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噗浪打滾小透明,目前維勇深坑中(●´з`)♡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12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單人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屬於我

下面正文

---


  過幾天後渚拿到了小野田製作完成的服裝,十分可愛,最後他們還是決定依照最簡略初版加上一點花邊的樣式,沒有太多的東西,讓整體更加純淨的感覺。


  而另渚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頭飾居然不只一個,是要她替換用的嗎?


  有黑色蝴蝶結、綠色蝴蝶結、一樣水藍色的蝴蝶結、蕾絲髮箍,最後讓她比較不解的是貓耳貓尾巴和兔耳是怎麼回事,渚頓時覺得她的畫風變了。


  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吐槽這些奇怪的地方了。


  隨後小野田讓她回去試穿看看,剛好是假日可以在家試穿,如果不行在學校時再拿給她修改,渚就這麼提著一袋衣服回家。


  假日時班上不少同學們到學校去忙著,離學園祭越近大家越是亢奮,希望能做到最好,所以才麼努力著,渚想那她更不該這時候出差錯。


  而渚的後勤部分,便是幫忙畫宣傳海報,接著要拿去印,當然這是遊戲宣傳的海報,有點在賣自己的感覺,渚盡量不往那裡去想,感覺怪不好的。


  坐在客廳的桌前,渚坐在地上專心的畫著畫,假日她能在家裡做準備真的太好了,大家因為她擔任愛麗絲而比較沒有安排繁雜的事給她。


  門鈴響起,媽媽基本在上班,不常在家懷疑著會是誰,打開門後她懷疑是她開門的方式錯了,關上門,恩,一定是哪裡錯了,再開一次。


  「業怎麼來了?」她沒有接到訊息說業要來的。


  業平時也不太會無事來她家,因為可能會遇上媽媽,而業的爸爸媽媽基本不在家,所以通常都是去業家。


  「無聊就過來看看。」其實抓準渚媽媽不再的時候。


  讓業進來後渚先是去倒了杯飲料,回到客廳後發現業看著電腦螢幕上她弄到一半的宣傳海報,還有她放在一旁的衣服,正想說做完海報後就試穿的。


  發現大事不妙渚急忙想把衣服藏起來,不過都來不及了,就這麼將衣服拿起,看著她。


  「愛麗絲?難不成是渚要跑給其他人追吧?」業帶著笑,不過感覺得出來有點冷。


  渚老實地承認了,這下也不能不認罪了,不過她錯在哪啊?


  「還沒試穿過吧,渚去換吧,我做第一個看的觀眾。」連著衣服和渚一起推進了房間。


  渚也只好認命的換衣服了,知道業沒這麼好對付的阿,不過小野田做的真的很合身,藍白相間的過膝襪,還有娃娃鞋,站在鏡子前再三確認後,渚有點緊張的慢慢步向客廳。


  「小渚真可愛,是要帶哪個?」業看著眾多髮飾,先是拿了黑色蝴蝶結給渚戴上。


  真的十分的襯渚,渚將附帶的兔子玩偶抱在懷裡,業掏出了手機拍著照,還換著髮飾,渚不去理會業,就這樣坐下繼續做她未完的海報。


  等做完海報後,發現剛剛專注的忘記她還穿著愛麗絲的衣服,而業則大概拍滿的記憶體了吧,不知道拍了多少張,確認好海報沒有缺的東西後存檔。


  「合照一張、一個吻,小禮物是什麼啊?」業看到海報上的文字,坐在沙發上拉過渚。


  「...一日卷。」渚用著非常小聲的聲音說著。


  「什麼的一日卷?」


  「女友一日卷...」越來越心虛的渚。


  「和愛麗絲,也就是...我。」渚也不是很願意阿,再次提到又無奈一次。


  渚感到有點委屈為何她面對業會變成這樣的狀況啊?


  兩人坐的很近,業安靜地讓渚感到有點害怕,卻不知怎麼打破這份沉靜。


  「不過是第二天,第一天我是服務員,只不過也是要穿這套,業?」


  看到業都不回應她,渚自討沒趣的打算起身去換回便裝,當她站起來時業卻抓著她的手,不讓她走,渚低頭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業。


