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噗浪打滾小透明,目前維勇深坑中(●´з`)♡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00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專業


下面正文


---


  其實朝田渚一直有個秘密,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被認為性別不明,不過因為刻意穿上褲裝,與口頭上的說辭是男生,才稍微讓班裡的同學們相信是男孩子。


  不過一年級時還沒有甚麼是發生或是被揭穿的樣子,不過直到最近,該說身為女性的直覺或第六感,發現這個祕密正在逐漸瓦解,而那個原因現在就走在她身旁!


  「業君果然很厲害呢。」


  剛剛因為遇到一群一看就是高中生不良的人突然團團圍住他們兩個,不過因為這樣的場面遇過很多次了,所以不像第一次時那樣驚訝,都是衝著赤羽業來著的。


  再一次,她在一旁拿著赤羽業的書包,而後者揚起嘴角依然迅速的解決了三四個不良,然後完好的走回她面前,拎過他的書包像甚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


  「是小渚太弱啦。」


  輕浮的語氣說著又一邊吸了一口草莓牛奶,仗著身高居高臨下的揪著潮田渚看,從來都無法看透他到底在想甚麼的金棕色眼睛深藏不露,被盯著看著潮田渚被看得有些毛毛的。


  水藍色的及肩長髮綁在後腦勺,一如往藏露出無奈的表情,被赤羽業這樣盯著看壓力實在是好大,有時都快覺得偽裝不下去。


  「我到了,業君慢走。」在分岔處道別和赤羽業邊喝著草莓牛奶揚了下手,走了一段後潮田渚才暫解鬆了口氣,呼,連呼吸都要覺得困難了。


  喔對回歸正題,赤羽業現在班上和他唯一走的最近,也算是關係不錯的人,一開始也是對方先找自己搭話,而有所改變。


  一如大家一樣先是對她的性別先是懷疑,由於好死不死就坐在他前面,不過赤羽業道是過了好一段時間才來問她,不像大家剛開學時好奇的樣子。


  而是淡淡的叫住她後,一如平常冷靜的的轉過身後,他才緩緩飄出一句「潮田同學真的是男生嗎?」


  一句話足以讓他差點露出馬腳,因為是第一次對話更加緊張,所以再次肯定自己是男生,以至於沒有甚麼不自然的露餡,因為他是真的緊張與他對話。


  以很優秀的成績入學,感覺總透著有些令人畏懼的氛圍,久而久之再一次見到赤羽業就只喝著一瓶草莓歐雷準備度過中午。


  因為對他不是翹了課就是在睡覺,所以搭話與看見的時間並不多,所以那天他大概是吃錯藥,被打了雞血,就脫口而出「赤羽同學不吃午餐嗎?」


  接著被盯著看了一會兒,然後他輕挑的回了自己潮田同學是在邀請共進午餐嗎?惹的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但沒有表現的很明顯。


  但她終究是母屬性所以可能本能的,把便當移到對方面前「就算不餓多少也要吃一點,對身體不好。」


  對方一臉訝異的正想說些甚麼,然後又看自己馬上又拿出了另一份便當就沒再說甚麼,吃起便當,因緣際會下潮田渚不知不覺包下了赤羽業的午餐這件事。


  也因為這樣開始有了許多了解和相處,雖然對方依然愛翹課,不過也開始多了放課後的一同回家的邀約,同時也知曉了赤羽業在外的不良行為,也從喊對方姓變成了名,不過還是加上了敬稱。


  但升上二年級後,因為是男孩子所以早已經常有許多肢體接觸,勾肩搭肩都是習以為常的舉動,不知何時開始赤羽業開始從渚君改喊為小渚,也增加了一些莫名的舉動,但也能歸於他的愛好之一的惡作劇吧。


  不過摟腰、拉手、更加刻意的肢體接觸,她實在無法歸於對方理所當然的行為,不過因為是自己隱瞞了性別,所以她不行有閃躲會太不自然,不過還是明白男女之間的距離,他們這樣有點踩在邊緣。


  晚上他們會通話或者傳傳訊息聊天,結果這樣的時間沒有很久便開始有了點變化,赤羽業很明顯的疏遠與閃躲,邀約也逐漸減少甚至沒有。


  直到某日放學,難得這次沒有提早翹課,向是刻意在等自己的樣子,沒有對話兩人並肩走著,一如之前一起回家,但這次在岔路時被叫住了。


  「小渚。」


  「有什麼事業君?」潮田渚有些意外的愣了下,和赤羽業別有深意的眼睛對視,水藍清澈的眼眨著等待下文。


  他突然彎下腰又很快了就退開了,潮田渚不可自信的睜圓了眼,剛剛業君是——


  「業、業君?」


  並沒有太多的排斥多的是意外,兩人之間安靜了一段時間,赤羽業原本有些認真的眼神右轉為輕浮,看著自己行為嚇到的潮田渚。


  「離別禮啊,不過下次見面希望小渚能更坦承更好呢~」


  雖然算是開門見山的說出口,但還是委婉了一些,潮田渚更是呆愣,離別禮?因為他分開走了的意思嗎?還有......


  「坦承、什麼?」沒能忍不有些顫抖的潮田渚。


  他現在腦袋裡一片混亂,業君他知道了?他知道了?甚麼時候?為什麼?哪裡露出破綻了嗎?心中充滿了疑問,但無從得解。


  赤羽業伸過手探向潮天渚的後頸,隨後散開的髮垂落兩頰旁,對方拆下了橡皮筋就直接轉身走了。


  「小渚不是自己應該最清楚明白嗎?」


  「期待下次見面的時候啊,小渚。」


  下次見面?有一點不安在心裡盪開,但是更多的疑惑令潮田渚沒能反應過來看靜下心。


  而答案卻在隔天很快了揭曉了,業君被停學了,得知這消息的潮田渚有些沒有太多意外,因為校外行為不良而被停學,有種鬆口氣但卻有著一絲沒查覺到的沮喪。


  接收了這樣的消息的潮田渚沒有露出太多高興的神情,在被發了秘密的恐慌與赤羽業的事情心煩的,後還的考試也沒能專注的對付,最後二年級學期末因為成績不佳,理所當然的明瞭,三年級開學起,她就是大家通稱END之E班的一名了。


tbc.



评论
热度(34)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