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噗浪打滾小透明,目前維勇深坑中(●´з`)♡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05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難免請見諒


下面正文


---


  隨後大家當然是開始在殺老師的努力下與高密度的複習下,在此殺老師和大家做出了一些約定,好讓同學們都能更加用功複習。


  告訴大家其實只要減少一根觸手便會變得慢一點,而失去越多的觸手,想殺掉他的機會會更大,也開出只要拿到各科第一名就可以得到破壞一根觸手的權力。


  而大家聽到後也更加奮發的,而因為本身頭腦很好的業,也看起來很不在意,就這樣到了考試前一天,磯貝預約的圖書館使用時間約了大家一起去。


  遇上了A班的五英傑,起了些衝突訂下賭約,晚間經以洗好澡的潮田渚看著班上群組裡談起了今天圖書館發生的事情,當然大家都看的到,而在沒多久後手機響起了鈴聲,是業。


  「喂?」已經上床準備睡覺的渚,聲音變得比較慵懶一些。


  而業打來的無非是閒聊談天聊北,等到渚真的開始昏昏欲睡,回應也斷斷續續回應的緩慢時,業提起了今天他們圖書館的事情,渚比較溫和所以比較沒和其他人一樣那麼熱烈。


  不過業突然興致勃勃的聲音傳來。


  「那渚也和我打個賭吧。」


  「種感覺有不好的事,而且我怎麼可能贏的了業。」渚有些不可思議的回應著,那是多難的事啊。


  「如果這是渚拿到了英語的第一名,可以要求我一件事,如果沒有就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當然業不會為難渚讓他和他比一些年級名次甚麼的,在怎麼努力渚也是不可能做到的,雖然這樣說對渚有點抱歉。


  「唉?可是......」愛睏的渚腦袋運轉的比較緩慢,還沒理解業的話就直接繼續接下去了。


  「就這樣說定啦,渚想睡了吧,就不在叨擾妳了,快睡吧,晚安。」


  像是怕渚反悔似的,業很快的就結束的對話,畫了電話後,渚對著手機愣了一會兒,她真的很睏了,有甚麼事,等到明天再說吧。


  渚爬上床後很快地就睡著了,而剛剛電話另一端的業,則竊笑著只要在渚想睡時,任何要求都會變得很好說話,而業抓住這點。


  如期而來的期末考,大家都非常的緊繃,但如期大家都常順利答題著,等到結束期末考後,來到了大家都非常緊張的時候,成績公布時間。


  E班拿下了三科第一名,贏了與A班的賭注,但是太過藐視複習的業,卻沒有拿下任何一科的第一名,名次還往後落後了許多。


  原以為會一氣用事做出甚麼事來,但卻在被殺老師一番話後,似乎沒事了,然後正在殺老師正心離雀躍著只有三支觸手被破壞,並沒有甚麼時候,殺出程咬金,寺?一群四人卻拿出了家政第一名。


  在千葉的意思下業搬出了他那毒舌與輕率的態度,調侃著殺老師,四人加上預訂的三人,共七支觸手,嚇得殺老師開始驚慌失措。


  經過大家討論過,破壞使用權他們想要用在暑期賭來的暑期旅遊三天兩夜裡,而到了這裡,暑假正式開始了!


  暑期間再去旅遊前的時間裡,大家都非常的期待著,也不停地訓練著,而在這時烏間老師只來著專業的殺手,羅夫洛老師來為大家更深的指導。


  而上前詢問了羅夫洛老師關於最厲害的殺手的事,而在羅夫洛看到渚發出問題後,看轉身看到她一愣,真是個有潛力的”少年”,外加......


