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噗浪打滾小透明,目前維勇深坑中(●´з`)♡
 

【維勇】純粹 06

一發出去馬上被屏蔽掉了QQ

覺得不嗨森...

別再來了!!



查看全文

【維勇】純粹 05

*寶寶一直都有名字喔,名字叫伊登,只是宝宝、宝宝的叫感覺好可愛

*日常真的好難寫........


  公开练习的时间基本都会看着教练们和选手们不断沟通着练习着,很难得能看到场边的教练的身旁抱着孩子女性。


  勇利此时抱着宝宝站在雅可夫旁,听着他和尤里与维克托的训话,不过往往这两个不省心的都听了当没听见,不过好在尤里还算会听话只是脾气暴躁了点。


  维克托今天练习一直不断滑了一会儿就滑到场边,然后在雅可夫教练生气地骂他的时候才又灰溜溜的再回到场中练习,弄的勇利十分尴尬,宝宝精神很好睁着大眼东看西看着,在雅可夫第一次大声念维克托时颤了一下,睁大了眼似乎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呆愣着。


  维克托看到了之后一边和雅可夫抱怨着他吓到宝宝才一边滑走,雅可夫教练表情僵硬撇过头看像勇利和孩子,勇利表示没事宝宝稍微吓到而以,还让宝宝转向雅可夫,宝宝还愣着呆呆地望着雅可夫。


  雅可夫看着那和他大龄学生有的相似样貌的孩子这样盯着他看,让他都有了看见维克托小时候的错觉,虽然没想到长大后是这么的皮。


  勇利也有些讶异,映像中好像很多小孩都满怕雅可夫教练的,看着不是哭就是跑,是该说基因的影响强大所以一点也不怕雅可夫,勇利低头看宝宝直勾勾的盯着雅可夫教练看,没一点反应。


  在看到雅可夫教练也看着宝宝一脸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有点纠结又带点怀念的感觉。


  「雅可夫教练要不要抱抱他?」没记错雅可夫教练挺喜欢小孩子的,而且看宝宝也对雅可夫不反感的样子。


  没想到勇利会突然说出这提议,雅可夫也先是愣了,虽说勇利当时跟着维克托转移练习场道了俄罗斯他们相处了两年,勇利和他的也透过维克托相处的融洽。


  勇利这时候将宝宝抱了过来,雅可夫也只好伸手去抱住,宝宝也乖乖的让雅可夫抱,勇利脱手后见宝宝一脸呆又向是不明白的样子看着仰着头看着雅可夫教练,勇利稍倾身抓着宝宝的手轻吻了下。


  「是雅可夫爷爷喔。」勇利轻笑着,宝宝因为他的动作看向了他,发出了高兴地尖叫声,看起来心情很好。


  「你喜欢阿,那真是太好了呢。」宝宝的小手抓着勇利的手指,被勇利的好心情感染也笑着。


  「果然是喜欢的,其实他不太给别人抱的喔,通常都会哭的,很黏人呢,你说是不是呀。」轻晃着被抓着的手,勇利虽然是看着宝宝说话,但雅可夫知道这是在和他说的,当然最后一句是在跟宝宝说话。


  宝宝这时抬起了另一手伸向雅可夫,不知道看见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观察了后发现原来是对话在脖子上的识别证的线感兴趣,因为颜色比较鲜艳。


  「阿,不可以拉喔。」勇利说着,宝宝的手也就抓着绳子,也没有什么其他动作了,看着雅可夫不知怎么说明的表情咯咯的笑得十分开心。


  「啊啊~真好啊,玩的真开心。」一边滑过的维克托说着,又滑走了。


  「喔!居然没有被雅可夫吓哭,好胆量。」场边休息的尤里,喝着水看着刚刚勇利和雅可夫的互动,给了宝宝好评价。


  「别玩了,胜生带孩子到一边去休息,别闹了。」不过现在还在练习中,身为教练的雅可夫,还是两个选手的教练可不能怠慢,虽然两个学生都非常的皮的想把它们大卸八块。


  抱过宝宝后到一边坐着等待着他们练习,已经练习完的披集凑了过来。


  「勇利我们拍一张嘛!昨天都没办法拍。」披集拿着手机拍得起劲。


  「披集练习完了阿,很顺利喔?」勇利阻止不了披集的手速,只好聊聊别的。


  「恩,等下要一起去吃饭吗?」


  「唉?这个可以是可以,不过维克托……」勇利先是想了下后犹豫的应了。


  「可以啊,一起去吧勇利,等我一下阿。」维克托突然的出声勇利才发现原来他已经结束了练习,维克托摸了摸他的头。


  「我去换下衣服等会我们就去吧,披集你和勇利先去门口,我等等就过去。」维克托说完后就去了后台的更衣室。


  和披集等来的却不只维克托一个人,还顺带了尤里和克里斯。


  「这下勇利就是我们的导游了吧,走吧!勇利在至少可以有办法对话了。」披集手机按的趴搭趴搭响。


  「我们走吧!」


  勇利也就带着大家一起逛逛,吃吃喝喝,在他们遇上沟通的问题时就把勇利推出去当翻译,这一路大家玩得很开心,披集网瘾小少年不断的更新著新信息,吃饱何足完够后就一起回了饭店,好好休息准备隔天的长曲准决赛。


查看全文

【維勇】純粹 04

*完全沒有ABO的ABO
*過度一下,寶寶真的很可愛(盲目

  隨後勇利讓維克托將他剛自己準備的毛巾攤在手上,然後交寶寶給他後毛巾快快的裹起了赤裸的寶寶,讓他用和剛剛一樣抱法抱去外面,而勇利這才起身清理了自身換上浴袍,微長的黑髮濕濕的披散著。

 

  將寶寶擦乾後,穿上尿布將剛準備在一旁的小衣服幫他穿上,隨後讓維克托將他有另外準備的吹風機拿出來,將寶寶濕了的頭髮一點點的吹乾,是比較無聲的吹風機風也不會在大,寶寶沒有不適的感覺。

 

  最後放著寶寶在對他而言很大床上讓維克托稍微顧著,他才去收拾了剛剛的浴室,等回到床邊維克托馬上向勇力求助了,因為寶寶又開始鬧騰了起來,雖沒有大聲哭鬧但嚶嚶低聲的抽氣很讓人心疼。

 

  「寶寶這是餓了,當寶寶開始哭你可以輕輕的用手製在他嘴邊點點,如果他追著你的手,表示他餓了,你看。」勇利靠了過來,摸了摸寶寶的嘴邊給維克托看,還真的寶寶轉過頭小嘴巴追著勇利的手指。

 

  抱起寶寶後勇利坐在靠床頭,穿著浴袍還有一些方便的,稍微鬆開系在腰間的綁帶,將浴袍半剝開後將寶寶的嘴湊近,吸吮的一抖一抖的。

 

  維克托看著這授乳的場面,視線移到勇利還濕漉漉的微長的黑髮,去了浴室拿來了一條新的毛巾,蓋在勇利的頭髮幫他擦拭起來,而剛剛還專注地看著喝奶的寶寶沒有特別去注意維克托,抬起頭略帶遲疑的神情。

 

