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噗浪打滾小透明,目前維勇深坑中(●´з`)♡
 

【業渚】original

※世界觀架空

※渚性轉有



  「請問新郎是否願意娶新娘為妻子,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將永遠愛著、珍惜,對新娘忠實,直到永遠。」


  「我願意。」迷人的嗓音飄盪在美麗節癌的教堂裡。


  「請問新娘是否願意嫁新郎為丈夫,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將永遠愛著、珍惜,對新郎忠實,直到永遠。」


  「我願意。」


  潮田渚的回應,毫不猶豫的,這樣的春意盎然的春天,教堂外吹拂過的風,帶著櫻瓣飛舞,旋出美麗的舞曲。


  「現在新郎可以親吻新娘。」


  「小渚今後就只屬於我一個人的了呢。」噙著笑容,帶著驕傲與滿足傾下身,親吻她他可愛嬌小的妻子。


  今日水藍色的長髮被挽起,將雪白的頭紗掀開,本來就可愛的小臉被妝點得更加精緻,水嫩粉色小嘴帶著邀請,如此純真美麗,是他的妻子。


  聽赤羽業這麼說渚雙頰染上潮紅,紅撲撲的小臉更加可口了。


  經過一連串繁複的與親友們的歡喜恭賀,等到結束回到兩人買下的新家,小渚早已先坐在主臥房裡的大床上,一席雪白的婚紗還穿在身上,她在等業來幫她脫跳這件她一個人脫不下來的禮服。


  「啊、小渚在等我啦。」業進到房裡看渚先將水藍髮上的飾品一一卸下,只剩下身上的一襲白紗,美不剩收。


  「業喝得有點多呢。」業靠上來渚就聞到濃厚的酒氣味,被灌了很多吧,還能這樣算清醒,真厲害。


  業俐落的替渚卸下白紗,雪白才剛落地,一陣天旋渚已被業壓在身下親吻著,接下來是他們的時間,親暱的幸福的,在業熱熱的愛意澆灌她在的體內,滿滿的。


  終於他們走到了這裡。


  但他們始終沒有想到,到後來,他們會是如此。


  日子依然過著,兩人依舊在各職位上表現的優秀,在不斷的升職的代價就不段暴增的應酬一場接一場,時常必須忙得不可開交,回到家的時間也越來越晚。


  擔任教師的工作比較平穩,乖巧的守著這個家,每天等待另一班的歸來,只希望能在他需要的時候,可以馬上遞上他需要的。


  想在他疲累的時候替他放好熱水澡,為了應付應酬而沒吃甚麼的胃煮一份熱騰騰的飯菜,替他準備好解酒的茶,或是因喝多了酒準備的胃藥。


  然後送他出門,在家裡逐漸只剩下自己,一個等待,一個人期待,可現實仍然是這樣的,忙到回來只好洗完澡就倒頭就睡,就連親吻都開始變得敷衍,最後甚至甚麼都沒有了。


  「啊業,你回......」


  「我很累有事明天再說好嗎?」話語輕易的被阻斷,趟再她身旁的位置睡去,你看,連擁著她睡都沒有了,然後隔天又早早的上班去了,根本沒機會說到話。


  只好沮喪地在自己的位置捲縮著,好冷,好空。


  但偶爾的床事卻沒有被忽略過,這一點讓渚十分的難受,難道他們就只剩下這些了嗎?


  在過生日時第一年他們許下明年無論怎麼樣都要一起過,但是第二年因為出差而沒能一起過,第三年過多的應酬沒能在時間裡回來,第四年他不再期待對方會記得,連簡單的一句生日快樂都沒了。


  失望一點一點的累積,但她仍催眠著自己,業只是太忙了,絕對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但在朋友們祝福下她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因為她最想要的那個人不再這裡。