  「對殺手的世界產生了興趣了嗎?」羅夫洛老師這麼說著。


  感受到羅夫洛別有深意的眼神,渚撇開眼,她知道她的祕密被知道了,一如在面對碧池老師殺老師和烏間老師時一樣,一眼就被看穿了她真實身分。


  「不...不是的......」渚反駁道。


  羅夫洛老師倒是回答了她的問題,隨後對著渚提出了建議,而渚聽了之後便接受了羅夫洛的建議,接受了關於暗殺的必殺技。


  然和接踵而來終於到了旅遊的日子,對交通工具會暈船的殺老師,暈在一旁即便想殺也還是殺不掉,依然速度很快的躲掉了。


  而分配房間時,兩人一間所幸在分時,業自發地說了要和渚一間,隨也有其他人反應也想和渚一間,卻被業用可怕又鄙視的眼神給擊退了想法。


  而渚也鬆了口氣,和業一間的話方便了很多,當拿著鑰匙各自先到房間裡放行李,而習慣走在前面的業依然走在前,而渚走在後面。


  進到房間業率性的一屁股坐上床,看渚在一旁默默的整裡的行李,業看著看著興起了擁抱的念頭,而動作也如所想的同時行動了,從身後抱住了她。


  「渚這樣看起來真賢慧呢。」業帶著愉悅的嗓音說著。


  「放開啦,要去集合實行計畫了。」渚掙扎著推開了業,對於業太多突如其來的舉動,多到渚都快習慣而不會被嚇到了。


  大家都在進行著計畫的安排,坐著許多事前工作,到了晚上暗殺計劃一步步地進行著,也將殺老師逼到了無法反擊的關頭。


  但卻一聲爆炸後,大家後落下了水,等到平靜後,發現殺老師變成了一顆玻璃球,說這是最後的殺手?,完全防禦型態,怎麼樣都無法被破壞的。


  大家都十分沮喪與洩氣,的紛紛上了岸,回去換了衣服,而在這樣的低迷氛圍下,氣氛有些緊張,聚在一起她們各個對自己有了些許的迷惑,無過大家的臉色都十分的不好,正在這想有些不對勁,而正想回房的中村在經過時倒在地上,而岡島突如其來流了鼻血,一個一個倒了下去。


  正在想要將大家送去醫院,但島上並沒有醫院的著急的時候來了通電話,對方威脅著著他們讓最矮的一男一女帶著殺老師,到島上另一家高級飯店交易來換解藥。


  通話期間讓律出了所在地,而在膠著著,最矮的不就是茅野與渚了,雖然這樣講有點傷人,不過確實就是他們兩個,在最後決定下,還能動的人與碧池老師跟隨著午間老師一起去做交易。


  來到了因山壁而沒有防備的後門悄悄地進入敵方所在的飯店裡,在剛進入時就遇上了問題,無法突破正在大廳排回的人,而在這時碧池老師卻意外的冷靜,說著就一如往常地走過去不就好了。


  就這樣輕鬆地走入大廳,利用許多技巧彈起鋼琴,轉移了那些防守的人的注意力,讓他們繼而係續前進,過了這一關後殺老師讓他們裝作憤憤世紀俗的模樣裝作客人。


  平靜且順利的一層層往上,然而在這遇上了第一個殺手,慣用毒的殺手,為了救下貿然上前的兩人,烏間老師種了毒,但也給了殺手一擊踢腿,擊倒對方。


  他們繼而能繼續前進,由人攙扶著烏間老師,然而卻又馬上遇上了第二個殺手,握力異常的殺手,而這時施玉烏間老師這個最強的戰鬥力的當下,大家都非常的緊張,不知該怎麼應對時,業抓著植物將盆栽朝殺手準備打電話的手機砸去。


  面對殺手,業則非常平靜應對,原本想阻止,但殺老師卻說別阻止業,因為他有所改變了,變得不同了雖然還是一樣的毒舌,但不再是對凡事都抱著藐視和輕浮態度,而謹慎的行動著。


  在對打時有驚無險,原以為業中了毒,但卻在一想不到的時候業也一如對方偷襲讓殺手吸入了毒,這就是改變後的業,有所了不同,雖然一如往的可怕,看著業往殺手鼻子嘴裡塞入擠入東西時,大家這麼想著。


  而他們繼續前進,來到了關鍵的一層,露天景觀層,也就是酒吧,由於久吧對於女生的戒備較鬆,讓女生們進去為他們開門,但在烏間老師有所顧慮,認為只有女生們太危險時,業卻突如其來腦經專的很快,看向的渚,而大家的視線也跟著一看向了渚。


  「唉?」渚有些尷尬看著各位。


  在大家都認為著渚是男生的觀點上,讓她換裝作為男丁去幫助女生們潛入酒吧,但兩位老師雖也知道,但是在看好渚的,便沒有甚麼反駁的同意。


  換過衣服的渚隨著女生們進到了酒吧裡,雖然女生們說著渚這樣太沒自然反而沒新鮮感,但渚心裡想著她本來就是女孩子阿。


  一進去沒多久,渚便被一個名叫勇次的男生搭訕了,怕礙事便讓渚先陪陪對方,有需要會再過來叫渚,而渚非常尷尬的跟著對方走到一旁。


  然而女生們非常順利的來到被守著的入口了,但有人在警備著,讓茅野找來了渚,卻被跟上來的勇次再次叫住,跳舞撞到了別人,好在機靈,弄暈了那人讓警備的服務員扛走了被踢暈的人,還讓勇次保密張做救了他的交換。


  最後打開了門通過酒吧這關,而去換衣服的渚回來後,一臉沮喪的說著,她根本沒派上用場,換裝有甚麼意義,卻被調侃著。


  雖然說她可以朝這方面走,業還故意說甚麼切不切掉的問題,他明明很清楚的,她根本沒有啊!


