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噗浪打滾小透明,目前維勇深坑中(●´з`)♡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10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單人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屬於我

下面正文

---


  開學後的時間過得很快,在沒多久就要期中考了,渚自然是進入了備戰狀態,但多少還是遇上了點瓶頸,果然數學依然是他不擅長的科目呢。


  上了高中目前還沒有甚麼較好的同學或是朋友,看著大家組成的小團體,突然有點懷念E班時,彼此幫助,還有業理所當然的聲音,卻還是一一為她解題。


  看著台上講得入神的老師,坐在台下的渚,突然覺得有點想念起了大家,腦海不斷浮現大家的模樣,還有那抹黃色,好想見你......


  「潮田同學,你還好嗎?」不知何時已經下了課,被走到桌前的老師叫著。


  愣了一下還反應過來,趕忙為剛剛上課走神道歉,老師看起來好像很擔心她的樣子,反覆確認她的狀況。


  「我真的沒事,老師不用擔心,先走了,老師再見。」禮貌的道別後,急急忙忙地收拾了東西,離開了學校。


  沒有直接回家,直到渚回過神來,她已經走到了椚丘的校門口,放學時間許多的學生們走出校門,在眾多的灰白色校服中,她深色的制服變的很顯眼。


  椚丘對於外來著比較沒有甚麼阻止,渚倒是很輕鬆地就走進了校園裡,雖然沒有問過業是哪班的,不過既然是跟淺野君同班,那也只有A班了吧。


  雖然惹來許多側目,渚低著頭走在熟悉的走廊上,她這樣衝動的跑來椚丘,根本還沒有確認業今天到底有沒有來學校呢!


  來到了A班門口,籌措不前的深呼吸了幾口,拉住一個從教室裡走出來的男同學。


  「那個、請問業痾...赤羽君在嗎?」發現稱呼有點不太對,立即改了稱呼。


  男同學原本看起來好像因為被渚搭話而感到興喜,但一聽到渚的問題臉色變的訝異,為什麼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居然是赤羽業認識的,有點忌妒阿。


  「赤羽在嗎?有人找喔!」不過還是幫她往教室裡喊了一聲。


  「是潮田同學阿,好久不見,不過你的裝扮似乎有點不同呢。」立刻出現在同學身後的是淺野,男同學被嚇了一跳,閃到一旁去。


  「淺野君,好久不見。」渚有點尷尬的乾笑了幾聲。


  「我之前的猜測果然沒錯,潮田是女孩子,怎麼來找赤羽,看妳和他感情還不錯,多說說他叫他不要一直翹課。」淺野君說的很認真。


  「淺野君和業真的感情真好呢,居然關心起他的出席了。」雖然淺野很高傲,但是從他口中聽到這些,渚忍不住笑了出來。


  渚輕笑著不過不好意思直接笑出來,一手遮掩著嘴,眼帶笑意地看看著淺野,渚的麼樣看起來真的十分可愛,淺野感覺到了周遭投射來帶著羨慕、忌妒的目光。


  「妳這樣穿著學校制服就闖進椚丘還真大膽,就算是來找男朋友也實在是有點魯莽。」淺野帶著不認同的口氣數落著渚。


  「我、我不是他的...女朋友——」聽到這稱呼而紅了臉,渚尷尬地反駁著。


  說著渚便感覺到肩上附上的重力,還有摟過她腰往後一拉,被貼上溫熱的胸膛,本來想轉身看看身後的人,那人便已將頭靠上她的肩膀。


  「淺野你這樣招惹別人的女朋友這樣似乎不太對吧?」帶著嘲諷的語氣業說著。


  說話而吹拂過的氣息,離渚的耳朵很近,近到渚覺得他的唇是否是貼在她耳邊了,發覺他們現在的姿勢很不對,渚臉完全紅了起來。


  「業說什麼呢,放開我啦。」拉開業放在腰間的手。


  業對渚的動作沒有多說甚麼而是繼續和淺野耍嘴皮子。


  「赤羽別以為交了女朋友,課業就這樣可以鬆散對付。」


  「啊啊、我知道,沒有女朋友的淺野是不能懂得啦,我家小渚可愛又貼心,單身的淺野也快去找一個吧,阿、不過可能很難吧,淺野眼裡只有課業,女生們大概都會被你冷落離開你吧?」


  業看起來是剛睡醒的樣子,看來又在上課睡覺了阿,渚站在業身旁聽著業的挑釁話,嗓音有點低沉啞啞的,這次渚已經不想去反駁女朋友這件事了,他們兩個完全就是已經這樣認定了的在耍嘴皮子。


