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噗浪打滾小透明,目前維勇深坑中(●´з`)♡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01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難免見諒


下面正文


---


  開學總會到來,實在是糾結了很久,是該繼續褲裝扮男孩子,還是回復女兒身?


  最後她還是決定以褲裝男孩子的模樣去迎接新的一學期,在出門前母親還擔心的關心了下她,告訴她不論男裝女裝,平安就好的去上學吧。


  到過再見便朝著目標前進,三年E班的位置在主校舍的後山位置,等於是還有一段山路要走,如果不想遲到還是加緊腳步。


  沒想到的是她是第一個到達的人,上山後看見了了一棟明顯老舊有些髒的舊校舍,這裡便是E班了,拉開木板門,隨意挑了個位置,很快的又進來了一位同學。


  「啊,早安。」雙方有些訝異,但卻還是禮貌的打招呼。


  綠髮的女孩子,那女孩子走到自己的左手邊的位置,盯著自己,想必又是因為性別的關係吧?


  「為什麼男孩子要留長髮呢?」似乎很好奇的樣子。


  「啊、因為一些原因。」有些尷尬的伸手摸了下自己藍天色的頭髮。


  她突然湊過來在她髮上撫弄了一下子就退開了,然後很滿意模樣。


  「怎麼樣也比較不礙事了吧!」


  摸了下才知道被綁成了雙馬尾,感覺也還不錯,道了謝後,互相自我介紹了下,才得知對方叫做茅野楓,很外放的女孩子呢。


  而陸續來到的同學一一進到教室,接下來認識的是一位金長髮藍眼睛的女同學,坐在她的右手邊叫做中村莉櫻比她高,所以當她看見比她矮小身為男孩子的我時,眼裡閃過得精光有點可怕。


  才剛開學沒多久大約都認識了班上的同學了,與大家的相處也很不錯,卻在這時他們不得接受接下來的一切。


  前一段時間他們所認知的月亮招到了不明原因,變成永遠的新月,當大家都還震驚不已,查明原因之時,班上來了一位黑髮的男子,帶著一看就不是地球生物的黃色大章魚進到教室。


  說著,這黃色大章魚就是破壞月亮的兇手,目前只有各國的國家領袖知道這件事,而他們在接下來的一年裡必須完成殺掉黃色大章魚的任務。


  殺不掉的話明年黃色大章魚就要炸掉地球,如果殺掉就可以獲得一百億元,並發給了全班特製專屬的塑膠刀子與嗶嗶彈和槍械。


  說黃色大章魚會在這一年裡擔任她們三年E班的班導師,並說明了他有著二十馬赫士超生物,曾經真的是地球土生土長的人類。


  以至於已能拿到一百億為前提,大家都還是接受了這莫名其妙的艱辛任務,就此他們展開了名為暗殺的日常。


  再一次全班一起射擊的攻擊下仍然於刃有餘的邊點名,依然在下課後用二十馬赫的速度飛出了窗外又去了別的國家吃午飯了。


  期間被班上的寺坂龍馬叫了出去,習以為常,因為自己扮演的是男孩子,說實在的當被勾過脖子,交遞了一個小袋子後,心裡很不舒爽。


  靠的有點太近了。


  下午將那手榴彈裝備好,準備暗殺老師,爆炸的順邊並沒有感覺到皮肉疼痛,在大家意外下,一層薄膜保護了自己,那是殺老師說一個月只有一次的脫皮。


  老師也第一次露出那非常黑暗的臉色,黑色的已經說明了老師有多麼的生氣。


  有點高興能與這樣的老師遇見,不過他們該做的事,就是殺掉老師。


  「殺不了老師、殺不死,啊?殺老師怎麼樣?」坐在左側的茅野楓喃喃說著,提出了一個意見。


  自此就訂下了殺老師的這個名字。




  在某日早晨與坐在後面的杉野友人一起約好在林邊暗殺殺老師,他們準備了一顆鑲滿了特殊嗶嗶彈的棒球,曾是棒球部的杉野自然是暗殺的攻擊方。


  一切就緒似乎完美的投出了球,不過一下的殺老師就出現在了身後,老師居然在一瞬間把倉儲間整理了還拿了棒球手套回來接住了顆棒球。


  「早上好,殺老師。」


  一如概往的禮貌打招呼,失敗了的杉野同學也些沮喪,上課期間偷畫畫被殺老師刷了現行,居然還幫忙修改了一下。


  一瞬間的身邊穿過那樣子的,還是令人有點傻眼,二十馬赫的速度呀,他們要怎麼樣才能夠殺掉對方呢?


  實在是著幾乎不可能的事情了吧。


  下午陪著杉野一起練了傳球,果然杉野同學的棒球很厲害呢!


  不知怎麼的,殺老師惹禍了,把班上女生們精心栽種的花拔了起來,被女生們被迫買了花種,然後一步一步驟的好好重回去,還不准用二十馬赫的速度。


  搞得驚慌失措,弱點一是裝B的時候容易露出破綻。


  潮田渚默默的在一旁記著有關殺老師的弱點,還有事情,就這樣觀察著記錄下來,雖然有些看起來很沒有用處,但一定會有機會派上場的......大該吧?