  「幫你吹乾頭髮。」維克托拿起一旁的吹風機。

 

  勇利反應過來稍微移動了些位置,被對著維克托,溫熱徐徐的風拂過耳邊,感受到撫過耳後髮維克托的手,十分小心翼翼。

 

  「維克托先去洗吧,明天不是還有公開練習,還是早點休息吧。」

 

  覺得差不多了趕緊催促維克托去做他自己的事情,寶寶吃奶還要一段時間還吃完,看勇利堅持維克托也等到頭髮頭幾乎吹乾後才去洗,這次比往常洗得快些就出來了。

 

  這時後勇利已經餵完奶的樣子,已經帶著寶寶躺下休息了,隨後趕緊熄了燈躺上自己的那張床睡覺。

 

  不知道睡了多久隱約聽到了震動聲和一些稀稀疏疏的聲音,略感疑惑的掙開半醒的眼睛,開了床頭燈,橘黃色的燈光引起對方的注意。

 

  「抱歉吵到你了,別在意我,餵寶寶喝奶而已,趕緊睡吧。」

 

  只見勇利側躺著一手托著寶寶讓他也半側著邊喝奶。

 

  「睡前不是喝過了,怎麼現在有起來了?」沒有惡意只是不太理解。

 

  「早上大概寶寶最三小時就要餵一次,晚上寶寶睡四到五個小時後也要叫起來喝一次,現在三個月了可以慢慢的改善,在不到多久可以等到睡醒在餵就好。」

 

  維克托聽了沒有甚麼回應,只是靜靜的看著勇利餵奶,而寶寶則是半睡半醒的喝著,勇利還要時不時的喚醒他讓他繼續喝奶而不是直接睡去,直到兩邊都不再繼續吮後稍微起身給寶寶拍嗝。

 

  接著熄燈繼續睡後,這次直到天亮之前沒有再起來過了。

 

  難得平時都滿早起的但他今次卻睡得晚了一些,在不太明顯的說話聲中醒來,側過頭去看,勇利半趴著邊和寶寶玩鬧著。

 

  「今天怎麼起的這麼早呀。」勇利的握著寶寶的手,靠得很近小小聲低語著,帶著寵溺。

 

  「醒了卻沒哭真棒。」

 

  「這麼開心呀,吃飽飽就睡覺真幸福呢。」

 

  聽到了寶寶咯咯咯的笑聲,還有勇利逗弄著的聲音,帶著愉悅的氛圍,維克托起身後,勇利轉頭看了過來,帶著笑意。

 

  「早安,要準備去練習了嗎?」

 

  「等等一起去吃早餐吧,跟我一起去冰場嗎?」維克托漱洗後換好衣服。

 

  勇利遲疑了下了然後答應了,不過意外的寶寶外出的東西必須他拿。

 

  「當然寶寶給你抱的時候我拿呀,很公平。」勇利笑的顫抖。

 

  當他們才下到大廳遇上了克里斯,也就順便相約一起去早飯,在餐廳勇利的部分都讓維克托幫忙用著。

 

  「你今天怎麼這麼有活力啊?」勇利跟手抱著,寶寶這時候脖子已經可以開始自己支撐,寶寶仰著頭掙著大眼盯著勇利另一手手上餐具上的食物。

 

  「不行喔,你不可以吃。」寶寶轉移視線看著他,勇利哭笑不得說著嘴角的笑意不減。

 

  勇利邊吃著先鬧著他,寶寶了發出笑聲但一下子轉移的注意力,他好像對維克托那的東西更感興趣直直盯著。

 

  「給我抱吧,你剛剛都沒辦法好好吃東西。」

 

  勇利將寶寶給了維克托,寶寶倒是盯著維克托手腕上的手錶,小手覆在上面小手指捏了捏,十分感興趣,坐在對面的克里斯邊調侃著。

 

  「你這爸爸別把孩子帶壞阿,看勇利帶著乖巧的樣子多可愛。」

 

  「才不會。」

 

  「沒想到我已經當教父了。」

 

  「你什麼時後是教父了,我還沒說呢。」

 

  「你拒絕不了的。」

 

  聽著兩人對話,看寶寶也安穩的給維克托抱著,勇利不自覺的笑了。


TBC.

查看全文

【維勇】純粹 03

*非常不ABO的ABO

*洗澡澡萌萌的!


  原本维克托要将他直接带往他的房间,但勇利却要他先跟他去别的楼层一会而,是协会没有包下的楼层,勇利拿屋房卡进门后维克托才意识到勇利的饭店也在这里。


  东西都还没有拿出来,一个二十四吋的,让维克托拿出来后就又回了一楼前台退了房,然后就等维克托带他去他的房间了。


  「维克托肯定不会再让我出你房门了,这样很浪费。」勇利是这样的回应。


  都是选手的楼层,路上也遇上了其他先回来的人,到了房间后让维克托把行李箱里的宝宝枕头拿出来,放在维克托没睡的那一张床上,掀开了被子,将宝宝放下好好的睡觉,宝宝的小被子毯子都盖好,手理了拿下帽子后乱了的头发在额上印上一吻。


  这一切都举动维克托都在一旁看着,勇利安顿好宝宝后就坐在床沿,和维克托面对面。


  「我也知道维克托想问些什么。」勇利主动的开了口说起。


  「那时候发现怀孕是在决赛前一个礼拜,那阵子总是不舒服然后去了医院才知道我已经怀孕快三周了,记得那个时候我和你提起关于孩子的问题吗,我问你会想要孩子吗?你却迟迟都没肯给我答覆,我一直以为你喜欢孩子的,但你的犹豫让我很难过。」


  「所以我才决定滑完这场然后把宝宝生下来,我知道我这样很自私但是我还是打从心底喜欢这个联系我们的孩子,我不忍心不要他,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回长谷津,所以我也不敢回去,一个人在京都,虽然期间一个人很辛苦,但只要看见宝宝我就都会觉得没有什么烦恼了。」


  「这次我也没想到会被发现,原本想说刚好决赛在这里,我也恢复差不多就忍不住想看看你。」


  「我一直以为勇利是贝塔但现在闻起来就是欧米茄这是怎么回事?」维克托嗅着空气中的味道。


  「我一直都是个欧米茄只是之前的信息素不太明显,发生关系后那天维克托醒还后什么没说,虽然没有完全标记,但是确实是有了暂时标记,维克托也没有什么反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我并没有不记得,我那时候以为勇利是个测试版醒来后见你就不打算说什么,以为你是害羞不说什么,而勇利身上有我的味道太过习惯所以才没有发觉到,对不起让你这么难过。」维克托有点头疼。


  「之前提到孩子,我没有反应是我不对,但我绝对没有不喜欢孩子,我很高兴勇利和我提起这个问题,我也很想要一个和勇利的孩子,但是那时候我真的以为你是贝塔所以犹豫了好久,你也知道测试版虽然也能生但风险总是比欧米茄多很多,我不忍心让勇利受罪啊」。


  「那时候真的是没有很确立关系,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恋人了,没想到勇利不是这么想的,我爱你啊,勇利,我是很认真的。」