  而業則是帶著意味深厚的眼神看著她,深到要陷入無法自拔的情境,他們這樣對視著。


  「小渚要是讓人抓到了,知道吧懲罰等著妳喔。」業一瞬間又換回痞痞的樣子。


  「恩。」




  很快的一下子學園祭來到,而到幕後換好服裝的渚和其他有扮演角色的同學們有說有笑著,有人是撲克牌士兵,紅心皇后、毛毛蟲,還有貓咪先生。


  「渚超可愛的啊!」小野田看到從幕簾後走出來的渚,眼睛一亮的上前。


  「潮田同學真的很適合呢!果然沒選錯人啊!哈哈」副班長從深後出現,作勢要掀裙子,但被渚閃過了。


  「江口同學不要掀我的裙子啦。」渚配氣氛渲染笑著,但不忘提醒副班長。


  「早苗妳這樣一堆男生都要跟在妳身後了啦!」小野田喚著副班長的名字。


  「好啦,大家開始上工吧!」一聲令下,大家便散去,到各崗位上等著客人來。


  沒一下子學校裡湧進許多人,因為是大學附設高中,所以學生人數加上校外者,簡直空前盛況阿。


  渚上午是幫忙當服務生照乎客人,而到下午則去發隔天的活動宣傳單,走出校舍來到外面的攤販場地,發的很順利將今天的份都發完了。


  但在打算回教室幫忙時,才剛轉身就感覺到有人拉住她的裙擺,回過身才發現是個小男孩,紅色的髮色讓渚先是一愣,和他好像喔。


  小男孩淚眼婆娑地看著她,還滿喜歡孩子的渚蹲下身和他平視,一手牽著他一手摸摸他的頭,安撫他的情緒。


  「怎麼了?走散了嗎?」渚柔聲的問著,微笑著。


  小男孩有對金褐色的眼睛,也太巧了,和他的也一樣,他點點頭。


  


  「和誰一起來的?小弟弟你叫甚麼?我叫渚喔。」怕他會覺得她是怪人,先報上了名字希望對方放心一點。


  「秀也,姊姊可以陪我一起找嗎?」他搖搖頭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和他一起來的人,還好他提早發完的傳單,可以陪著他一起。


  「姊姊陪你到服務處,這樣也比較快,放心不會讓你一個人喔,陪你等到人來找你為止。」


  渚牽著秀也的手往服務處去,而在路上兩人聊著,知道他目前七歲,來到這裡城市玩,今天就要回去了,所以拜託借住的親戚帶他來的。


  和服務處的說明的情況,請他們廣播一下,希望能盡快找到家人,想必那個帶他來的人也很著急吧?


  「不好意思打擾,請秀也小朋友的家長,立刻到服務處,再重複一遍,請秀也小朋友的家長,立刻到服務處,謝謝。」


  廣播立刻在校園裡響起,而渚在服務處和秀也聊著天,中途讓他等了下,去買了杯刨冰來,是草莓口味的,下意識就選了這口味,他和他真的太像了,不自覺的就變成這樣了。


  「姊姊我好像看到了!」秀也往人群中望去,一臉興奮的跳下椅子,奔去。


  渚順著視線望過去,赤紅的髮色熟悉無比的臉蛋,帶著有些不耐煩地走向服務處,而秀也則在奔過去一瞬間變了表情,原本單純可愛的樣子,一下子變成小惡魔樣子,一腳飛踢了過去。


  「渾蛋居然把我弄丟!沒用的大人!」秀也一出口渚在一次震驚。


  「臭小子,自己走丟,丟不丟臉啊!」業也不客氣的回應。


  業抓住秀也的後領拎著他,一大一小長的神似的兩人互瞪著,但身高優勢還佔上風。


  「跟你講我找到了好女人,介紹給你認識認識!」秀也掙脫了業的牽制,跑過來拉住渚的手來到業的面前,而一身愛麗絲的打扮,水藍色出現在業的面前。


  渚有點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他記得業是獨子阿,這看起來也不會是兒子,不過這小孩哪來的?啊啊,好像是說是親戚,那......


  「那秀也口中的親戚就是業啊?不過業你還是翹課了!」看著站在面前的赤羽業,渚突然意識到他又翹課了。


  「沒想到這麼快就找到小渚啦!」在人群中他的渚最惹人注目了,看看身後有好多視線停在他們這裡。


  「你們認識?」秀也訝異的看著交談自如的兩人。


  「你說的女人就是渚啊?抱歉阿,小鬼你已經沒機會啦。」


  「只要還沒結婚都有機會的啦!長幾歲了不起喔?!」秀也不甘示弱。


  業將渚拉近他,故意將手牽起,渚害羞地想抽出手,但力氣不夠比業大,只好被牽著。


  「叫哥哥,別以你是我堂弟我就會好聲好氣!」


  看業和秀也吵了起來,渚趕忙阻止他們,現在還在學園祭阿,她還要回去幫忙,最後因為要送秀也去搭車,業和秀也就先離開了,不過業還故意在秀也面前說明天她還會再來找渚,氣的秀也一臉紅。


  果然是堂兄弟阿,難怪長的很像,個性也很像,那樣乖寶寶乖孩子的樣子原來完全是裝出來的,兩人還在她面前吵成那樣,半句不離她,吵得快要打起來似的。


  渚嘆氣,明天還有一天要熬過去。


  他們這鬧劇視乎被班上出來逛的同學看見,她一回到教室小野田和江口湊上來,一臉曖昧的調侃起來,高中女生嘛,都會在意這些戀愛的事情了阿!


  班上有些女孩子像是鬆口氣,但男同學們有點洩氣的樣子,大家的模樣使渚有點無奈,又想笑,大家的反應都好有趣,而且大家都盡力的完成每件事。


  最後笑著露出滿足的笑容,而渚最艱辛的時間,等著明天的到來。


TBC.

评论
热度(32)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