  而業笑著故意將渚拉近他,表示有女朋友的他贏了沒有女朋友的淺野,淺野自知這他真的輸給了業而轉身走人,而他們剛剛的對話,當然被圍觀好奇的人們聽去了。


  「小渚怎麼突然來找我?還跑到椚丘來了,有這麼想我嗎?」


  業抓過渚的手拉著她往外走,一路上還是有許多人頭還羨慕、不解、訝異、憐惜的目光,不過這些對他們來說並沒有甚麼,依舊自然的拉著手走過校園。


  「就想找業阿...」想起自己為了甚麼會來到椚丘,渚再次沮喪的低下頭,被業抓著的手回握緊了緊,小聲地說著。


  被渚抓緊了手,業轉換了握法改成十指交握,聽到渚的回答,還有明顯心情不好的模樣,業暗下眼眸。


  一路上沒有再有其餘交談,直到下了電車走過街道,在要分開時渚卻反常的拉住了業的衣袖,原本要走了的業回過身看渚一臉難過的樣子。


  「今天、可以去業家嗎?」有點膽怯的問著。


  「來我家當然是沒問題啊,但是怎麼了這麼突然?」知道渚心情不好,業摸摸她的頭溫柔的拉過她的手。


  看著業安慰著她,卻沒有多問甚麼,來到業家才剛進了家門,渚丟下書包往業撲去,沒來的及反應的業被渚突如其來動作弄的一愣,沒站穩的往後跌坐在玄關,不過手倒是護著渚。


  一手環的渚一手撐的地板,而渚卻雙手緊抱著業將臉埋進他的胸膛裡,大概明白到底是甚麼讓渚如此不安,還有難受,業輕嘆口氣,手輕拍她的背給予安慰。


  不過他們這樣著一直坐在玄關也不太好,業試著將渚抱起後,但她依然沒有鬆手,依舊緊抓著業,好像膩了水一般不願放手。  


  「怎麼了?」


  渚搖搖頭,她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她只是想找人陪,第一想到的就是業了,所以她就去找業,就只是這樣而已。


  「只是有點想念,想找個人陪...打擾你了嗎?」突然發現她這樣隨機行事好像會給業帶來困擾。


  「這倒是沒什麼,小渚快要期中考了吧,這樣好嗎?」業提起了她的痛點。


  「沒問題的,大概...」說的有點心虛,渚撇開頭不願承認她還有搞不太懂的題目。


  「我教你吧,小渚不會的可以問我。」一看就知道渚的問題。


  數學就是渚唯一最不擅長的科目了,以前也常常教她,到了高中也是沒有改變的,而且現在的渚實在是很可愛,變得比初中時坦率的多了。


  最後渚還是拿出了作業本,室內的溫度自然比外面溫暖的多,脫下了外套,渚坐在業的旁邊,一有問題就會馬上向業提出,而大多時間渚認真專注的解題時,業就這麼明目張膽地盯著渚看。


  恩,他的渚真的越來越可愛了,那份純真的感覺依舊,今天被淺野提到的男女朋友的問題,頓時業開始思考了起來,他和渚的相處模式,認真的審視,好像就如他人所說,像到覺得根本就是男女朋友。


  但事實上他們根本不是那樣的關係,即使業自己很清楚,他喜歡著渚,而渚的態度也似乎是喜歡著自己,不過有時候渚的感覺好像還是懵懂的。


  如果這時業像渚提出了告白,大概有八成機率是會成功的,不、應該說因為是渚所以絕對會成功,只是渚大概會是在還沒理清關係,只是抱著有好感的感覺接受的吧。


  這樣就不能說是完全兩情相悅了,他想等到渚自己明白了,弄清了這份感情後再說。


  看著渚專注的神情,低著頭思考著,偶爾會用筆點著唇或著臉頰,而因低頭而水藍髮如幕簾般遮住了她大半的臉,目光移至那水藍,不自主的撩起了她頰邊的髮,勾到耳後,而手由後頸處順著髮。


  看著髮絲滑過指尖,柔軟細滑的觸感,像是上癮般的反覆著動作。


  而被業的舉動弄得一愣的渚,看著業饒有興趣的玩著她的頭髮,不是很介意,不過那深情的眼神讓她有點不好意思。


  「業?」渚喚著他,看他玩得有點入神。


  「小渚把頭髮留長吧,別剪了。」業的回應卻是如此的直白,自顧自地說著。


  「渚的頭髮很漂亮剪了多可惜,就當...為我留的吧。」


  渚有點疑惑的自己抓起一搓藍髮把玩著,渚沒有想到業會這樣對她提出這樣的要求,不過只是剪頭髮這件事情,也不是不可以做到,而且如果業真的喜歡那她就留著吧。


  看渚玩著頭髮看著他似乎想在考慮的樣子,業突然向前傾,將臉貼近她,而渚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想閃開但是哪裡能閃,只能往後倒了。


  而業就這麼壓了上來,手撐在她的身側,微長的髮散著,渚一臉不明白的看著身前的業,而業指勾起一抹笑,手撫上她的面頰,手指蹭過她的嘴唇。


  看見業的目光落在她的嘴唇,後知後覺的明白了業要做什麼的同時,業早已低下頭吻上她了。


  沒有反抗沒有回應,只是呆呆的任憑業吻著,沒有打算深入的吻,業很快的就退開了。


  「我會一直陪在渚的身邊的,所以依賴我吧。」



tbc.

评论
热度(48)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