  最後聚餐結束回到家,習慣性地說了句:我回來了。


  漆黑空蕩蕩的室內,空虛,她呆望著這冷清無比的空間,她覺得她冷得在打顫,但突如其來的噁心感讓她只好直奔廁所。


  連續吐了幾天才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如自己所想的時,現實往往不會再如人意,看著醫院給的結果,她現在只想哭,她把檢查結果收了起來,原本是想就一次機會說吧,但是依然被對方打斷,躺在床上時背對著另一半,忍不輕顫的身子,無聲的落淚。


  接連她知道自己這樣子的狀態下無法工作,暫解提出了離職申請,這一切她都沒有和業說。


  前期的孕吐很嚴重,有幾次早上在業面前忍不住的跑去了廁所吐,對方雖然關心的詢問了下她的身體,她也只是笑著說沒事,對方也就這樣信了,不疑有她的出門了。


  自己通常比較晚一點出門,比他早很多回家,所以他跟本不會發現自己已經辭職的事情。


  「渚你這樣下去不行,要不和我們一起出去玩幾天?」茅野楓把她約了出來,好讓她散散心,別整天悶在家裡想東想西。


  「和有希子嗎?去哪啊?」臉色確實有點差,懷孕前期真是讓渚很痛苦,獨自忍受。


  「京都、大阪怎麼樣?」


  「好啊,甚麼時候呢?」渚想了想,她想離開那個家,暫時的遠離那令她痛苦的地方。


  「就明天吧!今天回家準備一下。」


   約定好後,到了別回到家的渚拿出小行李箱,整理了一點換洗衣物,在業回來以前放進客房,不然太明顯了,怕業為起疑心,突然拿出行李向事要做甚麼。


  是的,她沒有要告訴業要出去玩的事情,不知道會不會生氣呢,啊,肯定會的。


  今天回到家的業一身酒氣,還染上了很重的女用香水味,在去洗澡期間業的手機震個不停,忍不住的看了一眼,她就後悔了。


  那麼曖昧的訊息,對方名字很明顯就是女孩子,還稱呼的那麼親暱,不想面對業,今天她先上了床把自己蓋好,閉上眼心裡對自己說著,甚麼事都沒有,都沒有的。


  隔天她沒有在業之前起床,她就是躺著直到聽到大門關上後再無動靜,才起身漱洗換好衣服,在客廳的桌上留下紙條。


  出去幾天,勿擾。


  這樣留不知道業會不會看見,可渚不知道的是今天的業卻出乎意料的提早回了家,業進家門沒聽到可愛妻子的歡迎回來的問候。


  有點疑惑地喊了幾聲,但是回應他是空蕩的室內。


  「渚——小渚?」


  是去了哪裡嗎?怎麼晚飯時間不在家裡呢?有點著急的正向衝出家門才撇見客廳桌上的一張小紙,渚出門了?怎麼沒跟他說,她的工作呢?


  掏出手機急忙傳了許多關心和詢問的訊息,不知道對方有沒有看到,卻沒有任何一則回覆,直接撥了通話是轉入語音信箱,關機。


  「中村你有沒有聽渚她們有說最近要去哪玩嗎?」他索性撥給了在女生當中算與他關係不過的中村。


  「沒有,怎麼了?要我幫你問問其他人嗎?」


  「恩,麻煩了。」


  結束通話,才想說今天早上看渚居然還在睡,他都要出門了都不見轉醒,是不是生病了?想到前陣子看到渚臉色都不是很好。


  接連幾天他都沒收到任何消息,等到打去催中村時,對方也只是無奈的說沒有,其他有可能的朋友們似乎就是和渚一起出去,但就是不肯說她們去哪。


  難得好久沒有在假日休息的他,在屋子裡想念著另一伴。


  渚為什麼不說?業突然一頓。


  為什麼?他為什麼會這樣想這種問題,他不是應該最了解渚的嘛,突然間才意識到自己是多久沒和渚好好的說話了呢?


