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噗浪打滾小透明,目前維勇深坑中(●´з`)♡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02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難免請見諒


下面正文


---


  一早醒來準備了下自己的便當,頓了一下還是準備了另一份便當。


  沒想到在岔路上赤羽業居然等在那了,還有一點距離看到那赤紅的身影,想著繞路好了,正想轉進一旁的巷子裡。


  「小渚。」


  背後一涼,死心的轉回來,走到他身旁,拉著書包背帶的手有點無力。


  「早安,業君痾……業。」


  看在她一時之間還改不過來,赤羽業沒想多計較什麼,一手拉過潮田渚的右手,她想掙脫卻掙不開,無奈的只好任他拉著。


  他們也真的好久沒有一起上下學了呢,有點懷念,希望業君不要再被停學就好了。


  在她想的出神的時候他們已經上了電車,赤羽業看她一路沈默都不說話,不過平時的小渚也是這樣的,又好像沒甚麼不對。


  在爬上了那山坡,到達校舍在的後山,看赤羽業的臉色又是沒吃早餐了吧,習慣性的伸手從書包裡拿了幾顆糖當然還有巧克力在其中。


  女孩子嘛,總會有需要吃到巧克力和糖的時候,以前他也會偶爾給業幾顆,因為沒吃早餐而血糖過低的時候,雖然根本是經常。


  「業。」一路上認命的不反抗,這是目前為止第一次拉住他,以為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說,直到進了教室才面對面準備聽她要說的話。


  「吃顆糖吧,臉色不是很好。」


  該說小姐妳現在這樣是來哪招,不過看了渚的眼神知道她只是習慣這樣了,以前常常給他糖果吃呢。


  結果糖他收下了,渚給的他會不收嗎?開玩笑他可是赤羽業啊!


  不過接下來的時光可真是氣死赤羽業了,自家媳婦給人這樣又搓又揉的真叫人嫉妒,他都還沒試過,居然被一個女的奪走了。


  也許是因為對方是女生,渚比較沒有太大的反感,只是有些無奈的阻止,但中村莉櫻可那麼簡單打發嗎,當然沒有。


  「渚很柔軟啊,和硬磅磅的男孩子就是不一樣,多舒服啊!」又因為渚比較矮,這點中村可不會說出來。


  沒多久敲響的鐘聲讓渚鬆了口氣,開始上課殺老師就出現在了教室裡面,開始授課。


  一心只想著終於逃過一劫的潮田渚理所當然的沒注意到,赤羽業別有深意的眼神。


  中午午餐時間,赤羽業和往常一樣喝著一瓶草莓牛奶,腳翹在桌上椅子呈兩隻在踏搖啊搖,要是一不小心可是會摔的。


  感覺到有人接近,撇眼一看是拿著便當的潮田渚,赤羽業放下腳坐好,一臉新奇的樣子,有撐著頭輕浮的看著對方。


  「一起吃午餐吧業。」像是習慣的將便當放在赤羽業的桌上,坐在業前面的位置,千業到其他地方去吃午餐了,索性就坐在業君前面,一直以來他們兩中午都是這樣的模式。


  「唉~小渚還記得幫我準備便當呢,還以為不會有的。」


  赤羽業其實沒有太多訝異,當然這也在他的設想之一,打開便當豐富的菜色,一看就知道還是渚自己準備的,而且手藝比之前更好了的樣子。


  兩人和睦的吃著便當,還有潮田渚幫赤羽業帶便當的事情,在旁人眼裡有著不可思議還帶點敬佩之意。


  赤羽業才來第二天,大家都一致的肯定他非常危險也不好招惹,但當知道班上文文弱弱的潮田渚跟他當了兩年的同窗,有點意外,這兩人分明是不同類的人。


  看他們相處的模樣有點訝異潮田渚其實在赤羽業心目中是挺重要的人吧?雖然他的態度一直都屌兒郎噹的,不過在面對渚的時候,雖然不明顯但確實有一點差異,放下了一點地戒備。


  現在看他們吃便當還有業的一番話,推測之前業的午餐也應該都是渚再準備的,而且渚的手藝似乎很不錯的樣子,而且渚也算挺了解業的感覺。


  但接連一連串赤羽業的暗殺還有高傲的態度,實在讓班上的氣氛又降到了零點,感到非常的不愉快,雖然而後殺老師一一回擊,讓赤羽業也難以招架的速度給予教育。


  「業別這麼著急嘛,跟大家一起討論作戰吧,這樣被老師盯上沒完沒了的,而且殺老師也進入警戒狀態了。」


  潮田渚憑著對赤羽業的了解找倒了在涯邊的業,看赤羽業因為多次襲擊都被化解,臉色有點難看。


  不過業還是一如常態的不當一回事,讓渚在一旁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的話,隨後殺老師也來了,在一串的對話中,業就這麼直接往山涯下倒下去。