  到了這裡烏間老師中的毒開始散去,回復了一些體力,遇上最後的殺手,經過一輪由殺老師指揮的驚險作戰,而擊敗對方,而在暗殺中最為消極的千業和速水,也想開了。


  最後來到BOSS的房間,大家使用了同手同腳的步法而削去了聲音靠近那個背對著他們的人,正要得手時她人最說話了。


  是那個曾經被他們趕出E班的人,鷹岡,大家都非常吃驚,在對方威脅下不得不跟著上了屋頂,而這時他說起了她的目的。


  一方面是為了殺老師另一方面便是要雪恥,所以才要讓最矮的兩的男女前來,目標就是因為渚才用這樣做條件。


  一邊走上停機棚一邊要渚跟上,在解藥無法的手的情況下,雖然經過業的挑釁但還是沒用,渚非常明白這時他必須去面對這次的難題,上了停機棚,鷹岡卻突然按下了按鈕。


  炸掉了通道,防止其他人干擾他與渚,那放著一把匕首,分明就是要再一次與渚對弈的意思,站在匕首前鷹岡要渚道歉,而渚在眾人面前一一照做,完全沒有覺得感到羞恥,下跪磕頭,原以為就樣就好,但鷹岡早就沒打算將解藥給他們,箱子拋到空中炸了開來。


  看到解藥被毀掉,渚難以至性的轉頭看向了剛剛不小心知道了寺?其實也種了毒,但現在解藥沒了,那寺?不就......


  渚一陣慌亂喘著氣,顫抖著緩緩地拿起了眼前的匕首,眼裡參進了冷光。


  「渚抓狂了。」片岡看著渚的模樣,大家都很明白。


  這時突如其來一個東西砸向渚的背後,寺?大喊著。


  「你再沖個甚麼勁!」


  開始說服著不知到底有沒有冷靜下來的渚,而殺老師也說著,直到寺?體力不知道往後倒時,大家才驚覺原來他也中了毒,卻跟著他們一起來了。


  這時渚回過身看了他們一眼,冷光為散去但是倒是冷靜了一些,撿起了剛剛寺?扔向她的電擊棒收了起來,大家訝異但是也只能看著渚接下來的動作。


  渚依然拿著匕首衝上前,面對菁英自然是無法起任何作用,被重擊了幾次後,站在遠處的渚緩緩地向鷹岡走去,就快接近時,這是卻突然丟下了右手的匕首,大家都沒的驚訝。


  而在這時鷹岡注意力被轉移,渚隨即拿出電擊棒電向的鷹岡,最後笑著道謝後電暈了對方,他讓渚成功的用了羅夫洛所教的必殺技。


  在大家吃驚過後,明瞭到贏了之後換呼著,,隨後得知他們重的只是一班的類似食物中毒的毒,一會兒就會沒事了,變鬆了口氣。


  回到了飯店,各自回了房間,當然殺老師交給了烏間老師去進行殺掉殺老師的計畫。


  而回到房間後再渚料之外,業抓著她進到浴室,讓她馬上洗澡清洗傷口。


  「業?我還沒拿...」衣服,還沒說完業就關上了門。


  「等等圍著浴巾後先出來再說,再不喜我就進去幫你洗了。」不容反駁的口氣,帶著脅迫。


  渚聽了隨後趕緊洗完澡,而業也沒打算給她衣服的樣子,只能聽從他的話,圍著白淨的浴巾有些遲疑緩緩地踏出浴室,而業已在床邊等她了。


  走上前,業讓她坐上床背向他露出背部,業手上拿的藥膏,替她上藥,藥與擦傷間的疼痛雖然是一下子,但是忍不住皺了眉頭。


  在渚上不到藥的地方業都一一的上完。


  「好了,可以去穿上衣服了。」拍拍背對著自己的她的腦袋,隨後起身拿著換洗衣物進了浴室,渚慢慢地穿上睡衣後便隨後拿出吹風機,吹著長髮。


  等吹乾後業也洗完出來了,看著擦拭著紅髮的業,渚沒有收起吹風機,看著業,而對方查對到她的視線,自若地來到她身前,讓她替他服務。


  結束收起吹風機,而業卻拉住了往另一個床走去的渚,使力一拉渚踉蹌的跌向業,當然的業會安穩的接住她,將她攬入懷裡臉埋進她的頸肩,細柔的髮絲蹭過業的臉龐。


  嗅著渚身上的清香,恬靜溫和讓人安心,蹭了蹭,渚依然靜靜的不反抗不掙扎,待在業的懷抱裡,手順著水藍髮撫摸著。


  靜悄悄的,靜到不知過了多久,直到業感知到懷裡的人逐漸放鬆的身軀,知曉她已睡了過去,淡笑著,摟著對方一動到床中間。


  雙床房自然各是兩張單人床,兩人睡在一個雙人床自然是會有些擠,但一方抱著一方倒是沒有了問題,業伸手關了位於床頭櫃電燈開關。


  

tbc.

评论
热度(30)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