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 五迷 腐女 赤黑 業渚 利艾 YOI ...還有很多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11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單人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屬於我

下面正文

---


  經過業的解題與教導,渚度過了期中考,不過這陣子,只要一個人冷靜下來,腦海裡便會一直浮現出那天的畫面。


  為什麼業吻她時她居然一點反抗都沒有,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過這時的渚開始不明白,為何業對她所做所為她都不反抗,且會理所當然的接受。


  沒有感到奇怪,有時候反而會太過自然,反而沒有注意到,她和業的是不是完全沒有安全距離啊?


  這下想起來,之前做過的種種,她居然會敢赤裸裸只用浴巾遮體的站在業的面前,說到底他們也是正常的男女阿。


  她怎麼一點羞恥心都沒有了?還是說因為之前抱持著自己應該是男孩子,所以沒甚麼感覺,天啊,越想下去她的面頰便不自主羞紅了起來。


  這幾天在路上遇上業,都害她尷尬的快速的閃避了,她現在完全無法與業對視上,只要一看到他便覺得好害羞阿。


  躲了業幾天,現在她實在無力去多想甚麼,女孩子每個月都會有的事情,她也不例外,本身身體就偏涼,不是溫暖溫熱體質,這個時期都會痛的她無法思考,好比現在她為了躲業的事情,忘記了先吃止痛藥連帶都忘了帶。


  才剛走出門沒多久,便痛到腳發軟無法走,而蹲在路邊,正在想著要怎麼辦,是去上課還是回家然後請假,不過現在怎麼想她現在只能摀著腹部咬牙忍著。


  天啊,要命的她痛得兩眼發昏,無法好好集中意識精神,不舒服到感到想要反胃,只好抿緊了嘴唇。


  這幾天明顯感覺到渚的閃躲,業也沒有因此而生氣直接去堵人,找人說清楚,因為她大概也清楚渚為何會開始閃避自己。


  大概就是那天的吻和那些話吧,不過他可沒想到躲了這麼多天的渚,他這麼快就遇上了,還差點被嚇死。


  在上學的路上,他看見前方熟悉的藍,只不過那人卻看起來十分難受的蹲在路旁,業急忙上前查看發生了甚麼事情。


  「小渚?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差?」業看到了渚慘白的臉色,微微顫抖的身軀。


  已經痛到無法只能應付疼痛沒有餘力說話,渚搖著頭,嘔吐感湧上來趕忙摀住嘴,疼的都在冒冷汗了。


  業看渚隱忍著甚麼,後來發現她手直摀的腹部,大概知道了原因,攔腰抱起她馬上往她家直奔而去,這時間渚媽媽已經出門上班了,業用渚的鑰匙開了門。


  將她帶進房間後放到床後,轉身去到了杯溫熱的水進來。


  「妳藥放哪裡?」業並不清楚渚將止痛藥放在哪,只好問她。


  渚睜開眼痛得有些迷茫的眼神,愣了一會兒,抬手指了指書桌的方向,業看到放在桌面上的藥盒,拿了藥遞上水,讓渚吃下去。


  不過藥效至少要二十分後開會開始有明顯作用,渚還要再忍個至少二十分至半小時,現在他並沒有辦法為她做到甚麼。


  生理期時雖然感覺四肢發冷,但是蓋了卻又覺得悶,因為花精力去對抗著疼痛,這時的身體溫度調節也會變的很差。


  關節,尤其是腰部雙腿的關節都特別痠麻無力。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昏昏沉沉的,不過感知到逐漸消逝的疼感,渚意識清醒了些,看著陪在她身旁,坐在床邊的業。