  翻著手機訊息,好多渚的訊息,不過沒有一次他有回復的,當看到的當下時他都選擇之後再說,而回到家後一天的疲累他也沒打算說甚麼。


  想到剛結婚的那一兩年,他們還是很甜蜜,但隨之而來的工作上的壓力,想要爬上高為挖了他好多年心力,但他卻疏忽了妻子,冷落了她。


  近幾年渚的模樣他是不是都沒有好好的去看,連在床上睡覺也沒在依偎在他懷裡,雖然多半是自己先睡,想起有幾次在睡著前感覺到渚的異狀,但睡意襲來他還是就這樣便睡去。


  他開始想念那水藍色的身影,嬌小溫軟的,手腳容易冰冷然後窩在他懷抱裡,是他可愛的妻子啊。


  才發現他讓渚過的很不開心吧,這些年渚眼裡的寂寞他明明都看見了,這下沒有了渚在身邊,才幾天而已他就這樣子需要她。


  意念驅使下不知怎麼的拿出了一本相簿,這本充滿著彼此的回憶,但翻開的瞬間他傻了,夾著一張紙是照片,看著那就是超音波的照片,為什麼會有這照片,一手拿起那張紙一看。


  孩子?!他們有孩子,這天大的消息首次讓業傻眼了,渚怎麼都沒有說,甚麼也不說的想一直放在心裡嗎?


  超音波照片上的日期才在半個月前,所以才有幾個月而已吧,但在怎麼樣他居然沒再低一時間上知道,而渚居然把這事情藏起來,如果他沒來翻相簿,是不是打算等到肚子隆起來瞞不住時才說?


  嗶嗶——咖搭!


  大門電子鎖想起接著是開門的聲音,業當然知道是誰來了,沒有第三個人有這裡的鑰匙了。


  「渚,小心點很不舒服嗎?」是茅野的聲音。


  「渚這樣不行,讓別人擔心了。」有希子的聲音


  「恩,麻煩你們麻煩你們了......業?」渚有點虛弱的聲音最後才注意到客廳裡還有個人在。


  有希子和茅野相視一眼,先離開了這裡,既然安全送回家,人家老公也在那應該是不用她們留著了。


  「我回來了,業怎麼在家。」


  渚有點便扭,因為他沒想到這時間點業會在。


  「渚為什麼懷孕的事不跟我說?」


  訝異的聽業提起這事,才注意到對方手上的東西,刷白了臉色,總該來的。


  「我看業忙不想讓你操心,所以......對不起。」


  水氣佔據的眼眶,懷孕期間情緒也變得起伏很大,有點無法控制。


  看到渚臉色不好,還有情緒不佳,業趕忙緩緩氣氛上前安撫她,把行李移到旁邊抱抱他楚楚可憐的妻子,拉著做到沙發上,讓她側坐在他的腿上圈在懷裡。


  「對不起這幾年讓妳感到寂寞了。」


  渚一聽就哭了起來一抽一抽的。


  「謝謝你沒有選擇離開我。」很多夫妻不就是因為這樣然後走到了離婚的地步嗎?


  渚搖搖頭,忍住淚「不會的,最愛的就是業了,我知道業只是、只是工作忙,不是有意的。」


  「現在起可以能多一點時間陪著妳了,還有能推的盡量推拒,好好照顧妳陪妳。」


  「不用特別這樣,我可以自己來的。」淚水已經止住,搖搖頭不想對方因為自己而刻意去做這些。


  「沒有特別,現在的工作已經不是剛起步那樣,所以沒關係的。」


  抱著她下巴輕靠在在她頭上輕蹭,透著點點疼愛的意味,一手撫上她的的肚子,從剛抱她的時候就有感覺和以前有不一樣的地方。


  抱起來暖暖的也感覺有一點肉的感覺,果然因為懷孕嗎?現在還看不出來有甚麼太大的差異,或肚子有一點隆起,但不刻意看看不出來呢。


  「以後我不會再放妳一個人了。」


  「嗯!」


  一路走到這現在,他們還是回到最初,不要忘了教訓,要記的自己的原本,保持自己的原本不要忘記。


  然後帶著初衷繼續好好的揍未來的路,兩人攜手一起,然後,就永遠了。


fin.

----

完結的有點潦草我知道

不過好好就好XD

评论
热度(15)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