  「维克托......」见维克托认真的样子,勇利也眼眶泛着泪。


  「我们结婚吧,这赛事结束后跟我走吧。」维克托说着,但勇利的却摇头。


  「我没办法这么快就跟你走,宝宝还太小了,至少还要一段时间才能离开这里,还有很多是要处理啊,不能说走就走啊。」


  听到勇利的话维克托松了口气,还以为要被拒绝了,但还是笑了,他的勇利还是一样单纯。


  「那我在这陪你,一月跟我回俄罗斯吧,我们再一起生活,宝宝也需要爸爸啊,好吗?」维克托将勇利拉到他这边。


  勇利点了头,放松后信息素的味道瞬间散了出来,待在熟悉阿尔法身边依然还是能感受到安全感,大概这是这一年来最放松了一次了。


  「我想去洗澡了,这时间差不多了。」勇利看了时间提起,很快地就准备了衣服还拿了一条大毛巾和小软巾小小的瓶子,他们选手这层的房间是有浴缸的,放了水后,就将宝宝摇了醒来轻轻地抱起。


  「宝宝也一起洗吗?」维克托看勇利熟练的样子。


  「在家会趁他还在睡时先洗,在帮他洗的,家里有小澡盆但这里没有只好一起了,还好是有浴缸的。」


  「维克托你帮我抱一下,等等我喊你在抱给我。」勇利将半醒的宝宝抱起后转向维克托,一边教着他很么抱比较不会让宝宝不舒服,看着维克托战战兢兢又僵硬的抱着宝宝勇利笑了声。


  勇利先进了浴室传来哗啦水声,没有很久后又将浴室门打开,带着水气的身体从胸上系上了毛巾。


  「维克托,把宝宝给我吧。」勇利并没有多注意到维克托停留在他赤裸白皙大腿上游移着的视线,甚至那没了衣服遮蔽的因怀孕隆起胸部曲线,勇利的转身让他回过神。


  「需要帮忙吗?」维克托不知道该是关上门还是进去给予协助,对于现在的勇利虽然还有一定的默契,但意外知道有宝宝后很多事对于他来还太陌生,完全零经验的新手爸爸。


  勇利回头看了他一会,点了头。


  「我等等需要你在拿干毛巾接过宝宝,但需要一点时间,还要让宝宝泡泡水。」


  在小凳子坐下后勇利捞点水打湿宝宝的身体,,这时勇利让维克托帮忙将刚刚的小瓶子打开到一些在他的手上,这是宝宝专用头身皆能用的沐浴乳,开始在宝宝身上搓来洗去。


  然后将宝宝身上的泡泡冲掉,站起了身,勇利手拖着宝宝一边小心翼翼的跨进浴缸里,维克托这会倒是很自动的上先扶住他让他缓缓进入水中。


  勇利曲的双脚抱着宝宝稳住身体,水放并没有很高大概只在勇利的坐下后的胸下一些,先前准备的小软巾是用来帮宝宝在沐浴期间擦拭用的。


  宝宝在进浴室后就醒了,倒是挺乖的让勇利摆布,还有点开心的戏着水,一边听着勇利逗着宝宝的话语,一边小软巾沾水在宝宝身上不断的轻抚着,维克托觉得他真的错过了很多。


TBC.

查看全文

【維勇】純粹 02

*非常不ABO的ABO

*就是一心想要寫寶寶和媽媽經軟萌軟萌的寶寶(融化...

*混血寶寶就是超可愛!


  胜生勇利离开了他的教练一年了,躲回了日本却也没有回到老家,在京都租了房子待着,因为这次的比赛场地刚好就在这里,他还是忍不住想亲眼看一看他追寻了十几年的身影,所以这一次他小心翼翼地进了会场,选了离出入口较近的走道边的位置。


  一边看着场上选手的表演一边分心着看向选手区的方向,看着那个人,原以为他会在那之后就不再滑了,但他仍依然还留在赛场上这让他也十分的开心与不解。


  但是就在与他非常要好的朋友结束了表演后走向了维克托,而他曾经的教练不知怎么的往这个方向看撇了一眼,就依着走道回了后台的样子,但那看过来的一眼让他非常的不安。


  说实在的他不觉得他们会认出他,他现在与之前样子有着部份的差别,他是个Omega但是个信息素不太明显的人,而他的教练也都以为他只是Beta 在俄罗斯时他们住在一起,他们都好好的,但是唯一那次虽然他不记得但是他们因会晚餐喝了点酒后喝开了维克托不知怎么也难得的喝醉了。


  滚在了一起就这样顺理成章的上了床,他清醒的早很快地收拾了现场,不可自信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将自己清理整理好,才准备早餐,那天维克托醒来后也没有什么表示,他也就装没事,在比赛决赛的前几阵子的不适,带着怀疑他买了验孕的试过后,也有暗示的问过维克托对孩子的想法,思考了很久他还是选择了逃避。


  至少这是维克托给他的一份别具意义的礼物,他最后还是舍不得,一个人在京都,知道维克托会找回老家,他谁也不敢联络,还好遇到了个很好心的房东太太,也对他照顾有加。


  其实他也才生完没有多久但因为房东婆婆看他一个人也有多帮着,恢复得不错,他抱着刚满三个月的宝宝来了会场,而他离开维克托后蓄起了发,一年多没有剪,大概过肩一些,衣服也稍稍中性一点,有点偏女性的服装,眼镜也没有带,娃娃脸这样和他之前的样子并不相似。


  看着维克托转身往后台走去他的不安一直没有消逝,而音乐下来后因为会场很吵杂是正常的,宝宝有点不适,他也选择起身到后面走会,这次出门很多东西都放在饭店里,出来时间不会太长而只简便背着简便的黑色素素的帆布包,稍稍远离场内一点,场外走道隔音好点,没这么大声,而他一下看见远远迎面而来的银发男人心一惊。


  顿了下低着头转过身往旁边走,他应该不会是认出他吧?勇利觉得他的不安还真的非常准。


  「勇利!」他喊了一声,装作没听见继续走才是正常的,但是抱着孩子的他并没有办法走的很快。


  一下子他就来到他面前挡住他的路不再让他往前,他逃避的低头撇开了视线长发遮住了他的表情。


  「勇利我知道是你,我找到了你,这个孩子──」维克托看着他手上抱着的孩子,但是因为冰场很凉,所以被裹得很严,带着可爱的小毛帽子,闭着眼睡着而勇利刻意的的把宝宝的脸往他怀里藏,他并没有看的清楚样子。


  「别说了。」勇利打断了他,并不想说什么。


  「我不会再放开你的,让你逃离我的视线范围,你该清楚的。」维克托叹了口气,他知道勇利现在并不想说什么,但是他不会在放手了,带着他往选手位置而去,而勇利则一言不发的走着。


  而被带回了选手区,大多人都讶异着维克托怎么还带了个黑发的女人回来,观众许多人也注意到了选手区这的状态,领着勇利回来后交到雅可夫那儿。


  「帮我看着,我去准备很快回来。」维克托对着雅可夫说声就又离开了,而一旁看着克里斯离开了等分区,而整场的冰童们快速的收拾那些粉丝扔的东西,尤里看着变化差异极大的勇利有点讶异。