  「業...」渚有氣無力的聲音,業皺眉。


  「休息吧,別說話趕快睡一覺。」拉過被子將她蓋好,而業則坐在一旁陪著她。


  不知睡了多久,回復了些體力還有醒來後看到床邊的業,有些不好意思的拉高被子,企圖遮住臉。


  「好好休息,別逞強,我先走了。」業笑著,看渚這樣十分的可愛。


  看著業離開後,渚翻過身想著,她是不是應該改變他們現在的相處模式,或著試著改變甚麼才對。


  然侯在記得吃藥下,隔天渚便能好好的上學了,在進車站前遇上了業,業就這樣護著她直到她下車,明明業要比她早下車才對。


  「業記得不能翹課喔。」下了電車,渚多少還是對著業叮嚀了句。


  一天的課程結束後,渚總能在門口看見業的身影,這幾天的早晨上學時,下午放學時,都會看見業陪著她,好像是怕她出甚麼事一樣。


  「業,已經沒事了不用每天都來啦。」


  「誰叫妳差點就要暈倒在路旁。」


  知道業是擔心她所以才會這樣勤勞的送她上下學,但這樣實在是太麻煩業了,他們的學校相離了滿遠的,如果業要在放學時就立刻出現在她學校,那她不就是提早翹了課出來的嗎?


  「可是翹課不好啊。」渚說著還乖乖地走在業的身旁。


  雖然已回復到之前的樣子,不過對於兩人的觸碰渚已經開始有意識到,雖然並不是很明顯,但還是明顯感覺得出來差異。


  「知道了,不過小渚倒是多注意點啊。」


  「知道啦。」


  在日後的手機通話中,得知了業居然都有好好的去上課,這讓渚感到開心,日子依然平靜。


  只是她沒有發現的,其實危機已經潛伏在身旁,一點一點像她逼近。


  來到了第二學期時,入學的第一年學園祭,是每個新生也全校都非常期待的時候,位於最低年級的他們這時便是能好好認識大家的時候,促進彼此間的了解與交流。


  「潮田同學你願意接下這個職位嗎?」一道聲音這樣敲醒了。


  發呆中的渚被一聲喚回注意力,她剛剛完全沒有在聽班上討論學園祭的事情,一時間也無法搭上線,只好小聲尷尬的說了句。


  「可、可以。」雖然她不知道究竟是甚麼職位,但她隨後馬上就後悔了。


  「太好了,一直沒人願意擔當這位置,潮田同學又很適合,柔柔軟軟的超合適!」副班長是位女孩子,這樣的反應讓渚想起了中村,喜歡玩弄她。


  渚聽到副班長這麼說,但還是不清楚他到底是甚麼位置,一直說她很適合,而其他同學也似乎也有些人用同情和仰慕的眼神看著她。


  「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愛麗絲由潮田同學擔當任定案,衣服到時侯還請服裝製作的同學和潮田同學找時間套量一下。」


  渚的時間頓時像是停留了一年之久,最後大家又討論了什麼她完全聽不進去了,大概知道的就是愛麗絲風格的餐飲店,而特別遊戲項目,便是參賽的的人要抓到在學園季裡流竄的愛麗絲。


  抓到可以獲的一份禮物,還可以得到愛麗絲的一個吻和合照一張。


  渚開始後悔她為何會在討論時走神了,現在想反悔都來不及了,一下課同學來幫她量了下三圍,渚雖然心裡有許多話想說,不過一向禮貌的她最後還是笑著讓同學量完。


  「潮田同學真的很可愛身材也不錯,真的很適合這角色喔,要辛苦妳了」女同學A是這麼說的,帶著和善的語氣。


  「是嗎?謝謝......」位於此稱讚渚還是接受了,畢竟不會有女生不喜歡被稱讚吧?


  雖然不是對自己的條件過於自豪,只是一些男同學的目光讓她十分尷尬不舒服,


  「潮田同學可能沒有自覺,不過妳在男生中很受歡迎的喔!我一開始還覺得潮田同學有點距離,不過其實接觸後發現,人真的很好呢。」女同學繼續說著,一邊收著量尺一邊和渚聊著。


