠著桌子撐著頭。


  聽業說著,渚便挖了一杓遞到業嘴邊,嘴角噙著笑容,眼裡帶著期待直勾勾的望著業,業一愣後知後覺的才張嘴吃了下去,芒果的酸甜洩滿口腔。


  「好吃嗎?」渚帶期盼的神情凝視著他。


  「渚餵的當然好吃。」


  就這樣一有一口沒一的餵著,直到一道聲音闖進他們的耳邊,定睛一看是磯貝,原來他在這裡打工啊,但是一是到這點,渚緊張了起來。


  東西吃完了當然就是馬上走人,這子更有非走不可的理由了,讓業去結了帳渚則先到外面去等,等業出來後後確認沒被發現才放心,看來磯貝是剛來。


  最後業送了渚回到家。


  「沒事的,先走了。」在渚額上印下一吻,業沒再留戀的離開了。


  接著經過了茅野的布丁作戰、林間的鬼抓人,殺老殺在一夕間變成了犯人,內衣小偷,一直在想要對自己澄清,洗清罪名卻一直翻出證物,情勢一直往不利的方向走。


  而看到點名冊上在每位女生前標上了罩杯數,而在這時也靠上渚耳邊輕語了一聲,惹的渚當下想發作都沒辦法。


  「渚是C對吧,我看得很清楚呢。」


  果然是很欠打又變態的一句話,但想發作卻無法便只能所幸裝作沒聽到。


  為了抓住小偷大家晚上相約出來抓小偷,最後卻發現是為了引誘殺老師的陷阱,最後崛部卻因為觸手而失去了理智,而白卻棄之而不管的離開,大家想盡辦法想方忙卻幫不上,最後寺?一行人接管著,結果在最後快抑制不是時,但在大家一席努力的勸說下,成功了,崛部正式加入了E班。


  隨後由於得知了某消息情報,他們幾個人來到磯貝打工的咖啡廳,看著磯貝工作,他們左一句帥哥右一句帥哥,不過磯貝真的不管怎麼看都是裡裡外外的帥車,如果窮能算是缺點的話那可能是唯一的缺點了,在他們討論著班上帥哥時,雖然在修學旅行時女生們就有討論過,前原缺點就是太花,業的缺點就是性格,而磯貝則是非常的完美無缺呢。


  卻遇上了刻意來找碴的五英傑們,又再一次立下賭約,在倒棒比賽上贏了就不能舉發,但贏了磯貝就會面臨相當糟糕的局面。


  在他一席耍帥的說詞後,班上男生們卻更加的團結了起來,沒有一起圍上去的業,到是擔憂著,他不想讓渚參賽,這是非常危險的比賽。


  比按照他們所計畫的一一推進著,在各項比賽中E班的人都表現的非凡,最後當然是贏得了比賽。


  緊接而來他們開始了期終考前複習,由於距離殺老師摧毀地球只剩五個月,大家也有些緊繃,而自運動會後他們對於自己的能力變得有自信。


  在放學後的路上在屋頂上進行著跑酷,卻不小心傷了到了人,在那幫忙了兩個禮拜,雖然做了很多事情,而渚也特別朝一名叫櫻的小女孩歡心,是站在女孩子喜歡男孩子的心情上。


  而這次的考試大家裡當考的非常的普通,但業還是依然拿下了第二名,果然是很聰明的人呢,但大家還是有在基本名次裡的。


  然而這裡開始,政府也製作出特別材質的戰鬥服裝,量身訂做的。


tbc.

查看全文

一直很糾結這個XD為什麼不打鋼盆,子彈是可以穿過去的吧XDD

主角威能

啊啊,更多的女裝渚(๑ơ ₃ ơ)♥

【業渚】ring

*就是情人節賀文

*有點奇怪的結構

*我只想要求婚而已

  明明約好和渚一起共進晚餐,好不容易能有時間見上一面,而他現在卻大大的遲到了。

  出了社會後他們依然保持著連絡,但是要見上一面的時間少的可憐。

  而他遲到了一個小時多,不知道渚是不是還在餐廳裡等他,而他在推開餐廳門時,說了聲是訂了位的,被帶進了預約過的包廂,渚已經在裡頭等了很久了。

  聽到開門聲,渚原本有點孤單的臉上看到了他後漾起了笑容,那笑容卻疼了他的心。

  「對不起來晚了,讓你等這麼久。」感到愧疚的抱歉著。

  「沒關係,我知道業忙,不用介意,而且你還是來啦。」

  渚擺擺手表是不介意,點完餐後服務員離開後,業扯了扯係在脖子上的有點悶了領帶,拉鬆了一點感覺好一點。

  「渚最近如何,還是一樣教育那些不良學生嗎?」

  「恩,雖然時常找我挑戰,不過變乖了許多。」

  渚有點無奈卻噙著笑,看在業眼裡。

  「別受傷,我可不想看你受傷的。」

  「沒這麼容易,我可殺老師的學生喔!」渚有點驕傲地說著。

  敲門聲響起,菜一次便就上完了,不會再有人來打擾了,業開了瓶紅酒,原本渚是不太願意喝,不過在業的一來二往便還是喝了一點,酒量不好的他,臉上薰紅的模樣真可愛。

  剪去了長髮,但他那模樣還是透著一絲女氣。

  「渚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什麼日子?」有點微醺的渚試圖保持清醒。

  「是情人節喔,渚。」這時業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小方盒,伸到渚面前,緩緩地將其打開。

  「我們結婚吧,我想要在早晨睜開第一眼都能是看見你的每一天。」

  「唉?!」被業突如其來舉動,酒也嚇醒了一點。

  雖然他們在一起了平平淡淡的,總是見無幾面的日子,他還以為他們就要這默默地而終,沒想到他卻突然給了自己一個如此大的驚喜和驚訝。

  「渚,你願意嗎?我想在每天中都與你度過,結束現在的模式吧,每次看你等我到這麼晚,我實在是心疼也過意不去,你明明可以對我在任信一點,但你卻都沒有,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渚眼眶泛著淚,感動的嘴一張一盒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深呼吸了口氣,幸福的笑了。

  「我非常願意。」

  幸福總是來的匆忙,能遇上你我今生無憾,與你共享此生便是我最大的念想,感謝我們一起走到了這裡,之後的一大段人生,我都還要一直和你走下去。

  「我愛你。」

fin.

查看全文

【業渚】有所不同(下)

標題什麼的根本是隨意

沒甚麼意思

和文沒有關係


微博圖片請走

噗浪貼請點這


結尾草率,就這樣了。

查看全文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