  刚刚看手机画面因为是坐着的,并没有仔细看他手上有抱着什么,而看到胜生勇利手上抱的宝宝一愣,走上前去。


  而这时因为冰面的距离拉近了很多感到明显的温度差异,勇利想拿小毯子出来单手抱稳后打开布包将毯子抽出来后将宝宝裹了起来,而看尤里走近打了招呼。


  「好久不见,尤里奥。」有点心虚。


  「啧,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而勇利并没有说的意思,只是浅笑了一笑,低下头看着宝宝的睡颜就没有理会他,而这时候也到了尤里上场了,雅可夫并没看了眼胜生勇利,然后就跟尤里走近场边,毕竟他们还在比赛,该做的还是得做,叮咛了会,就让尤里上场了。


  而这时走回来,站在勇利的身旁。


  「是维恰的吧,你裹的很严虽然看不出来,维恰大概也还没意识到是他的。」没想到雅可夫突然说话。


  勇利应了一声看着孩子的视线没有离开,手隔着小帽子稍稍掩盖在小耳朵掩去过大的声音,维克托这时回来了,一看勇利替孩子多加了毯子,还一脸温柔的看的孩子与他的小动作。


  这下有点女性的妆扮下这画面一点不违和,还十分的温馨。


  「这宝宝真可爱!勇利我可拍照吗?」凑过来的披集一点也不管维克托还在这里,乐天的他看着好友抱着宝宝一脸兴奋。


  「痾,但是他在睡觉。」勇利低下头看了下宝宝,又看披集闪闪发亮的表情有点犹豫。


  这时尤里离开了等分区了,而维克托脱下了外套准备上场,将外套披在了勇利身上,看了在这和勇利说话的披集一眼。


  「在这等我别走啊。」帮勇利理了下头发然后就上场了。


  维克托滑向场中央准备动作,而披集还是说服着让他拍照,最後让他别把他拍进去,然后稍微把掩住宝宝得毯子和帽子移开一点。


  「肉嘟嘟的真可爱!」披集有点激动,滑开手机,似乎被披集的声音吵醒,宝宝开始了点动静,脸微微一凑勇利急忙哄着,安抚的下来后小眉头动了动,睁开了眼睛,大大圆圆的。


  披集看宝宝张眼看着一大一小对忘了一会,披集大惊小怪的惊呼起来。


  「这是维克托的?!」随然惊讶但还是有记得压低音量,那水蓝色的眼睛。


  宝宝看披集表情变化大似乎很有趣的样子,笑了下,披集也被逗乐了,赶忙一起拍了照,最后还是说服了勇利拿下帽子拍一张全脸的宝宝,看着那银灰色的头毛,披集更肯定了。


  「这发量遗传你别担心!」披集的一句话惹勇利不住笑了下,又感觉不太对憋了会去。


  「这不是真的头发,是胎毛啦,过段时间要剪掉会长新的真的头发。」一手轻轻抚过他的头,软软的头发,让披集赶紧拍完他要把帽子戴回去。


  尤里下场早就来到他们这边,一边听了他们的对话,在勇利带回帽子前又凑了过去也拿着手机要拍,被突然出声的尤里,勇利愣了下很快的就让他也赶快拍。


  「没遗传到老头子的发线真的该庆幸。」在刚刚知道了这小孩居然是维克托的尤里真的也很讶异。


  这时维克托结束的表演,和雅可夫坐在等分区看是现频频往这望。


  「能看维克托这么神经兮兮也只有你办的到了呢,勇利。」克里斯的说着看了孩子睁着眼看着勇利没在移开视线,小手不知怎么小小晃了起来一捏一捏的不知道怎么直往勇利那面转去的意思。


  勇利一下就看懂他的意思,左顾右盼了下想往后台走,但又被拦住这些人也不让他走,还有维克托的话,披集也不敢随意放人乱走,尤里也是差不多的感觉。


  看勇利有点着急模样,让他们有点不知道怎么办,而宝宝也小脸皱了起来,嘴角一撇开始小小嘤嘤的哭了起来,勇利哄着没让他一下就哭出来,但是还是拦不住的开始逐渐哭声变大。


  「我只是想去后台,我不会跑的,让我过去!」勇利见宝宝哭起来解释着。


  他们也不愿见宝宝这样哭,但是望向了等分区,好在维克托走了过来。


  刚刚就注意到这里的小动静,维克托等分数一出来就走了过来,见勇利抱着的宝宝哭了,而勇利似乎想去哪的样子。


  「怎么了?」维克托问着,他是最后一个出场的,他滑完也差不多可以走了,等之后的长曲了。


  「我想去后台可是他们不让,宝宝饿了。」勇利焦急的说着。


  维克托揽着他往后台走,原本是让勇利等等他去换衣服,但是勇利却主动要跟他去更衣室,维克托还有点讶异。


  「宝宝是喝母乳的总不能在外面……」勇利小心有点害羞的说,低下头去。


  其他人听了下意识地看向勇利的胸口,维克托一个箭步揽住勇利挡住他们的视线,瞪了他们一眼,其实还是满明显的他们刚刚聊了这么久,虽没特别去注意也不是没看到。


  进了更衣室就坐了下来背对着维克托,衣服是哺乳用的但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解开侧面的拉链,因为哺乳长出来的胸部不小,勇利还用了专用的哺乳胸衣,拉开后将宝宝的嘴凑近。


  原本哭的的宝宝感受到凑上前的食物后一下没了哭声,吸吮住后眯着哭的湿漉漉小眼,勇利顿时松了口气。


  一下子就换好衣服的维克托靠了过来,坐在勇利旁边,看着勇利哺乳,盯着那小嘴吸的开心,小脸上也一脸满足。


  「我们该谈谈,勇利,带着我们的孩子跑了真的很伤我的心啊。」


  「好。」勇利宝宝换了另一边继续喝奶,没有很久后宝宝就松了口,昏昏欲睡,勇利拉拢好衣服后,从布包里拿是小帕子交给维克托,调整了宝宝姿势拍嗝,等宝宝嗝了出来但还有一点点奶,让维克托擦一擦,收拾了后宝宝继续睡了过去就带着勇利回了饭店。


TBC.

查看全文

【維勇】純粹 01

*ABO 大量私設 


  看了下飞机情绪就明显阴郁低下的维克托,尤里一脸不太爽的又不能发作只好一脸臭着走在一旁,可怜的雅可夫跟他们说了半天话一点反应都没有,根本没在听,他的两个学生都太自我了。


  但也不能说什么,他最引以为傲的学生去年失去了他的学生,一开始都还好好的,但因为也回归的赛场不可能像专一当好教练一样的能时时刻刻的注意着自己的学生,就在比完决赛的当天,勇利是倒数第二个上场在评分区时就抱着他的教练泣不成声,但他的教练还没有上场虽然目前排名,但下个上场的维克托虽然让他就直接待着等他,但是等到维克托回到评分区时并没有看见他的宝贝学生。


