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噗浪打滾小透明,目前維勇深坑中(●´з`)♡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04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難免請見諒


下面正文


---


  又經過了一段時間,政府又派了一名轉學生,比律還要難搞定,因為他也有著觸手,而聲稱監護者的白一邊阻饒,讓他們在轉學生來的第一天,備感威脅。


  果然他們不想把殺掉殺老師的機會交給別人,索然像烏間老師提出了請他多教他們的提案,而烏間老師也同意了。


  接著迎接他們的是球技大賽,不過對於E般的他們而言,就像是被送上去任人嘲笑的笑柄,女生們被分配去女籃,而男生們去比棒球。


  在這裡渚自然是排在男生這裡的,所以也參與了棒球比賽一事,所幸在殺老師的指示下,他們贏了。


  過沒多久政府又派了一名名為鷹岡的部隊裡聽說很優秀的算是長官階級的人,在他以父親遊戲的表面,實際卻是以疼痛恐懼為教育訓練為基礎去發展的一個惡劣的人。


  班上的大家都很不服,不只男生連女生也下得狠手,讓大家狠不滿他,想要求換回烏間老師上體育課,卻又被揍,在這時的爭執延伸出的挑戰。


  要從班上選一個同學與鷹岡對弈,在想著應該不會是自己的時候,烏間老師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渚有些訝異不過她接下了這戰帖,在拿起那真的匕首,一瞬間想起了烏間老師曾說過教過的,最後安全在對方鬆懈的一瞬間拿下了對方。


  她突然覺得自己似乎也有有用的地方,不過這樣的沉思並沒能讓她沉溺太久,下次的課是首次的游泳課程,她該怎麼辦?


  想著想著也只能能躲就躲然後不下水,要不然就是逃課,可是不只有這一堂,之後還會有多機會要下水,最後的選擇下她想,那她就直接穿著體育服下水總行了吧?


  啊啊,不過隔天業來到班上後,大家都在著稀奇還有表揚的語氣,和業說著昨天他翹掉的那節課,自己的表現,她看到業別有深意的眼神看了過來,在對上的眼的一瞬檢撇開了頭。


  「唉~小渚似乎做了很厲害的事呢。」


  赤羽業微彎下身在渚身旁走著,他們正在前往樹林間的不知何處,聽業些許興奮的想知道她做什事的樣子。


  「也沒甚麼特別的啦。」因為她真的是這麼覺得。


  「恩~是嗎?不過小渚妳要下水?」那好他不談這個換一個話題,也壓低了聲音。


  渚一愣沒想到業會這時提起這事,還在想要怎麼回應,殺老師出聲獻出他造好的溪邊泳池,在這炎熱的夏日裡很多人興奮的衣服一脫就跳了下去。


  而沒換衣服的業一開始就沒有要下水的意思,站在岸上,而渚有點扭捏地看向殺老師,正在思考要用甚麼樣的理由,殺老師卻先看向了她。


  「渚君的問題為師明白,不想的話不要勉強下水。」


  一句話把渚弄得一愣一愣,其實有想過隱隱約約地殺老師是知道的,這下更加肯定的,在殺老師面前很難能有甚麼能藏起來,更何況殺老師的嗅覺超好。


  看大家都得很嗨,而渚選擇到其他地方晃晃,以免被潑及道或是被拉下水。


  「鬆一口氣了吧,小渚。」想當然業絕對會跟著渚的。


  不去理會,走到一棵樹下坐下乘涼。


  「小渚真是一點都不懂呢。」業一屁股坐在了渚的旁邊,嘆了口氣。


  渚不解的歪過頭看著業,不明白他剛剛說的話是甚麼意思,只見業勾起她的下巴,靠了上來。


  「小渚該慶幸在和鷹岡比賽時沒有受傷或輸掉,不然就等著接受我的懲罰了。」


  「太、太近了,業。」對於太近的距離讓渚很難為情,好歹她還是有男女不同的認知的阿,伸手推拒,不過只要業想就沒有掙開的機會。


  對於渚的掙扎業沒有太多不滿,反而伸手去環抱住了渚的腰,讓渚更加無法開兩人的距離。


  結果就面對面的被業給抱住,跨坐在業的腿上,這姿勢讓渚好不習慣而且又十分害臊彆扭,剛好身高差,能直接靠在業的肩頭上。


  而業也靠著渚的肩膀,絲毫沒有要鬆手的樣子,蹭了下,恩,和中村說的一模一樣渚抱起來很柔軟,雖然沒抱過其他女孩子,不過一定是他家渚最舒服了。


  沒有任何話語,就這麼抱著一直到課結束後,兩人一起回到了教室,卻在寺坂莫名其妙下的吵了起來,最後他砸了一罐不知甚麼東西,噴劑瞬間瀰漫整間教室。


  這麼做後寺坂卻直接離開了教室,隔天再見到時,卻突然要大家幫忙他的暗殺,說讓他家到游泳池去,起先大家都不是很願意,但殺老師感動的拜託著,也只好去了。


  礙於大家都同意之下,也想搞清楚寺坂到底打算怎麼暗殺,渚索性也換了衣服,不過還是多穿著外套,大家站在水中,看著站在岸上的寺?等著他的動作,卻在與殺老師的談話後,扣下板機。