  「業!?」渚不可置信地看著業下墜的身影,慌張的跑到涯邊。


  結果被殺老師高速的觸手結網下接住,而救了業,看的殺老師將業帶回岸邊,有點心驚膽戰被業的舉動嚇得有點不知所措。


  「業真是能淡定的胡來呢。」不過很快的壓下了情緒,淡淡地笑著,該說真不愧是赤羽業嗎?


  業笑鬧著將剛剛被救時摸來了殺老師的錢包,邀者渚一起去吃東西,渚無奈的跟了上去,而殺老師只能在一旁哭泣。


  一樣的路程走著吃著,不過業仍喜歡喝著草莓歐雷邊走,業君又自顧的把她的髮圈解下,渚有點不開心的乾脆不理業,然後直接無視業。


  「哎呀小渚生氣了。」業看到渚氣鼓鼓的臉頰,就直接捏了過去。


  「業君很過分,都不顧慮別人的感受。」渚揮開在臉上肆虐的手,轉頭走人。


  真的生氣了呢,稱呼變成了業君而不是業,知道事情真的往不好的方向進展,業趕緊往別的話題發展,加快腳步,從身後抱住走在前頭的水色身影。


  「抱歉,讓小渚擔心了。」渚愣了一下,想要掙脫。


  「剛剛被殺老師救上來看到小渚著急到差點哭出來,真對不起。」業摸摸渚的頭以示安撫。


  一聽是在為剛剛的事道歉,原本已經沒有多想了,但又被喚起了剛剛的驚嚇,抿起了嘴唇,業牽著渚的手慢慢地走。


  「明天見。」到了分岔口,道了再見鬆開牽著渚的手。


  之後依然過著很平凡的暗殺然後上課,度過了被公開嘲諷的集會時間,業依然的翹掉了,不過因為碧池老師和烏間老師的撐腰感覺一點扳回一層的感覺。


  度過了期中考,由於理事長突如其來的更改考試範圍,E班再次嘗到了敗北的滋味,這時業卻出滿不在乎的對著殺老師拿出了所有試卷。


  表示對於他來說這樣的事情一點影響都沒有,業果然還是很厲害。


  緊接而來的事連渚自己都快忘了,如果不是在大家的提醒之下都快忘記修學旅行的分組了,在杉野的邀請下毫不猶豫地向業發出了邀請。


  「業,我們一組吧。」完全沒有猶豫的業一口答應了。


  在數了下人數後,業問了剩餘的一個同組女生是誰後,杉野有點害羞的介紹了他提早邀請的神崎,當然再說到男生三位女生兩位還差一位時,業別有深意的眼光,渚撇開視線。


  再分好組別各組開始了調查整理暗殺地點的路線,在出發時也出現了一點意外,就是殺老師為了買東西而沒搭上車得一連串事情,在車上大家都很多不一樣的一面。


  來到了旅館,不同於其他班,E班的事特別的不一樣,不同於別班級的高級,只能說上還算普通的可以的旅店。


  等大家都放好行李後,大家馬上就開始路線調查一邊觀光。


  沒想到突如其來的被一群高中生給盯上了,除了業以外大家都些驚慌,要是一般情況只有業一個人的話一定能解決,不過在還有女生們在的情況下,為了不讓女生們被傷到,才不小心轉移了下注意,便不小心被拿下了。


  他們帶走了神崎與茅野,被高中生們揍飛的杉野,撞倒了渚,來不及反應便吃了一拳,可能因為男性的裝束所以沒被帶走,渚這時挺進慶幸自己的男裝,不過還真有點痛,剛剛的一拳。


