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噗浪打滾小透明,目前維勇深坑中(●´з`)♡
 

【業渚】Gratitude

先說聲對不起啊啊,早在幾天前就打好的,結果不小心忘了發上來了QQ

維克托生賀

#七年組

#這裡渚是幼兒園老師

  近日赤羽業發現同居人,有了些不正常的舉動,也不能說是不正常,只是有些遮遮掩掩的,像是不願讓他知道的樣子。

  但越接近年底,就越忙,只因為他想在年末和同居的戀人好好過著節日,好好放鬆,所以才不想讓公事影響到放假,然而這段日子盡可能的提前了些進度。

  底下的部員們也有著同樣的心情,也不多抱怨些著,也都很認分的工作著。

  一直保持著聯絡的他們,自大學起開始了同居的生活,一直到現在傻老師也離開了近十年,正說明了他們已經同居了七年,不多不少。

  有一次戀人意外的比自己晚回來,有些訝異的詢問了下,只得到對方支支吾吾不清楚的回答。

  而這幾天更是變本加厲,何止晚歸還帶著莫名的粉紅色氛圍,讓赤羽業不開心了下,然後在面對戀人純真的笑顏,有無法真的生氣起來。

  今天假日他們約好一起去市場採買,在提著大包小包的放進車廂後,正準備發動車子離去,一聲呼喚渚被叫住了。

  是學校裡的同事,順著渚的視線望過去,是一名同樣是水藍色頭髮的男生比渚高一些些,存在感非常的低。

  那人身邊也跟著另一名男性,赤紅的髮色和自己相同,給人的感覺就非一般平民,也是一雙同色眼,帶著探視意味的看著他們大量著然後他們對上了眼。

  知道了對方也是一對戀人,便放下了些戒備,走向前去。

  「哲也君,也是來買東西嗎?」渚友好的與對方聊上了了。

  「是啊,渚君正要回去啊?」對方名為哲也啊?業默默的記下。

  「哲也不給我介紹一下嗎?」對面赤髮男子將手搭在了哲也的腰上,聲音低低的很好聽,業認同著。

  「不好意思忘了,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同事,平時在學校我們是關係最好的朋友哦。」

  一一各自自我介紹了下,明白了對方叫做黑子哲也,赤髮的叫赤司征十郎,才意識到對方是大財團的現任總裁呢。

  自己在經濟產業省裡的高層自然是認識對方的,對方也別有深意的看著自己,眼神交流了下,莫名的不知為何似乎打成了某些共識。

  讓渚和黑子多聊了一會業先行將手上還沒放下的其餘東西拿到車上去放,這時一陣鈴響是渚的手機,拿起看了下來電人名字,沒有顯示所以接了起來,有些吵雜機動的男聲傳了過來。

  「渚你到底決定好了沒,明天就要了唉?是要天使形象還是小惡魔都很適合你啊,我說阿——渚?你怎麼都不說話?」

  啪一聲業直接掛了電話,心裡想著渚這事和誰勾搭上了,還天使小惡魔甚麼的,這在在外面認識了新的一些朋友嗎?而且還是個男人!?

  再加上渚近日的不對勁,這讓業更加氣惱了,盡然他還有不知道渚的事情嗎?這怎麼行,雖然說是情人間有點小祕密可以增加情趣,但這種情趣一點都不有趣!

  算算七年了,果真七年之癢嗎?

