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 五迷 腐女 赤黑 業渚 利艾 YOI ...還有很多
 

【MS】契約

※架空世界觀

※CP如標題

※超短篇

※如果準備好就往下吧(≧∀≦)ゞ

 

下面正文

--

  看著眼前的少年固執的仍堅持要與自己做交易,雖然是被他召喚出來的,但是一點也沒有想到與他做交易的念頭。

  平時待在他的家裡,閒閒無事的翻著看著少年的東西,意外的發現這男孩數學還真不是普通的笨,連猜題都只猜到五分。

  反正也沒甚麼事做,晚上就拖著少年做題目,看著少年糾結的表情,心情就有點好。

  不過今天這個時間點,照理還說少年應該要到家的,但晚了這麼久仍沒有回來,溫尚翊皺起眉頭,有些煩躁嘖了一聲。

  正在想說要不要出門去找人,大門就推開了,迎入視線裡的是渾身狼狽一身濕透的少年,少年神情陰鬱的越過溫尚翊直接想往房裡走去。

  「你怎麼這麼晚回來?還一身濕?怎不撐傘?」

  溫尚翊抓住少年的手腕,拉著不讓他走開,少年一點都沒有想裡溫尚翊的意思,一句話都不回應。

  「你不說我是不會放手的。」

  「有本事就不要放啊。」少年開始走著手腕,想要掙脫男人的牽制,但無法如願。

  聽到少年奇怪的回答,溫尚翊皺起的眉更緊了,想要扳過少年的身體,讓他正是自己。

  「你到底在說甚麼啊?你知道嗎?」

  被少年的反應激的有些微慍,溫尚翊的口氣難點兇了一點,少年頓了一下,突然轉過身對著自己大吼起來。

  「你管我這麼多做甚麼?我不是你麼誰,不要管我!」

  「小鬼,是你把我召喚出來的,不管你我管誰?」

  「不就是把你召喚出來,我又沒跟你做交易和訂契約,你不能管我,你沒資格!」

  不自覺的有點口無遮攔,大聲的對吼了幾聲,因為太生氣和原本忍的很久的委屈一擁而上,少年被激出淚水,更激動地掙脫被抓住的手。

  溫尚翊冷下聲,瞇起眼看起來是被少年的話刺激到,抓著的手腕的手緊了緊,原本藏起收起的大黑翅微微展開。

  「你就這麼想和我訂契約嗎?」

  少年明顯被男子的聲音嚇了一跳,因為這是他第一次這樣對他說話,縱使再不在乎也不會這麼冷傲。

  少年很快的反應過來,點點頭帶著有點悲傷的眼神看著溫尚翊。

  「什麼代價都可以?不怕死?」

  溫尚翊靠近了少年,手勾住少年的下巴,眼裡閃爍著詭譎的神色,直勾勾的盯少年直視著彼此,而少年卻一點畏懼都沒有。

  「沒關係。」反正也沒有人會在意的,根本沒有可以在一的人了。

  溫尚翊一個彈指,地上開始出現法陣,徐徐的風圍著圓形法陣環繞著,少年閉上眼睛像是準備好,無論甚麼都無所謂的樣子。

  「我現在與你訂下契約,我將會奪走你的任何一樣東西作為等價交換,即便是你的命。」

  溫尚翊的聲音有點魅惑,說著蠱惑人心的話。

  「沒問題。」

  閉上眼等待著結定契約的下一步,什麼都好他不在意生與死這件事情了,人一生下來就是為了準備迎接死亡,明明這麼簡單的事情也什麼好害怕的呢?

  感覺到溫尚翊的接近,正想著他終於可以解脫了,但迎來的卻是唇上有些冰涼的輕吻。

  「契約結定完成。」

  「唉?」少年猛然睜開眼睛。

  完全搞不懂現在是什麼狀況的看著溫尚翊,訂契約就這麼完成了嗎?溫尚翊收起翅膀藏了起來,又回復到和人類一樣的模樣。

  「關鍵是接吻,然而契約內容,你之後不會在是一個人。」

  少年愣著,不會再是一個人?他是在說笑嗎?

  「那、那代價?」

  現在被搞得有混亂,怎麼和他預想的不同?實現的事情是對的,但是代價怎麼和他設想不同,不是應該要死的嗎?都已經下定決心,代價就算是生命也沒關係的,可是現在全亂了腳。

  「代價就是自由,可惜你現在起哪裡也無法去了,離不開我了啊。」

  溫尚翊輕描淡寫的說著,好像他好委屈,被一個小鬼給纏住一樣,少年一聽眼眶有點紅紅的,嘴巴一開一闔想說些甚麼,但太震驚說不出話。

  「啊,忘了說,契約的時效時間。」

  「多久?」

  少年低下頭好像在隱忍著什麼,身子有些微微顫抖著,手不安的絞著。

  溫尚翊看著露出淡淡的笑容,上前抱住他,少年縮了縮將頭靠在溫尚翊的頸窩,就這樣溫尚翊貼著他的耳邊,說著。

  少年就這麼哭了出來,淚打溼了溫尚翊的衣服,也伸手抱住了溫尚翊,手緊抓著他的背後的衣料。

  拍拍他的被以示安慰,真是不坦率的小鬼。

  陳信宏邊哭邊想著,這個人真的超級討厭,擅自決定了他以為的契約內容和代價,怎麼辦,他有點開心有點幸福,但積壓在心裡已久的情緒他暫時無法緩解。

  然後他在說耳邊說著,他們的契約時間是

  「一輩子。」

 

 

tbc.

评论
热度(1)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