  等分数出来后,维克托一点都没有被自己学生打败的失落,他的名字牌在了勇利的名字下面。


  但是这之后他就没有再看见他的学生,找遍了会场,休息室柜子里的东西也跟着不见,带着异样的心情,那年的颁奖台上,中间的位置空了,而银牌的他与铜牌的克里斯,心绪都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他回过日本长谷津但得到的答案也是他们并不知道勇利的去向,勇利也没有与他们联络,到处找都找不到勇利,回到俄罗斯后虽然消沉但因为身边的人不断的游说,他没有就此放掉练习和比赛,虽然看似没有什么变化的外放性格,但熟知的人都知道失去了勇利的维克托都不是维克托了。


  过一年这次他们的决赛在日本京都,提早了一天到达的他们一下飞机就先前往协会安排的饭店而去,维克托自己一间而尤里和雅可夫一间,这是他回归后的第三年,现在已经三十一岁的他,原本就在计算着退役的时间,却被勇利突然的离去而迟迟延后,而那块金牌放在了他那里,勇利的第一面金牌。


  因为隔天还有是比赛第一天,虽然他并不是个容易被时差引想的人,但一点都没有想到出去晃晃的意思,就早早休息了。


  前面空余的时间里打算和其他选手一起到选手看台去看去等待,被排在最后出场的他缓慢地走上看台在接触了空气中弥漫着各式味道的冰场里,顿时一愣,而尤里一下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因为他频频东张西望。


  「怎么了?」尤里虽然总是口气不好但实质上是关心。


  「不知怎么的总感觉他在这里。」大概是一个身为Alpha的预感,总觉得他唯一的学生就在些观众里,但只是种直觉,这没办法轻易的就说服其他人这没有根据的预感。


  尤里虽然翻了不耐烦对他的话还是稍稍观望起来,他们坐在一起的其他选手很自然地就稍稍环顾着四周,这场赛出场的选手都很熟悉,除了他们俩个还有披集和克里斯,还有JJ与雷奥。


  披集坐在一旁听到了两人的话,也跟着环顾的起来还不忘到处自拍,但随着时间一个个开始去准备,当他们去换了表演服来到一楼的外围,维克托仍是分心着到处看。


  披集下场后,和切雷斯蒂诺在等分区欢快的自拍着就是不经意的看向一处,一个在一个入口附近的靠走道的位置睁大了眼,手上的手机对准了那个方向,放大了手机的显示画面不可自信地跳了起来。


  可能分数刚好出来大家并没有以为这大动作有什么违和,下个上场的是克里斯,正在他们选手的出入口的其他选手都在那附近等待,拿着手机喊了维克托,维克托原本还没有要搭哩,但还是撇了眼手机画面,然后就没再移开了。


  而他们很来就很熟的几个就看维克托立刻转身走入后场,而得知这个消息和要上场的克里斯带着无奈的笑意踏上冰面。


  而尤里则是啧了一声坐了下来,反正维克托是最后一个上场时间还很充裕,下个就换他上场一旁的雅可夫看着维克托叫也不听的跑掉后,他也不是没在注意他学生们到底在做什么,大概接下来也不会多安稳了。


查看全文

cwt48游 
嘿嘿這次只衝維勇,其他看了很久還是收手
真的會燒死自己……(๑•́ ₃ •̀๑)
土真好吃(嚼嚼嚼●_●


感謝太太將攤上最後一本無料給了我
有幾本沒買到,等通販

然後對不起一位太太我真的出場後才憶起,認親卡卡,我有到攤上買本本就是忘記拿卡卡了(;´༎ຶД༎ຶ`) QQ謝謝幫我保留到下場(°ཀ°)(°ཀ°)(°ཀ°)(°ཀ°)

還笨笨的太高興了忘了找零的Σ(゚Д゚;≡;゚д゚),好險在附近太太喊了我,抱歉造成麻煩༼ ༎ຶ ෴ ༎ຶ༽

【維勇】暫無題 04

*我在努力試試短篇一點

*歡迎抓蟲

*現在居然連標記都還沒寫到,還要多久才能生小孩(掩面哭


  這天晚上勇利正要睡著前,接到了維克托的電話,一陣手忙腳亂的接了起來。

 

  維克托在另一邊聽到手機接通但是先是陣吵雜,正疑惑怎麼回事勇利的聲音就響起了。

 

  「維、維克托?」有點驚訝帶著愛睏的聲音,前面大概是因為在做什麼吧。

 

  「啊,忘記勇利那裡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抱歉。」

 

  「沒關係,維克托找我有什麼事嗎?」很久沒聽到維克托聲音的勇利翻身坐起,拉開床邊的小燈,看了看睡在另一床的披集沒有被吵到。

 

  「我過幾天要去你那裡附近一起吃個飯吧?」

 

  「唉?好啊,不過維克托要來做什麼呀?」勇利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事情會要讓維克托到這裡這麼遠的地方。

 

  「啊,勇利不知道吧,我回到俄羅斯了喔,因為公司需要所以暫時又要掉到美國那裡的公司一陣子,細節這幾天保持聯絡,出發前會在和你說的,勇利趕緊睡吧,很晚了不早你啦,晚安。」

 

  「好,晚安維克托。」

 

  結束通話勇利看著暗了下去的面板,突然有點睡不著的感覺,很久沒有看到維克托的勇利想著不知道維克托現在怎麼樣了,想著想著就又睡了過去。

 

  「你那個很要好的鄰居哥哥要來?我記得你說是個Alpha對吧,勇利既然喜歡人家就主動點啊,你現在連著暫時標記都沒有,看你每次發情期都很難受的樣子,讓他幫你呀,聽你的說法他應該不會拒絕才是。」

 

  「可是這樣好尷尬,也很突然,如我他根本沒有喜歡我這麼做不好吧。」

 

  「不會啦,他肯定會幫你的。」披集聽勇利講起維克托,感覺的出來維克托很寵勇利,也對他有好感,不然對方會這樣一直沒有對像?

 

  最後勇利收到維克托已經上飛機大約在早上十點多會到,一早就在這著,還被披集調侃說是許久未見丈夫的妻子一樣,看他一點開的樣子。

 

  在出口附近看著陸續下機的人,在看到那個高高有著銀色短髮的人喚了聲。

 

  「維克托!」勇利的聲音很快地引起維克托的注意,維克托笑著朝他走來,勇利像是以前每次見到他時後會撲上去一樣,抱住他。

 

  「好久不見,都有一段沒見了吧?怎麼感覺還是沒什麼變。」維克托有點無奈勇利真的是太習慣這樣抱他的,都忘記他是個身心健全的Alpha而己是個Omega。

 

  「維克托到是變了一些。」變的更加帥氣了,靠在他身邊還聞的到冷冽冰霜了味道,是習慣的味道,勇利不自覺蹭了蹭。

 

  維克托拍拍的他的肩膀讓他松點手,然後捏了他依然嬰兒肥的臉蛋提醒著。

 

  「小豬豬忘記我是個Alpha了嗎,這麼熱情?」

 

  「痛!我就習慣了嘛,不可以嗎?」勇利拍開維克托在臉上肆虐的手,撇開頭嘀咕著。

 

  維克托當然聽得很清楚,輕笑了幾聲,一手拉著小行李箱,一邊拉著勇利的手往外走,外面已經有了來接應的人了,在勇利驚奇的表情催促他上車也跟著坐進去。

 

  「還沒吃吧,一起去吃飯吧。」維克托問著,先是讓司機送他到他要住的酒店放了行李後在拉著勇利坐上另一輛車,不過這次是維克托自己開。

 