  躲起來的奧田同學在一群人走後,出來了,不過這是一個對的選擇,少了一個人被帶走受傷的危險,業露出了很久沒看到的被惹怒的表情。


  所幸渚帶上了殺老師給的超厚指南,找到了被綁架的茅野和神崎所在的地方,打敗了看門的,業似乎還沒有出道氣,還是一臉非常的火大的樣子。


  正要大幹一場的時候,被趕來得殺老師奪去了出手的機會,但一下子的對付完了這群高中生,大家鬆口氣的準備回去旅店,不過原本要進行暗殺的計畫都被這是給擾亂了。


  走在最後頭,其實渚還是有點不解,平時業就算打架被揍了也沒有看過這麼火大的時候,雖然最後那些人還是會被業打得很慘。


  「業這次為什麼這麼生氣呢?」


  渚不解地對走在身旁的業問著,業則是笑了一下便收起了微笑,手摸上渚被揍了一拳的地方,摩娑了下,但卻不說甚麼就收回了手。


  愣了一下摸了下業剛剛摸了地方,還有收起笑意那一認真的眼神,唉?難不成是因為自己,所以業才這麼生氣嗎?說的也是,這還是她第一次和業一起被傷到的一次呢,每次就算被波及了,業也會及時擋下,不讓她被碰到半毛。


  晚間在旅店裡的遊戲場,大家四散著玩樂,在和中村們一起偷襲殺老師沒成功,最後有個挺糟糕的問題,他們只分男女兩間房,如果多小心一點應該是沒問題的,不過還是很不放心呢。


  在房裡一群男生的例行事情就一定會有一個,一起討論班上的女生,這讓裝成男孩子的渚其實有點尷尬,在被問到有沒有特別在意的女生時,她根本沒辦法答上,好在杉野突如其來的轉移了對她的詢問,才鬆口氣。


  這時業頂著濕漉漉的髮進來,有點興趣的參與了話題,被問到有在意的女生時,想了下說出了奧田同學,這個意外的答案,不過一聽到原因真讓人不敢再聽下去。


  在決定停止話題時,發現了偷聽的殺老師大家追殺了上去,留在原地的業看向了在一旁有點尷尬並沒有追上去的渚,靠了上去。


  「不過還是第一在意的還是小渚了。」


  「咿——!」被從後面抱住,髮上的水滴落在渚的後頸,被嚇了一跳,發出了可愛的聲音。


  「不把頭髮擦乾很容易犯頭疼的喔。」渚拿過毛巾踮起了一點腳,直接幫業開始擦拭頭髮,業也認分的低下頭,手拿著飲料盯著渚認真的神情。


  最後大家鬧完後回到房間,開始了一連串的閒聊,直到感覺到有人靠上了手臂,業轉過頭發現渚開始犯睏,無奈地也不介意,其他人也順著業的視線一道了渚身上。


  「渚累了阿,還真早呢。」杉野看了下時間,發現時間還挺早的。


  「渚的作息一直以來都很正常,時間到了自然就會開始想睡覺,沒事的等到大家要睡的時候再說吧。」放下了頭髮的渚,長髮披散著,業讓渚改了姿勢,改趴躺在腿上好睡一點。


  看水藍長髮的渚這樣睡在業的腿上,放鬆且沒防備的模樣,讓在場的男生們看了有那麼點入神,這畫面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渚這樣子真的很像女孩子呢。」前原伸過手探向渚,手指才剛碰上髮梢,就被業給拍開了手。


  「想被殺嗎?」業一臉陰沉說著可怕的話,前原冒著冷汗的收回手。


  「雖然知道不是真的,但是......」前原一臉無言。


  「喔?你是這麼認為的?」業笑的一臉無害的樣子。


  「你說真的?」前原開始覺得他不該說話了,下秒只好快討救兵「磯貝!業好可怕啊!!」


  業看著鬧劇,手輕撫過渚的水藍髮,透著不容易察覺的寵溺。


  「不過業對渚還真是溫柔阿,只對渚溫柔呢。」不知是誰說的話。


  「這是當然的阿。」業理所當然地回答,最後大家終於要準備鋪被子睡覺,想喚醒渚讓她到被子裡睡,但她手卻緊抓的業的浴衣,業失笑的抱起渚。


  「把我和渚的位置放在一起吧。」業是這麼對著鋪床的人說著。


  不知怎麼的大家很識相地把他倆的位置放在角落,讓渚睡在裡面的位置,而業自己睡在靠外的位置,替渚掩好被子,看她睡得安穩便不再多叨擾她的睡眠。


tbc.

评论
热度(39)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