  關上車門回到渚身旁,渚很快的發現業散發出來的氣場很明顯的不開心,快快的與黑子結束了對話,和對方道別。

  「業,我們回去吧。」不忘帶上燦爛的笑容,多少能減少業的不愉快,這讓渚屢試不爽。

  而直到上了車,正要系安全帶時被業突然的抱緊,渚有些疑惑但也回抱住他,再多的擁抱都不嫌少,自成為戀人後擁抱便不再是奢侈。

  抱了一會兒,業鬆開了手,然後發動車子,在他臉上留下一吻,便專注的駕著車回到兩人的家。

  回到家後便回復正常了,雖然不知道業是為了甚麼心情不好,但事件他不再低氣壓,渚自然是很開心的,和平常沒有甚麼不一樣的吃飯睡覺。

  其實還是有那麼一點不同,自少對渚來說,在這天可是做了好久的心理準備,業而是等著,既然電話裡說是明天,他忍住他想知道渚到底在做甚麼,不願讓自己知道。

  然而一如往常的醒來,然而今天渚沒甚麼不一樣,依然叫醒自己,早安吻與美味的早餐,然而在今天渚提出先了先洗澡,但也沒有甚麼好奇怪的。

  但在業洗完後,正要打開房門便聽到了渚的聲音,在和誰對話,輕掩著門看到是在講手機,不知怎麼的業不爽的就這麼直接開了門,渚明顯的被嚇了一跳。

  「小渚這是在和誰講電話呢,講到沒注意到我?」帶著笑意的聲音有著明顯皮笑肉不笑的意味。

  「沒甚麼,業洗好啦好快。」渚正想接過毛巾替業擦拭頭髮,但手腕被抓住,抓的死緊。

  「渚到底在瞞著我甚麼?」也許是在一起多年,才會這樣的不安嗎?

  「唉?沒什麼啊,業怎麼會這麼問?怎麼了?」

  渚明顯的一愣,讓業誤以為是在找藉口,而直接冷眼了渚一眼,轉頭走出了臥房,而還沒掛的手機傳來細小的聲音,剛剛講到一半的電話,渚呆愣愣的再次拿起來聽。

  「發生甚麼事了?渚還好嗎?業是不是誤會甚麼了,昨天的電話好像不小心被他接到了,我還想說渚怎麼可能會一聲不響的掛我電話,你去和他好好說一下巴,真的需要再跟我說我幫你解釋。」

  「恩,先掛了。」

  渚有些沮喪,也跟著走出臥房,看業有些頹廢的坐在客廳沙發上,只開了檯燈看來更加憔悴的感覺,輕步來到業的面前。

  就這麼直接抱住了業,業沒甚麼反應,渚知道自己這次必須先道歉,雖然沒有哪次不是自己道歉的。

  「對不起,我不該瞞著你,可是......」

  話還沒說話就被業打斷,口氣不怎麼好。

  「可是甚麼?要跟我說你終於膩了嗎?」

  沒想到業是這麼想的,渚有些難以自信,心理泛起了漣漪,心澀。

  「原來業是這麼想我的嗎?」不自覺的帶上了哽咽。

  渚難過地將業留在了客廳,就這麼直奔回房裡,用被子將自己掩住,難過的心情好不掩於的流露被外,而被獨自留下的業有些傻愣,該哭的人不應該是自己嗎?

  但聽對方哭得如此傷心,好像自己真的說錯甚麼了,讓業也無法在生氣下去,嘆口氣來到房間。

  「抱歉,別哭了好嗎?」拍拍被子,被下的身子可以感覺到一顫一顫的,看來哭得很兇。

  拉下被子,露出他哭紅也悶紅的臉蛋,一抽一咽的怪可憐的。

  「我只是...想給業驚、驚喜而已——」

  「和前、前原君討論了下意見,怎麼可以、可以這麼說...我從沒想過要離開業的阿,嗚恩.....」

  斷斷續續的話終於說完,業愣了下想了想,而渚這時在枕頭下摸了下,抓出兩件衣料,一看就是情趣衣服來著,女警裝和護士裝呢。

  看來自己真的誤會大了,還把對方弄哭了。

  「對不起,我還以為渚七年之癢了,別哭了好嗎?」

  「你才七年之癢,好好的生日驚喜都沒有了。」

  「沒關係啊,你就兩件都穿不就好了,雖然我都很喜歡,再來個女僕Play也不錯呢!」

  「我拒絕,而這兩件也都不會穿了!」誰叫你要亂誤會我。

  「這可不是小渚說的算阿~今天我最大只能聽我的囉!」轉眼看時針已過零點。

  最後也吃了個爽,而渚在床上廢了一天。

fin.

评论
热度(11)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