  直到進到餐廳坐下連維克托點完餐勇利都一副懵懂的樣子,維克托不客氣的笑了出來。

 

  「勇利真的被嚇傻了?雖然我之前一直沒有特別說,但勇利多少知道我家狀況不錯吧?」

 

  「知道,不過來式有點無法習慣。」勇利害羞的低下頭。

 

  「不鬧你,快吃吧,等等我想去看看勇利的宿舍行嗎?」邊吃邊聊著維克托突然很感興趣的提出了要求。

 

  很少有拒絕維克托,勇利想想點頭答應了,不過他好像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等到回到宿舍打開門後他才想起來。

 

  「勇利你回來啦,唉?這誰你男朋友嗎?不是說要去接你鄰居哥哥?」向來喜歡搞是的披集一見到他回來嘴就沒停下。

 

  「不是說要幫我帶午餐的嗎?你居然忘了我這好哥們,你可知道你發情期的早午晚餐都是我幫你帶的,你怎麼能忘記我的午餐。」

 

  「唉,勇利你別暫在門口啊,風到跑進來了。」

 

  他好像沒和維克托說過他有室友這件事情,有點尷尬的招呼維克托進來後,站到披集身旁用手肘撞了撞他,披集也只好屁上嘴。

 

  「這好歹也是我的地方,勇利你見色忘友啊,真難過。」披集往沙發上一坐,繼續把玩著他的倉鼠。

 

  勇利被他的一席話弄的尷尬。

 

  「披集,這是維克托我常和你提起的,還有我沒有去接男朋友!」

 

  「怎麼沒有,昨晚誰興奮到都要睡不著了,早上出門還真像許久未見丈夫的妻子,那笑臉可真是燦爛呢。」披集還邊說邊對勇利的臉比劃了下。

 

  「你好,我是披集朱拉暖,常聽勇利提起你,是個Beta所以不用擔心我和勇利真的只是純潔的好朋友而已。」披集你這是搞事搞得很徹底。

 

  「披集!」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勇利麻煩你照顧了啊。」維克托剛進來時原本還帶著很制式的笑,不過似乎聽了披集一連串的話,現在比較沒有那樣排外的感覺。

 

  「勇利還真喜歡我呢,這句話真事說不膩。」

 

  披集看著要像勇利調侃的維克托,剛進來時看著他的眼神真是讓他覺得他這朋友大概真的被放在心上吧,他在不趕快表明清楚大概會被誤會的更深。

 

  後來他們聊了許多,披集還和維克托交換的號碼,這還真是天大的進展,在維克托看了時間表是要先回去,明後天有事在看看時間找他,勇利一聽維克托要走時有點想挽留的感覺,不過沒有表明出來。

 

  勇利習慣的抱抱他,維克托當然不拒絕,摸摸他的頭手放下時默默的滑過他的後頸,勇利一僵,維克托鬆開了他,在他額髮前印下一吻,說了掰掰就先走了。

 

  看愣在那裡的勇利呆呆的僵手摸上額頭。

 

  「還說不是男朋友。」披集一句話拉回勇利的注意力。

 

  而這回勇利沒有反駁他的話,轉身進了臥室,不過披集看到他耳朵通紅的不得了,感覺就是雙方都有意思卻都小心翼翼,披集覺得他好像又有大事可以干了。


TBC.

查看全文

【維勇】暫無題 03

*改改標題數

*我好像真的沒辦法在短短幾束結束QQ

*我要讓馬卡欽和小維要上線了,我說我沒有忘記他們...


  幾天的休息後勇利回到學校,不知怎麼的果真沒有人來騷擾他,不過他沒有多想,能這樣安穩的正如他所想沒什麼不好。

 

  又這樣過了好一陣子,在他過完生日後沒多久在春假的時後突然了發起的高燒,正逢春假他們家的旅館正忙,家裡人正沒有時間能照顧他不知該怎麼辦,維克托知道這是覺醒前的引起的發燒,前幾天勇利就一直時不時有低燒的樣子。

 

  不過可能是因為天冷的關係,家裡人都沒有說想,不過這身為Alpha維克托非常清楚,不過他正是現在最不好陪在勇利身旁的,有點擔心坐在樓下的客廳,一直聞到樓上傳下來的細微甜甜的味道,如果走上樓肯定是非常濃郁。

 

  想也不是辦法,把真利找了過來,覺得還是說一下比較好,覺醒時最好去醫院尤其是Omega,和真利說了其實勇利是在性別覺醒而且很高機率會是Omega讓他們最好帶勇利去醫院會比較好,一般的Beta是不會經歷這樣的事情所以他們家不知道是正常的。

 

  真利聽後愣了一會,就馬上轉身走掉可能是去找寬子媽媽和利也爸爸了吧,然後真利在出現已經穿上了外套,身旁勇利病懨懨的樣子靠在真利姊的身上,大概是被硬叫起來,不過也被包的圓圓的。

 

  「維克托媽媽和爸爸可能會需要你幫忙一下,拜託你啦。」然後就把勇利弄上車,丟下這句話馬上就驅車離開了。

 

  就這樣勇利被安排在醫院待了幾天,每當爸爸媽媽都想來看看,不過家裡很忙所以沒辦法過來,就只好拜託真利打電話回家說說情況,還好在醫院不會有缺水和營養不良的問題,勇利也得到比較好的照顧,燒也降了,醫生說只要不燒了那就是身體的轉變穩定下來。

 

  勇利醒來後有感受到自己的轉變,雖然身體還有點虛,不過精神不錯。

 

  「我是……Omega嗎?不過爸爸媽媽和真利姊都是Beta我也以為自己會是個Beta呢。」再喝著水補充水分,勇利和照顧他的真利這樣說著。

 

  「還說,媽媽可要更擔心你了,難怪你從小就喜歡黏著維克托都有道理了。」

 

  被真利調侃了句勇利不能控制的紅了臉,也許性別覺醒真的能改變人一些地方。

 

  「那我可以出院了吧,家裡也在忙還要這樣麻煩真利姊真對不起。」

 

  真利處理好了出院手續後,換好衣服的勇利,在醫生的吩咐和給的信息素穩定的藥和有除非真的很嚴重受時再吃的抑制劑,總之開了一堆藥給勇利,都是需要時再吃,現在他也感受的到信息素的控制也上手了不少。

 

  「我們回來了。」回到家的勇利看到媽媽慌張的跑出來迎接。

 

  「歡迎回來,勇利感覺還好嗎?」寬子媽媽準備了他最喜歡吃的豬排飯,勇利很開心的抱了抱媽媽。

 

  「讓你們擔心了。」

 

  寬子媽媽就抱抱他沒說什麼。

 

  看著勇利津津有味地吃著豬排飯,媽媽笑了又去忙,而真利真著去幫忙,這幾天可能真的讓爸爸媽媽忙的不可開交了。

 

  「勇利回來啦,感覺怎麼樣還好嗎?」維克托肩上掛著毛巾頭髮濕濕的看來是泡完溫泉吧,在勇利對面坐了下來,雖然很淡不過聞的出來有感覺是櫻花味道的樣子。

 

