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噗浪打滾小透明,目前維勇深坑中(●´з`)♡
 

Du tror

*赤司生賀

*OOC注意

*高中時期,全國大賽打敗洛山後的時間


  自大賽後找回了帝光時的自己,也再度和大家的關係變得好上許多,也和大家相聚打了一次街籃,而距離那次是在?也生日的那天,自己的生日與他的相離的很近也很遠。


  自關係好了以後他們也回到之前那般的好,經常通電話雖然很多時候哲也都顯得很無奈,不過也沒聽到著也居絕他打過去的話。


  實瀏最近也不知在做甚麼,練習完後就迅速的消失,不能怪他哲也不足,一但關係變好後就會開始不知足,這不就是人性嗎?


  所以他赤司也不例外,因為他也是一般人,雖然在大家眼裡他一點一般人的感覺都沒有,彷彿當神俸一樣,上課到一半窗外的白點一一飄落,輕柔的落在地面上。


  開始飄雪了好幾天也說明今年就快過了,但訓練一就不會停,不知怎麼的一到體育場大家都到了,就只差那幾個最重要的成員。


  「玲央和小太郎去哪了?」第一個就是問還在場的根五谷永吉,後者表示不知道。


  但隱約感覺得到甚麼不對勁,但人沒來也不能怎麼樣,只好照常繼續練習。


  「小征~」遠遠傳來了叫喚,聽較法就知道來者何人。


  正想開口恐嚇幾句,看實瀏朝自己走來,葉山走在一旁賊頭賊腦的模樣,在距他兩大步的距離停了下來,連話都還沒講出口,看他兩人就立刻閃到一旁,將身後的人往自己這裡一推。


  才想著是誰這麼大膽,但閃入眼裡的灰色與水藍色才是令他震驚的原因,怎麼看都是黑子哲也身著洛山的灰色西裝校服阿,早說了要把哲也拐來洛山是正確的,洛山校服多適合阿。


  還沉浸在自己思維裡的赤司在意識到現在的狀況後,雖接穩了被突然推過來哲也。


  「哲也怎麼會在洛山這身衣服是?」第一就是想先弄清楚現在這些事情的緣由。


  「這個......」不過實瀏沒有要讓他們在這好好的說話,推了推他們,只說了句有什麼事回家好好談好好處理,現下也只想搞清楚哲也在這的原因,拉著哲也往更衣室走,在他換衣服回到家這段時間裡兩人都沒有半句話的交談。


  一如國中赤司家已沒有甚麼人,而赤司父親是在東京,所以這京都的家應該是只有赤司一個人,拉著哲也踏進室內。


  「哲也準備好要給我一個好的解釋嗎?」拉著的手位鬆開,赤司坐在了沙發上,哲也站在身前。


  「這身制服是實瀏姐今天見面時才突然要我穿上的,原本是想給赤司君一個驚喜,所以才沒直接和赤司君說,而是先找實瀏姐談談,十分抱歉沒想到造成麻煩了。」


  黑子顯得好像真的十分抱歉,低下頭不過正好讓坐著的赤司看的一清二楚,雖然長年面攤的黑子並看不出甚麼改變,赤司輕笑。


  「所以哲也來的目的是?」即使心裡明白的很清楚,但還是想聽到對方清口說出來。


  黑子一愣,白皙的臉蛋似乎浮上一層淡紅色。


  「特地來找赤司君的,想對你說聲生日快樂。」


  「那我可以來拆我的禮物了吧?」身手拉開係在黑子博景上的領帶。


  赤司盯著黑子一言不語,兩人誰也沒多說甚麼,既然哲也甚麼話都不多說,那就是默認了,那就不客氣享用了。


 

fin. 

---

所以我不知道我在打甚麼QQ

评论
热度(1)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