  同天烏間先生接任了他們老師的職位,正式成為他們的烏間老師,目睹了他們把殺老師吊在樹上虐殺的畫面,不過毫無技巧。


  不過看著大家一起討論的如何暗殺這件事,心裡有了一點自信,他們有機會殺掉殺老師的。


  然而大家都不知道另一個地方。


  「要是洩漏出去,你將接受消除記憶的手術。」


  被告知了有關殺老師的事情,包括理由、獎賞、與時間,如同E班所知道的所有事情。


  「不是人類也沒關係,早想試試殺了名為老師的動物了。」


  眼裡露出的惡意與邪氣,恐怖的氣氛圍繞著,赤髮的男子坐在沙發上高傲不屑的說著。


  算是接下了這個任務。




  班上的大家慶幸著終於有個正常的老師上體育課了,每個人練著揮舞匕首的動作,不過——


  「烏間老師,我們練這個真的有用嗎?」提出疑惑。


  「磯貝同學和前原同學,一起同時刺殺我。」面對問題烏間老師先是這樣回答,一邊拉松領帶,並讓他們放信的刺殺過來。


  當然也就不疑有他,兩人同時刺過去,而烏間老師非常輕鬆的閃躲然後給予壓制,不論如何都無法碰到,這時他們便了解了,他們連烏間老師都無法對抗,怎麼還有辦法與速度之快的殺老師抗衡?


  他們對暗殺毫無氣巧,根本破綻百出。


  終於在此敲響了下課鐘聲,大家紛紛王著教室前進,大家有說有笑,但有嘆氣對於缺乏暗殺氣巧的許多無奈,只能再加把勁練練了。


  潮田渚和杉野同學走在最前頭,不過一某身影站在台階上第一個注意到的是潮田渚,映入眼簾的是赤紅且熟悉的身影,好不容易才將那些是暫且忘記的。


  赤羽業笑著因為逆光陰影讓表情更加的陰沉,沒想到那個對他來說有那一點影響力的人也在這個班級裡,不過看了他的裝束。


  「小渚,好久不見啊。」


  「業君,你回來啦?」遲早要面對的事不是嗎?


  對於赤羽業的叫喚有點不知所措,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叫他小渚的,潮田渚在心裡嘀咕著。


  不過一下子赤羽業就朝著殺老師走去,就像優良學生一樣,沒想到是別有計畫的,第一次有學生可以傷到殺老師。


  在一旁看著的潮田渚,也是業君打架可是很厲害的,格鬥甚麼的也是在他們之中算的上是中上的程度。


  放學後與杉野同學主校舍道別侯,沒想到被以前的同班同學看見剛剛他們有說有笑的場面,一個人杵在原地,聽在耳邊的看笑與嘲諷。


  除了忍別無選擇,因為她身在E班,而那些話語在一聲玻璃碎裂聲下停下了,訝異的抬起頭看過去。


  「唉?寧可死嗎?那誰要先啊?」是熟悉的嗓音。


  那兩個同學一下子就被嚇跑了,看著跑的老遠了,赤羽業盯著潮田渚笑著,逐步接近的壓力,一下子才反應過來,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了。


  「一起走吧,我可是有很多事要和小渚說的啊。」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在潮田渚聽來毛骨悚然,說不上半句話,只好默默地跟上赤羽業。


  走著走著先是赤羽業開口,以前到現在都是,一問一答的相處模式,因為渚很安靜,所以業也沒有對她感到煩躁,覺得很剛好。


  「沒想要會再遇見妳呢,還記得上一次說的話嗎?」


  潮田渚聽了整個人都不好了,上次不就是那次吻別的時候?


  赤羽業瞇起金褐色的眼,頓時明白充滿危險還有警告意味存在。


  「還是打算繼續瞞著小渚確實是女生的事嗎?」


  潮田渚有寫蒼白的臉蛋印在赤羽業眼裡,但他不打算就此打住,就算對方是小渚也一樣,應該說就是因為對是小渚才這麼堅決的吧。


  「小渚一直纏著吧,還有上廁所都只進蹲坐間,體育課換衣服也是吧。」


  赤羽業往她胸前指了指,指她有纏胸的意思,潮田渚下意識的往後縮了一下,水藍色的眼眸裡慢慢的不明白。


  「業君是想說出去嗎?」


  他可是赤羽業其實說不說根本與他無關,只是很剛好的他們兩因為之前關係挺好的,不自覺的他喜歡插手潮田渚的事情。


  儘管她瞞了很久,也想過其實她也想安安份份的當個女孩子的吧,沒理由硬是要裝作男生。


  「那小渚可都要聽我的哦。」


  要他不說也不是不可以,不過當然有條件的,他可不做白工的啊,撈不到本的事這還是他第一次做呢。


  「那要看是什麼事才行。」潮田渚討價還價。


  「那現在開始,叫我業。」


  「唉?可是……業。」還想反駁這樣突然開口很奇怪也很尷尬害羞啊,但一看到赤羽業加深的笑容馬上投降。


  對上赤羽業她注定是輸的那一方,最後到達岔路,他解開她的髮繩,比之前看到時更長了一點。


  一如上次的所做的事,歷史再度重演,這下潮田渚漲紅了臉,先是一愣然後有點生氣,對女孩子做什麼啊。


  「業?!」


  手摀住沒來得及護住的地方,她的怎麼能讓他連兩次輕易的就親到啊!


  業突然笑了一下,他想到。


  「忘了我已經奪走小渚的初吻了。」


  和第一次的感想一下,很柔軟,沒有別的,因為他只是淡淡的親一下而已。


  潮田渚的臉通紅被赤羽業這麼說都不知道該怎麼回嘴了,不滿的看了一下他,可惡的男生,賭氣的轉身打算走人。


  而赤羽業這次很乾脆放人,很多事慢慢還來得及。


tbc.


评论
热度(39)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