  勇利嚼著嘴裡的肉排,看著他眨了眨眼,吞下嘴裡的食物後開口。

 

  「還好,只是感覺到體力好像真的往下掉了的錯覺,還有些感覺改變還有點沒有習慣。」比如說是對四周氣息氣味的感覺變得敏感了。

 

  「這很正常剛好十五歲過後就覺醒真是剛剛好,勇利之後去學校都要小心一點呢,吃豬排飯小心把肚子都吃出來囉,小豬豬。」維克托撐著頭笑的一臉燦爛,勇利覺得他被傷害了。

 

  「才、才不會呢!」偷偷的摸了摸肚子,還好沒有。

 

  之後的日子勇利除了每逢發情期吃了抑制藥,雖然會好受一點,但是依然給勇利生活上帶來一些的不便,但其他都還算很順利,他順利的升上高中,表現依然優異,不希望因為是Omega而被認為他們都是需要被保護,他們也是可以很優秀的,所以勇利努力認真的每學期都保持好成績,總是排名第一。

 

  當他升上高二後就開始很少能見到維克托,不過因為課業的繁忙,所以他也沒有太多時間能去在意,偶爾的訊息聯絡,知道維克托在大三大四就開始進到父親公司開始熟悉事務,所以除了課業外平時都要到公司上班。

 

  在高三前勇利和家裡說了他想去美國讀書,後來當然得到了的支持,在畢業沒多久就飛往美國底特律,當進到宿舍看到一個黑皮膚的看起來也是亞洲人,他正把玩著他的倉鼠,自我介紹後知道對方叫披集朱拉暖,是beta。

 

  可能性個上披集很活潑外放所以相處得非常好,他們都有在校內做兼職減輕一點家裡的負擔,其實也是擔任語言課的助教。

 

  而維克托接到勇利到美國讀書時的的消息時已經是勇利在美國待了一個月後了,他大學一畢業就馬上進了父親公司大約已經待了一年了,他大學時為了方便就有在外租了房子。

 

  既然勇利不在日本,維克托決定回俄羅斯的總公司了。



TBC.
謝謝歡迎抓蟲,蟲蟲很多(๑• . •๑)


查看全文

【維勇】暫無題 02

*我會努力加油了,別讓他變成中篇……

*嘿嘿嘿,好像不能上中下了……

*YOI集團是跨國國際非常有名有聲的公司。

 

  這之後維克托開始有稍微減少住在勇利家,不過來的平率還是好高,直到高中即將畢業,勇利也要升上國中了,很難得地所以這天維克托在勇利家留宿了,

不過今天他沒有在和勇利睡一起,勇利媽媽平時都會把勇利隔壁的房間整理給維克托,不過他依直都沒有用過。

 

  當勇利看見維克托沒有和往常和他一起睡時趕緊的拉住了他。

 

  「維克托哥哥沒有要和我一起睡嗎?」勇利已經很習慣維克托來家裡時都是和他一起睡的,這還是第一次和他分開,這讓他有點不明白。

 

  「因為我們都長大了啊,勇利也快到沒辦法和一睡的年紀了,所以要早點習慣啊。」

 

  「可是──」勇利還想說什麼,可是頓了頓收回了手。

 

  「好吧,我會自己睡的。」說完就馬上轉身鑽進自己的房間將門合上鎖上,不再和維克托更多。

 

  維克托看著勇利憋紅的眼眶嘆了口氣,大概過幾天就會好了吧,不過這次沒有維克托想的這麼簡單的勇利就會消氣,自那之後勇利不在主動找他說話,他主動和勇利提起話題,勇利也只是簡單的回應後馬上就迴避了他。

 

  之後就有了許多因為國中很多事情要忙,所以一回到家就關在房裡,洗完澡吃完飯就又立刻回到房間,連維克托想叫住他的時間都沒有。

 

  而升上大學的維克托被雖然布置了許多作業,不過大學的時間比其他時期都寬裕許多。

 

  直到勇利十四歲的時候大概是國二時左右,直到寬子媽媽接到學校的通知說請她到學校一趟,他們家勇利出了事,因為勇利一直都很乖也挺優秀,為了不讓家人擔心總是把自己照顧得很好,這次第一次接到電話的媽媽都被嚇著了。

 

  真利因為要幫忙家利的事情高中畢業後就留在家裡幫忙,寬子媽媽把家裡先讓爸爸和真子看顧,拿起包包急忙的往外走,剛好和要他們家的維克托撞個正著,維克托在看到寬子媽媽著急的樣子問了發生什麼事。

 

  寬子媽媽也只好說是勇利在學校發生了點事情學校找她去一趟,維克托今天的課已在上午就結束,便提出要載寬子媽媽去學校,沒讓寬子媽媽拒絕就半推半就的將媽媽推進車後座。

 

  勇利的學校和維克托是同一所,所以家輕就熟的沒一下子就到了,停好車寬子媽媽趕忙下了車,在維克托帶路到了學校的會客室,除了主任還有另一對男學生,老師先讓寬子媽媽坐下正開口到一半後沒多久,門再度被推開班級老師帶著頭上纏著繃帶的勇利進來了。

 

  「勇利發生什麼──」

 

  當看到寬子媽媽和媽媽身邊的維克托時勇利明顯的嚇了一跳,很快的就又低下頭去,在媽媽身邊落坐後維克托也坐了下來。

 

  主任在輕咳了聲帶著不好意思的聲音朝寬子媽媽說著。

 

  「由於勝生同學和這位同學在樓梯間行走時,不小心有了點擦撞,不小心從樓梯跌下來,不過還好沒有很高,但還是有撞到頭的,做了即時包紮,不過可能要麻煩帶他去醫院檢查一下比較好。」

 

  「不過勝生一直都很優秀,希望沒有什麼真的是太好了」

 

  聽了這話寬子媽媽稍微鬆了口氣,不過聽完這話的勇利原本放在膝上的手悄悄的握緊了,不過這樣細微的動作在場發現的只有維克托。

 

  「請問是怎樣的擦撞,是同學在樓梯間奔跑嗎?不然怎麼好好的會發生擦撞,而只有勇利受傷?而這位同學一點傷都沒有?」瞇起的藍眼危險的看相了主任老是和對面那位男同學。

 

  「希望真的只是這樣,那這樣主任我帶他們回去了,告辭。」維克托扶起勇利和寬子媽媽帶著他們離開了會客室,留下一臉色凝重的主任。

 

  「沒想到勝生居然會認識維克托,這下可真的糟糕了。」主任喃喃著。

 

  「那個銀髮男子嗎?主任這很嚴重?」在場的班級老師和男同學都不明白。

 

  「那可是YOI集團未來的接班人,他之前也是這裡的畢業的學生,在發生什麼我都不能管了,你們走吧走吧,不要再來找我。」主任一臉糾結的將他們趕了出去。

 

  寬子媽媽和勇利坐到後方,而維克托開車往醫院而去一路上寬子媽媽不斷的問著勇利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勇利是笑笑地搖頭說沒事,只事有點暈然後拉了拉身上的外套,閉上眼睛靠著媽媽,低著的頭瀏海遮住了眼睛,維克托從後照鏡看到勇利,握著方向盤手握緊。

