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 五迷 腐女 赤黑 業渚 利艾 YOI ...還有很多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09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單人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屬於我

下面正文

---


  這是在畢業之後入學之前的日子裡的某一天,大家都還沉浸在悲傷情緒裡,但想必殺老師不願意看到這樣子。


  他們抬頭挺胸即使悲傷卻不頹廢的過日子,好好的過好每一天,一如往時,和業通過電話的渚如約而至。


  來到相約的地點,一身便裝,回復女兒身的渚自然是不再做男孩子的打扮了。


  約好要一起去看賞櫻,雖說感覺業就不太會是做這種事的人,但去去又何妨?


  扎了馬尾雖說是春天了,但天氣還是有點冷,就穿的厚一點,等待業的時間渚發起呆來,偶爾吹過的風撩起裙襬。


  「業好慢啊...」碎念了聲,抬頭便看見那人。


  不遠處業被一些女孩子給糾纏住了,雖說業對人滿不在乎,但對象是女孩子的話倒是不會太超過,還算是有風度的。


  那些看來是高中女生,不知怎麼的看著就是心裡不舒服,渚就這麼移動了腳步,往業的方向走去。


   一股腦地衝上前,看著業的背影撲了上去。


  突然從背後一個衝撞,業一愣回過頭一看,渚貼在業的身後手抓緊衣服一臉像是賭氣的神情,有點委屈的看著業。


  「哎呀,這小妹妹是誰呀,不要打擾姊姊們的事阿。」陌生的女生看著眼前兩人,紛紛發出聲。


  左一句對業的邀請,右一句討好,再來是對黏著業的渚做驅趕,業看著渚這醋勁十足的模樣感到十分開心。


  「正如我所說了,我已經有約,我女朋友都來找我了,我可不奉陪各位了。」


  搭訕的女生們討了沒趣後散去,可渚看來還在鬧脾氣的樣子,業想將渚移到身前,但渚依舊不鬆懈將臉埋他背後不肯屈服。


  「渚在不開心嗎?」業嘆口氣,有些無奈的問著。


  「才沒有。」身後悶悶的聲響起。


  「那怎麼死抓著不放?吃醋了?」業輕笑著。


  聽了業這麼一說,渚鬆了手低下頭,業得以轉身,看著她委屈的模樣,不再鬧她,伸手拉過她走。


  雖一見面就有些不愉快,但很快得又回復了相處的模式,不過業有了新的發現,這讓他十分得愉悅。


  可能是見面時得事情,導致影響渚的行為模式,變得主動勾住他的手走,就像是在宣示主權一樣。


  分別時,渚難得露出挽留的意思。


  「還記得還沒兌現的生日禮物嗎?」業突然這麼提起。


  渚一愣點點頭,不解得看著業,看來事要提出了想要的事情了吧?


  「開學後,我們見面的時間就會變得很少,甚至可能會斷了交集,但無論如何果然,很想一直和小渚在一起呢,所以......」業頓了頓,接下去。


  「作為禮物,答應我不要斷了聯繫,好嗎?」


  看渚像是發呆一樣,不知有沒有聽進去,業還在等渚得答覆。


  「小渚?」


  回應他的卻是一個擁抱,渚上前撲進他懷裡,點了頭,知道她是答應了,業順勢環抱住嬌小的她。  


  初中畢業,銜接高中的這段時間非常的重要,在沒多久他們就要進入新的學校,最後渚去的學校是螢雪大學附屬高中部,是打算直接高中畢業而進入大學就讀的打算。


  進入了新的學校,充滿著不熟悉的人與事,然而新生們必做的一件事情便是自我介紹嘗試打入團體,但渚卻不是那種會喜歡很多人一起的那種。


  不過還是有人會好奇的會把班上都問一遍的人,當在知道渚來自?丘中學,才剛度過那些事情,很多人都會想要聽八卦,便紛紛圍著渚,嘗試問出點什麼,好當茶餘飯後的閒聊話題之一。


