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 五迷 腐女 赤黑 業渚 利艾 YOI ...還有很多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03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專業


下面正文


---


  警戒心強的業,在這麼多人地方自然是不可能放鬆戒備,放鬆睡覺著的,頂多只能說是閉著眼休息而已,非常淺眠的狀態。


  一聽到身旁稀稀疏疏的聲音,立刻睜開了眼看了過去,見原本睡的安穩的渚不知怎麼的,睜開了眼坐了起來,左右看了看後手腳非常的輕的摸出了房間。


  渚的舉動讓業疑惑地跟了上去,看到渚的目的地放下心,甚麼嘛,只是要去廁所。

 

  在廁所外等著的業,等了一下子終於等到了走出來的渚,冷不防地抱住了嬌小的她。


  而渚理所當然被嚇得不輕,好在業摀住了嘴,不然她可真的差點放聲大叫,不過還是被嚇出了淚水。


  而業在感覺到懷裡人的異樣,才發現他把渚給嚇哭了,有些手忙腳亂地安撫著,看著渚縮著哭的無聲無息的,要不是輕顫著的身子,他根本不會發現渚哭了。


  「對不起喔,嚇到妳了。」


  輕柔的擁住她,一手輕撫著她的頭,有著一絲疼惜的意思,渚平復的情緒搖搖頭,推開了業慢慢地往忙間走去,而業也只好默默地跟在一旁。


  重新回到被窩裡,渚躺下去一下子得很快又進入睡眠,而業面向著渚的方向側躺著,凝視著渚的睡臉,這樣看了一晚上。


  天亮沒多久後便是渚準時的生理時鐘,要醒來的時候了,果然沒多久渚就磨磨蹭蹭的在有些朦朧的意識下坐了起身,可習慣使然或是剛睡醒放鬆了許多戒心,原本貼合的浴衣在睡覺時蹭的有點鬆,像是要滑落肩膀卻沒有,露出一片白皙的鎖骨線條。


  在浴衣交叉處的陰影如果認真看,好像可以看出一些圓渾的形狀,想到這赤羽業才回過神,有點氣惱的,渚怎麼這麼無防備阿。


  差不多有些回神,才意識到身旁的人是醒著的,正想道聲早安,那人便蹭了過來,伸手抓過自己的衣襟拉攏,將束腰帶再綁了一次。


  「唉?業?」雖然慢半拍但還是保有該有的防衛心,剛剛業手伸過來好像要怎樣的嚇了渚,現在完全清醒了。


  抓緊衣襟驚訝地看著業,頓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業只是幫她拉好,眼睛視線飄向了其他的方向,確定目前沒有人醒來都還在睡,鬆了口氣。


  「對、對不起,謝謝業,早安喔。」


  知道業是為了自己才有剛剛的舉動,先是道歉剛剛誤以為他有甚麼意圖,道了謝接連柔著聲她一醒來時就想說的話,整好被子,看業已經要走出去,連忙跟上。


  「業要去哪啊?」拉住了前人的衣袖。


  「走走阿,離早飯還有一段時間。」回頭撇了一眼渚,將拉住衣袖的小手拉過牽住往前走。


  手裡觸及的冰涼讓業不自覺的皺了皺眉,握這的手緊了緊,直到走到了人較少的地方,他們在廊道旁坐下,沒多說話就拉過渚的另一手。


  「業要不要趁現在瞇一下?不是整沒睡了嗎?」


  半夜去廁所的事情她還是記得的,醒來還有睡去前看業都沒有要睡的意思,想到業的性個應該是整夜沒睡了,但是業常常這樣熬夜打遊戲,雖然不好但業卻不會讓睡眠造成自己的做事時變差。


  業都會衿著,很少很少再有他人的地方放鬆睡覺,在學校午休便是溜到頂樓,不然就是去到樹林找個尚且可以接受的位置小憩會兒。


  業看渚拍了拍她自己的大腿,業愣了一下很快地接受了,正躺在渚的腿上,很舒服的腿枕瞇著眼看著視線上方的渚的面容,而渚也低下頭直著業的視線。


  「雖然這樣沒有多舒服,但多少能有點用處吧?」渚說著。


  「是呢,小渚還真大膽地分享了膝枕。」噙著一位深厚的笑,揪著渚看,但下一秒渚卻意外的突然用手蓋住了業的視線,讓業十分疑惑,像是不想讓他看到什麼。


  想將遮住視線的微涼手掌移開卻招到了反抗,但想和業作對是不可能的,稍微施點力就輕易地移開了,映入眼簾的是片潮紅的水潤臉蛋。


  隨後渚雙手掩面,試圖遮擋紅了的臉,原本還沒甚麼在意,一聽到業的話,渚才愣愣地想到他怎麼會輕易地就提供了膝枕,這明明是個挺親密的行為的。


  暗示著感興趣的意思,但渚一開始真的沒有想到這裡的,只是下意識地就說出口了。


  「小渚臉紅了啊,我看看,不要遮啊。」


  業一下子的坐了起來,湊上前要把渚的手拿開,這次渚倒是真的有點認真地拒絕了起來,拉拉扯扯。


  「不、不要,業放手,不要拉啦!」害羞慌張道聲線高了幾度,還有幾分抱怨感覺。


  沒想到渚就這樣一把把他推開,掩著面跑走了。


  啊、逃掉了。


  隨後接連時間上大夥們也都醒了,開始這一天的行程參觀邊配合殺手進行起暗殺計畫。


  因早上的突發事件,業的氛圍一整個顯得還不錯,感覺的出來他心情很好,但還是不會有人會想隨意的去和他交談的,不小心破壞了他的好心情,不知會被這小惡魔怎麼對待呢。


  雖然一開始都很順利的進行,但都被一一的化解掉暗殺了,該說真不愧是殺老師,不容易傷到他呢,但後來因為第一天的綁架事件,他們這組遇上了點麻煩,而殺老師也只好出面解決,因而之後的一大段時間都沒有辦法去進行暗殺。