  但隨之而來的一陣爆炸聲響,接著強力的被急流給沖走,大家驚慌失措由於水勢強烈根本沒有自救的能力,好在殺老師在,才在最後一剎讓大家都免於沖下瀑布下。


  而唯一沒有興趣寺坂暗殺而不再現場的業,則在林邊聽到了不尋常的爆炸聲急忙趕到泳池邊,池水以乾只剩下一臉驚慌的寺?在原地,喃喃著不是他的錯。


  業在他喃喃自語中也抓到了重點,給了他一拳留下鄙視的話,便往下游趕去,在涯邊看到的是在攻擊殺老師的堀部,其他人站在涯上,但是殺老師不反擊的原因是因為上放的乙位同學,最後在寺坂自己說讓業操縱他,好幫上殺老師。


  讓寺坂下去先接住堀部的一擊。


  「業?」看到這裡渚有些擔心的喊了聲,業當然開始解釋著為何他要這麼做,然而在指引大家用力跳下水,好讓水濺起讓堀部的觸手野吸水,到了這裡渚鬆了口氣默默的退到後面,不參與跳水的一員。


  當然計畫如業所想的完成了,等到都解決完後,業被拉下了水參與大家的玩樂,而殺老師滿意的看著他們玩樂,而站在殺老師旁的渚看著,殺老師卻突然開口了。


  「渚君沒問題吧?」


  「當然沒甚麼事啊,殺老師怎麼這麼問?」渚淡淡笑著,而殺老師卻不再多說甚麼。


  一天的課程結束後,而為了近在眼前的期末考,業早已答應要教渚數學,原本約好忘學後在教室裡複習完再走的。


  「換地方複習吧。」這樣說著業直接拉著渚離開,一樣的回家路程。


  看著方向知道是要去業家的方向,進到業家後一如熟悉的印度薰香的味道,直接到了樓上業的房間,想著既然都決定要為期末準備業所幸打算讓渚就不回去了在他家住下,而渚也欣然的答應了,開始了複習和作業指導。


  之後還是一樣模式,一起準備晚餐,吃完後由渚收拾而業則先去洗澡,業洗完後剛好可以輪到渚去洗。


  也讓渚先進去洗,隨後找了套衣服,敲了敲浴室的門將衣服放在浴室外的換洗籃上,對這個這霧面拉門後的渚說了一聲,衣服放在外面得到回應後就離開了浴室。


  當渚洗完回到房間,業已吹乾頭髮手拿吹風機就是在等渚的樣子,一如之前一樣的模式,渚欣然接受了業的服務。


  等吹乾差不多了,業收起了吹風機,想說結束了便先爬上床的渚,被業突如其來的從身後壓住。


  兩手被業一手抓住扣在頭上,而雙腳也被業的雙腳壓制,還呈趴著的姿勢,讓渚感覺到不好的預感,果然下秒也毫不猶豫的獎另一手從她的衣服下襬探了進去。


  「業!?」不可置信的喊著他的名字,但他沒有並沒有要收手的意思。


  只獎下襬撩起一些,手摸著她的後腰的位置摩挲著,渚感覺自己在冒著冷汗。


  「被急流沖走的時候撞上的?」


  「?」一時不明白業說得是什麼意思,接著業往她的後腰部一按,疼的她叫出了聲,她明白業在指什麼了。


  「原本想說應該沒事的……啊!」話說到一半,業不知怎麼的,又按了下痛的渚忍不住眼眶微紅往後看著業,眼裡蔥滿著怨念。


  「明明就很痛,即使我不去按也還是隱隱作痛吧,為什麼不說?」


  業的語氣有些微慍的感覺,渚不明所以的想要掙脫被牽制住的手,但只要業不想放手他便沒有機會。


  「業,先放開我…」帶著懇求的意味。


  業聽了猶豫了下最後鬆了手也不在壓制住她,翻了個身坐了起來,也還是盯著她看,好像做錯事一樣,渚低下頭不敢去看他。


  「想說過幾天就會好的,不想給別人添麻煩的。」


  業聽完沒什麼反應,就是一直盯著渚看,久到渚都覺得氣氛有點尷尬,緩緩抬起頭對上業的視線。


  業張開雙臂將身前的渚抱住,在她的耳鬢摩挲,唇剛好對上耳邊,輕語。


  「跟我說啊,對我來說這並不是麻煩,發生什麼事都可以跟我說的。」


  被業抱在懷裡,在耳邊輕聲地說著,有點帶著懇求的感覺,讓渚又那剎那真有那麼點感覺這是自己的不對,有事卻不跟業說,她好像不該這對方擔心的。


  沒有推開對方,只是靜靜地待在他的懷抱裡,感受到對方呼出的氣,很近的貼在臉頰旁,拂過耳鬢邊的髮絲輕浮,有點癢癢的。


  「業。」這一抱有點久,久道都快覺得對方是否這樣睡著了。


  隨後聽到業輕嘆了口氣,鬆開收手撫上她的臉頰,沒一會兒便下了床將燈關了,然而又會到了床上,拍了拍床。


  「睡覺吧,再不睡妳明天精神一定又會不太好。」早已過了渚平時睡覺時間,本早該昏昏欲睡的,因為剛剛的小插曲而沒能睡成,不好再折騰下去,有什麼事等睡醒後再說吧。


  渚重新躺下後,背對著業很快地就睡了過去,而業看著渚熟睡的背影,眼神不再是那精明有謀略,而是所有人都不曾幹過的溫柔、深情。


  熟睡的渚可能本身體溫低,所以本能的會往溫暖的地方靠過去,翻個身滾進業的懷裡,身高的差異在這有明顯的好處,也可以將小小的渚整個攬住。


  業閉上了眼,也進入睡眠。


tbc.

评论
热度(32)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