  能避就盡量避開敏感話題,雖然他們都非常直接的就問,渚也只能笑笑著回應,剛開學每個學校大致上無差別,都是在適應其中,才一個月剛過,那些滿足不了的好奇心,在渚怎麼樣也不說的情況下得到改善。


  一如平時到了放學時間,才緩緩地開始收拾書包,但教室門外一陣吵鬧,有人就這麼傳了話過來,知道是同班的同學。


  「渚,有人找你他在門口等你了。」經同學轉述,誰專門跑來她學校找她?加快的速度,在校門口有被圍著的一小圈人,而中心則是一抹艷紅。


  直接忽略了那些站在稍遠的小聲嘀咕著好帥好高的女生們,渚有點訝異的走上前,而對方一看到她便直接拉過她的手走,現在是放學巔峰時間,一抹灰色制服在他們這裡和螢雪的顏色不一樣,很顯眼。


  「業怎麼突然來找我?」不過還是要先弄清楚原因。


  「太無聊了,渚在學校有沒有發生好玩的事?」


  渚搖搖頭有點沮喪無奈地嘆了口氣。


  「大家都一直問關於殺老師的事,就沒有了。」渚埋怨著為嘟起嘴,不知道這樣的事情要多久才會消散去。


  他們要過上正常的日子可能還要一段時間,好在當初理事長把考試範圍一拉再拉,程度到都快可以考大學的程度,目前高一的學習上並沒有造成太多困難。


  「業呢?還是一樣和淺野君一直在切磋嗎?」說的渚自己都忍不住輕笑出聲。


  想到他們兩個甚麼都不服輸都爭第一,這下分到同一班,更是沒完沒了,大概可以想想得出他們的相處模式,還有班上常見的光景如何。


  「知道還問,走吧我們去晃晃,好久沒放鬆一下了。」說著握著著手緊了緊,意識渚看輕現在的狀況。


  「雖然學校方向不同,但是在電車上就會遇上啊,我們是同站下了車,何必跑這麼遠來這裡。」渚沒有抽回手,自然的與業交握著。


  逛著逛著業卻突然讓渚等她一會兒,他要去買個東西,這樣的事常常有,才等了一會兒可能是看她一個人落單,看起來手無寸鐵好欺負,一兩的看起來就是不良高中生圍了上前。


  如預期所想的搭訕,在一來二往,要不是渚脾氣好要是別人可能早就動手了,他們可是殺老師的學生,面對這種事自然能應對進退,稍微恐嚇了下他們就落荒而逃有夠遜斃了,這時業回來了。


  「渚真的很壞呢,當心你還穿著校服被說閒話。」沒看到業手上有多出東西,那想意識收進包裡了。


  「在別人眼裡怎麼看都是我是受害者吧?」渚故意眨眨眼睛,企圖睜大眼睛裝出無辜的表情。


  「別玩了,走了回家。」彈了下她的額頭,拉起她準備回去了。


  在分開時,業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盒子遞給渚,業讓渚能隨時載著,便揮揮手走了。


  回到房間後打開盒子發現裡面是一枚戒指在鍊子上,看來是要她當作項鍊來戴吧?雖然不明白業的用途,但既然收下了就戴吧,業都這麼說了。


  他們依舊抱持著電話連絡,不間段得不停歇的,兩人雖然見面的時間少了,但時常通過電話偶爾聊聊最近發生的事情。


  生活一成不變,偶爾被搭訕騷擾,與業通電話說著許多許多的事情,偶爾也會聊聊現在各自分散的E班的其他人們發生了甚麼事。


  好幾次拒絕了茅野他們的邀約,不過說著無趣還是去了的業,讓渚好幾次都覺得業越來越可愛了,嘴巴上說不要,但行動倒是挺誠實的。


  偶爾的上學路程與放學時在電車上都會相遇,會一起走上一小段的路,不過這是乖學生的渚的日常,說起業,他還是一如初中時的愛去不去的。


  在好幾次遇上渚被念了之後,雖然有好一點不過還是沒有多大的改善,讓渚十分的無奈。


  

tbc.

评论
热度(20)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