  「小野田同學對裁縫很擅長嗎?」渚沒記錯的這位同學是叫作小野田晴子,看她提起了裁縫眼睛都亮了。


  「是阿,未來想做服裝設計師,今天和潮田同學聊過後覺得真的是太好了,潮田同學是個很好相處的呢,我之後可以直接叫妳渚嗎?叫我晴子就可以!」小野田一臉興奮的樣子。


  「恩,晴子同學明天見。」


  「渚掰掰~」進了車站,不過是不同條線所以分開了。


  電車到站渚下車感覺到包裡的手機剛好震動了,拿出來後發現是E班的群組上不知誰發起了問題,問著最近大家怎麼樣,有些人發著正忙著課業上的事情。


  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事情每天再發生呢,隨後看到有幾個人也正在準備學園季,這讓渚原本揚起的嘴角,瞬間僵住,頓了頓嘆了口氣。


  正想收起手機但這時又傳來了一封訊息,是小野田傳了幾張照片和手稿的圖給她,問她意見看是不是會有不喜歡風格,渚看了後思考了下要怎麼回應才好。


  「小渚看甚麼這麼入神?」聲音離的她非常近,感覺到了身後壓過來的重量。


  「業...別嚇我啊。」渚剛剛真的沒有發覺到身後有人,所以才更嚇一跳。


  業笑著視線停在她的手螢幕上,渚驚覺不好趕忙暗掉畫面,收進包裡,這一串舉動更讓業好奇了,不過既然渚不想給他看,他也不能強迫她。


  「渚在看什麼,我不能看?」他瞄到是幾張服裝的照片和手稿。


  「學園祭的事情,業也差不多在準備了吧?們邱都是這時候呢。」渚只說了一半,不知道把她擔任艾莉絲的事說出來,業小惡魔模式可能又要啟動了。


  「是阿,下星期星期六和日呢,妳們學校是甚麼時候?」業毫不在意地說著時間。


  「是四、五呢,反正業有淺野君在,又要增加他的事情了嗎?」


  想到業的班上來有一個不會輸的淺野在,業大概什麼都不做也沒有甚麼影響呢,又想偷懶了,想到那畫面渚忍不住笑了。


  「這樣啊,那我去渚的學園祭看看吧,你們班上辦什麼?」


  「主題餐飲,業這是明目張膽的翹課吧,好好上課啦,不用來沒關係的,真的。」她不想讓業看到她是扮演愛麗絲啊!


  「好啦,我會在看看的。」言下之意就是翹定了。


  「這樣我就要去找淺野君了喔,業也不喜歡他的碎念嘲諷吧?」試圖威脅業,但並不奏效的樣子。


  「妳確定?」業露出腹黑笑容,渚看了感到害怕閉了嘴。


  好在業沒有再問她是做什麼部分的,渚鬆了口氣,這時手機響起,小野田直接打了過來,可能是因為她依直沒有回訊息,渚接起電話。


  「晴子同學怎麼了嗎?」


  「吶!渚剛剛得到消息,據說那份禮物是愛麗絲一日女友卷唉!因為對渚很重要所以才直接打過來和妳說的,渚?沒事吧?」本身比較開朗的小野田說著發現渚這邊好安靜。


  只是渚聽到了禮物後,想著這不就完全是在賣她嗎?渚頓時有點有點無措,一日女友是什麼啊?!如果遇上像岡島的她不就該擔心了?或著比岡島還更讓人害怕的?


  「渚,真的不行可以提出來的......」


  「恩,我知道了,我先掛了,掰掰。」渚應了聲,當是答應了,她就當作是保護幫上女同學們吧,三年E班的出來的人可沒這麼簡單被抓到的,大概...。


  渚的表情變得有點苦惱,有點陰鬱的感覺,業看了不對勁擔心的詢問著。


  「渚臉色不好喔,怎麼了?」手指戳上渚為皺的眉心。


  「恩,班上的一些事情,吶、我算是會討人喜歡受歡迎的人嗎?明明都還滿低調的。」渚開始不解她的哪裡有賣點了,雖然被小野田說了她很受歡迎,不過她自身一點感覺都沒有啊。


  渚後面的嘀咕著,在看來無非是在撒嬌的表現阿,業雖高興但抓到話語中的細節大概有人再對他的渚打算做甚麼,看來真該去學園祭了。



tbc.

评论
热度(24)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