  不過大家都還是玩得很開心。


  結束了修學旅行,緊接著政府派了個新的轉學生來協助進行暗殺的進度,不過看到本人後大家都有些訝異,是個高科技智慧機器,讓他們接連課都無法上。


  隨後經過殺老師的打磨後,他們為她取了個名為小律的名字,他們又多了個搭檔,這件事才順利落幕。


  在莫名其妙的一回事情況下,碧池老師開始了對於烏間老師的暗殺行動,刻意到連他們這些學生都看的出來。


  中午時間,業站在了窗邊看的外面,隨後叫著渚一起,發現是烏間老師在外的一棵樹下吃飯,看著碧池老師又再次上前,色誘起烏間老師,使用了鋼線順利的騎到烏間老師身上,雖然烏間老師掙扎了下,最後還是讓碧池老師刺中他。


  順利的留了下來,而殺老師莫名的準備了一套鎧甲放在辦公室。


  在放學時磯貝朝殺老師開了一槍,笑笑的問了心情不錯的正在看雜誌的殺老師,有甚麼事情,隨後得知殺老師稍晚要飛去夏威夷看最新一集在美國部分先上映的一部電影。


  正在位置上手拿著同樣一本雜誌的渚還有看在一旁和渚一起看的業,看了殺老師後兩人對視了下,笑了下他們想的是一樣的,拜託了殺老師帶他們一起去,莫名的在空中上了一堂課,兩人和殺老師坐進戲院裡。


  忘了還有小律,不過是在手機裡。


  電影院裡的冷氣放的有點強,不過好在殺老師準備了毯子一人一條,不過業默默的把毯子藏了起來,和渚嘀咕了下,渚分了一半給他,兩人一起蓋一條,所倚靠的很近,中途喝完了自己的飲料,然後又跟渚共喝了一杯。


  業打的小主意,殺老師都看在眼裡,不過渚真的有點遲鈍呢,他們又在一下子的時間裡,回到的日本被吩咐了心得作業,同路線的他們一起走在街道上。


  「今天到這麼晚,渚這樣回去好嗎?」映像中渚的媽媽非常嚴格,尤其是對時間非常敏感,回去晚了還會被訓斥。


  「啊?都這時間了,怎麼辦......?」看了時間才驚覺已超過平時回家的時間,這時候回去一定會誤會這段遲了回家的時間發生了甚麼。


  正在思考著該怎麼辦時,業提出了意見。


  「今天來我家吧?反正我家裡也沒有人在。」


  暫且也只能這樣了吧,同意了之後,順便打了通電話回家,好讓母親放心,不是第一次來業家了,當然也不是第一次過夜。


  但自從和業分開被知道秘密後,這還是第一次,直到踏進業的家後,渚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他們現在相處模式有那麼點不同了,他這樣輕易的就答應來業家過夜,是不是不太好?


  「放心放心,我什麼都不會做的,不會做出超出我們現在年齡的事情的。」


  業看渚一進到家裡後,開始有些臉色凝重,拍拍她的頭,接過渚的書包拿上樓放。


  而渚在樓下將在來業家錢去買了食材拿去廚房,一一拿出來後,開始準備做飯,才處理到一半感覺到身後有人接近,沒有停下手邊的事。


  「業明明自己也會做飯的阿,為什麼偏要指名我來做。」


  沒得到回應但散在兩頰旁藍髮,意味著身後那人做了甚麼,正想抬有將頭髮梳理到耳後,以便做事,業已經先幫她撩過頭髮,弄成公主頭所幸不礙事了。


  「這樣比較適合。」穿著圍裙真想家庭主婦。


  「業不幫忙就不要鬧啦。」


  「好好,我來幫忙。」


  一頓晚餐結束,業在渚洗碗收拾時已先洗好澡,等渚收拾完剛好接著洗,業準備了套衣服給她,雖然對她而言的確是寬鬆了很多,不過也還可以湊合湊合。


  擦拭著水藍髮,被業拉到一邊,看他手上拿著吹風機,看樣子是要幫她的意思,索性也不反抗。


  小媳婦樣的窩在業身前,好讓業能好好的吹乾頭髮。


  「好了,渚想睡了先睡吧。」吹頭髮吹到投一點一點的,看來真的睏了。


  「那業呢?」意識開始不清了起來,但卻還惦記著,如果她睡了床,業要睡哪?


  「睡地板,不用擔心趕快睡。」業並不怎麼在意,也許她又會很晚睡。


  「這怎可以,唔...」一聽到業要睡地板,而她這個客人向鳩佔鵲巢一樣,讓她有點過意不去,但渾沌的腦袋已經無法再繼續運轉。


  「我會處理,看你眼睛都閉上了別衿了,趕快睡吧。」安撫著有些彆扭的渚,半哄的終於讓她躺下,輕撫過頭頂,撫過髮絲,渚已安然安穩的睡下。


  業才起身去把燈關了後,摸上床躺上床的一邊,攬過渚,依然還是微涼的體溫,不向業屬於較溫暖的體質,渚體溫較低晚上總會睡不好,這是在曾經某次渚來過夜時發現的。


  反正他也沒做甚麼越矩的行為,只是抱著睡一覺而已,根本不算甚麼的吧,業這麼想著也跟著睡去。


  而在隔天早晨醒來後,經歷了一段小插曲,然而結束的方法,業還算滿意的。


tbc.

评论
热度(14)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