 

  「傷口有即時處理,除了一點輕微腦震盪其他沒什麼狀況,回去休息幾天就事了,可以去領藥了,每天都要固定換藥。」

 

  回到家後寬子媽媽讓勇利先去洗個澡休息一下晚點晚放回在喊他,勇利點點拿上了衣服就進了澡堂,不過今天他很快的洗完沒有選擇泡泡澡,可能是因為頭還暈著的關係,當他正在換上衣服時,維克托突然拉開了門,全身還濕濕的,看來是剛泡完,勇利趕緊將上一套就離開了。

 

  維克托的眼神和他給人的感覺讓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一雙藍眼別有深意的看著他,讓他覺得備感壓力。

 

  因為頭上的傷口所以他這一兩天還不洗頭,才剛進了房想隨手關上門但背後突然被人一推,然後一聲關門聲,嚇了一大跳。

 

  「啊!做、做什麼?」勇利背對著維克托被壓在床上,然後將勇利的衣領往旁一扯,左肩上印著一道痕跡淺淺的咬痕,沒有很深但還是留了點印子,勇利最近的味道更加清晰了,看來在沒多久就要覺醒性別了。

 

  那個咬了勇利的大概是已經覺醒的Alpha,因為勇利身上有一個不屬於他的味道,雖然很不明顯。

 

  「怎麼咬的?」維克托冷下了聲音。

 

  勇利掙扎了下想讓他放開自己,維克托到是鬆了手讓他做起來,沉默了一會後才回應。

 

  他的確是走在樓梯間往下走,他只記得身後突然一陣吵鬧,然後突然被大力的扯到一下,然後衣領被拉開,因為閃躲所以最後被咬在肩膀上,因為太突然他們拉扯了後最後是在下階的他沒踩穩滾了下去。

 

  因為對方家長是一直有給學校好處的人,所以學校也不好去責罰動手的同學,卻要他把這件事當作一件意外叫他不要說太多不該說了話。

 

  勇利說著說著就不自主的哭了起來,雖然哭的無聲又壓抑。

 

  「這件是別擔心他們不會再對你怎麼樣的,勇利先休息吧,不吵你了,過幾天再來看你。」

 

  輕摸他的頭,不讓勇利有問他要怎麼解決的機會,在勇利一臉疑惑的注視下離開房間關上門,一闔上門就立刻掏出了手機,邊走邊打著,不知道在說什麼然後離開了烏托邦勝生。


TBC.

謝謝大家的留言,真的十分開心

查看全文

【維勇】暫無題 01

*ABO設定

*大概是一個差六歲的設定

*短篇大約上中下能結束吧....或許....

 

  勇利有一個很喜歡很喜歡的人,他有著漂亮的銀色髮絲,和水藍色的眼眸,好聽的嗓音,大概是在勇利五歲左右的時候,出現在他的生命裡,是在一天當姊姊來到幼兒園接他回家後發生的。

 

  當他們家時剛好遇上了一的婦女身旁跟著一個和姊姊差不多大的銀色長髮的"姐姐"他們正在和自己的父母說話,本來就比較怕生的勇利立刻躲到的父母身後。

 

  不過當父母跟他說個:「勇利,這是維克托喔,他們搬到我們家旁邊,要好好照顧人家喔。」然後摸著他的頭像他介紹那個漂亮長髮的姊姊給他,一邊交代給他任務小小的任務。

 

  帶著維克托到了他們家溫泉的地方,正疑惑為何他要跟著自己進男湯時,維克托一臉正常的脫了衣服,當看到那垮間有著和他一樣的小鳥時,勇利被嚇的不清。

 

  不過這並沒有影響勇利太久,在維克托經常跟著真利姐姐還幼兒園接他之後,不知不覺這任務變成了維克托的習慣,甚至最後姐姐也交給維克托,提早回家幫忙去了。

 

  直到他上了小學,而維克托升上國中這樣的事情仍然照舊著,不過不知道怎麼了,維克托已經一段時間沒來找他,當維克托在出現時不知怎麼的,感覺整個人的感覺都不一樣,甚至將留了很久的長髮給剪去了。

 

  「維克托哥哥!」當看到維克托時勇利抱了上去,現在的勇利身高免強才過了維克托的腰。

 

  勇利清楚感受到維克托突然僵了一嚇但很快的也回抱住他。

 

  「維克托哥哥怎麼了嗎?怎麼有點怪怪的。」

 

  「我第二性別已經覺醒了,現在是個A所以比較敏感啊。」維克托摸摸他的頭,不知是不是錯覺有中淡淡甜甜的味道,但勇利離性別覺醒還差很久。

 

  不過他也知道勇利一家都是B所以對於味道不敏銳。

 

  「維克托哥哥果然很厲害呢!」勇利笑了,聽到維克托已經是個A但到他平時的樣子,一定是個很優秀的A。

 

  由於覺醒後開始有多人開始對維克托有大膽的示好的意思。

 

  「今天維克托要住在我們家嗎?」勇利看著進到澡堂的維克托開心地問著。

 

  「對啊。」得到肯定的回應後勇利開心的心情也影響到了維克托讓他心情感覺很不錯。

 

  維克托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身邊很多條件不錯的都有意對他相好,不過每他次都會想到這個單純的孩子。

 

  而且也常常覺得勇利身上都一種淡淡好聞的味道,會不自覺地去嗅聞,惹著孩子咯咯直笑說癢。

 

  在疑惑後維克托想也許勇利會是個O,因為過了好久一段時間,勇利的味道開始有了比較明顯,而且味道也開始有了轉變但還是很模糊。

 

  直到十六歲升上高中,這天照往常來到勇利家,從小時後來都會和勇利一起睡,而現在也沒有改變,不過在他們泡澡時維克托看著勇利先起身離開的背影,感到猴統有點乾澀。

 

  維克托推開勇利房間的門後看到勇利正在書桌前寫著作業,勇利房間不大但還算舒適,維克托坐在床上看著勇利放下筆合起了本子,把隔天要準備的東西都整理完才又和維克托撘上話。

 

  「維克托哥哥不睡嗎?」勇利鑽進了內側的位置,拉了拉被子。

 

  「等勇利一起啊,好了我們睡吧。」

 

  躺下後勇利是背對著他的,那淡淡的味道又有了,伸手將勇利攬過,勇利先是嚇了一跳,因為他已經快睡著了突然一拉嚇到他,維克托常常這樣說小孩溫度高。

 

  盯著那後頸出了神的維克托,靠近那裡呼吸氣撒在後頸,勇利感到有些奇怪的想轉身時就感到一陣濕潤在後頸。

 

  感受出是維克托在舔他,啊了一聲拉回了維克托的注意,維克托有些懊惱他居然這麼不自制,勇利疑惑的轉過身著他,向他說了聲沒事然後又拍拍他的背,然後閉上雙眼睡覺,直到聽到勇利呼吸開始平穩,他才又收緊了環抱手臂身著進入夢鄉。


TBC.

查看全文

【維勇】我家魔使世界第一 07 ​​​​

*本章有小破車
*奇怪的身體構造與各種矛盾與不合邏輯,請小心食用

(*´艸`*)


wb走起

查看全文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