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噗浪打滾小透明,目前維勇深坑中(●´з`)♡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06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難免請見諒

下面正文

---

  雖然夜間一戰,但是生理時鐘引響渚依然早早的醒了過來,睜開眼後印入眼簾的是業熟睡的面容,呆呆地回想著昨晚。


  想起自己在業的懷抱裡就這樣睡去了,想試圖起身但一動也就抱得更緊了一些,最後渚有點懊惱的皺著眉嘟起小嘴。


  這下便聽到了身前發出低低的笑聲,胸膛隨著共鳴震動著,抬起頭剛好對上業是笑非笑眼神,渚更氣惱了。


  「裝睡太卑鄙了!」


  「因為渚一直動來動去的,再睡一下?大家今天可能玩不到什麼了。」


  意旨大家都還在睡,經過昨晚不管是暗殺或是之後發生的事情,大家都累壞了,醒來大概都是下午的事情了。


  渚思考著,其實她並不知道是該繼續睡呢,還是起床走走,畢竟都醒來了有點難再次睡去,業看渚發起呆來,輕笑著。


  「再陪我睡一會?」輕揉了下水藍色腦袋。


  渚嗯了一聲就當作是回應,乖順的依舊躺在業懷裡,業看著靜謐的渚靠著自己閉上眼睛,放鬆的身軀已經說明了信任。


  正常的男女關係,一般女孩子會這樣這麼放心的讓一個男孩子這樣抱著,還能這樣如此安穩嗎?更何況他們都是身心理正常的男女,她怎麼能這麼放心於他?


  雖然這樣讓他非常的開心,但這是出於不得已所以習慣了,還是不得不妥協反正也無能為力表現呢,如果真如他期待的是和他一樣的心情,所以才願意心甘情願的呢?


  聰明如他,當然在戀愛這種事情上他是明白的,在看他人的戀情時也看的非常透澈,明明都明瞭的事情,怎麼輪到自己時就亂了陣腳,難怪人人都說在感情裡人都會盲目的。


  談論他人是非常的容易,但是自己在遇上時常常還是會犯下一樣的錯,抱著同樣的不安心情,因為面對的人正是自己所傾心愛慕之人,才會特別的在意關注與百般呵護,深怕自己可能會傷她半毛,連令對方感到一絲不舒服都不願意。


  最後如業所說,大家真的都到下午傍晚時才一一醒來,而烏間老師還是處理應變殺殺老師的計畫,當然最後還是失敗了。


  女生們難得來到這裡還是一起下了水玩耍,因為在隔天他們就要回去了,而殺老師卻突如其來說要辦試膽大會,來到洞窟一男一女分組進去,最後卻是殺老師自己被嚇的手足無措。


  最終的目的居然是為了促成班對想要促成戀愛,被班上吐嘈了之後也只能放棄了。


  隨後他們結束了他們的暑期旅行,準備迎接開學。


  在暑假結束前一日,正在和父親吃飯的渚,原本靜靜地吃著,而父親也都是在問問他最近的狀況。


  「妳最近怎麼樣,妳母親還好嗎?」渚爸爸有點憂心的開口問著。


  「沒事,這身打扮至少讓沒甚麼遇到問題,媽媽依舊是那樣容易擔心過頭。」


  「這樣啊,看妳狀況還不錯,有交男朋友了?」身為家長總會擔心孩子的戀愛狀況,雖然現在談有點早。


  「才、才沒有呢。」戀愛話題女孩子都難免會有點害羞,雖然不知道她和業的的關係算甚麼。


  「雖然有關係比較好的...」說到一半的停了下來,因為突然出現在父親身後的殺老師。


  「怎麼突然停下了?」


  「沒、沒事,啊!我想起突然有事要先走了爸爸,下次再約,爸爸也要保重身體喔,再見。」


  趕忙奔出店回到了家裡打算做些準備,而業和大家有接到了消息,業傳了訊息過來,問她有沒有要去的意思,回覆了他有,說大致是幾點會到祭典。


  因為剛好被父親提起了戀愛狀況,繼而讓渚突然想到喜歡的人這回事,想著如果地球明年就要毀了,那麼是不是這是最後一次能穿上浴衣了?


  所以她想......


  來到祭典,那人依然會提早到等待自己,紅髮在夜裡依然顯眼,笑著渚走上前。


  「久等了,業。」


  當業從手機畫面抬起頭確確實實的愣了下,而渚也明顯的感覺到了業的發愣,有點疑惑有點擔心的靠上前,擔憂的拉了拉他的衣袖。


  「業?」看業走神渚真的開始擔心了。


  「妳怎麼穿著浴衣來?難道沒關係了嗎?」被一襲藍色櫻花花樣的浴衣,頭髮用髮簪盤起,也是櫻花的髮飾,清新脫俗就是這麼用的吧?


  皮膚本來就白,現在感覺更白了一些,渚果然真的很可愛呢,真想藏起來只許自己一個人看。


  「因為想說這可能是最後一次能穿了,所以就穿了,不、不好嗎?」


  「沒有,很適合妳,走吧。」


  大家各自分散著遊戲,而渚一襲浴衣卻讓看到的人一點都沒感覺到違和,雖然被問了,渚也只是笑著待過。


  而在開學後,業撥了電話給渚,意思是想約出來玩,想趁最後的時間一起出來玩,而渚自然是立刻答應了邀約,但接下來的話讓她有點後悔。


  「啊,對了對了,渚記得不可以以男生的身分來喔。」


  「唉?為什麼?」渚非常不解。


  「記得期末考是的賭約嗎?我就要渚回復女生的模樣一天,不可以反悔的喔!」


  都快忘記的事情,就這麼被提點了出來,堵的渚也無話反駁,最後也只能答應回復真身,約到集合地點時間後結束了通話,而業則貼心的再傳了一次訊息過來,以免忘記。


  女裝渚自然是有的,不過不常去穿,隔天早上醒來漱洗完回到房間後,打開著衣櫃渚正式的煩惱了起來,該穿怎麼樣的出去呢,業也只說了去看電影然後晃晃。


  後到餐桌前吃著早餐,母親準備完餐後看見她放下了頭髮的打扮欣慰著。


  「渚這是要去約會嗎?出門要小心點喔。」


  「不是約會,我會注意點的請放心。」渚有點尷尬的吃完。


  進房間便開始搭配服裝,最後看了時間發現她快遲到了,才連忙趕緊整裝出門,在遠處便看見了那顯眼的紅色,身著一如符合他性格卻能襯托他帥氣的衣著。


  正想加快快腳步,即將喊出口的名字卻被突如其來的人給打斷了,面前一名陌生的男生擋住了她的路,帶著玩世不恭的態度痞痞的感覺花花的。


  「小妞要不要和我玩玩?」那人果然不負眾望的開口說的話就如永遠不敗的搭訕梗。


  渚沒有回話,而只是停在那而盯著對方看,而對方看她這樣更加得寸進尺的一步步上前靠上她。


  「你長得很可愛,我們做個朋友吧,怎麼樣?」


  「不好意思我還有約,而且我不認識你。」渚低下頭,想忽略對方直接走人,但對方看來想糾纏到底,再一次擋住她,這讓渚有些苦惱了。


  「別這樣嘛,不認識才要做朋友啊,走拉一起去唱歌?」


  居然強行拉住了她的手,想直接拉著她走,渚試圖掙扎抽回手,但是女孩子的力氣始終是無法與男孩子相比,在不知道要拉扯到甚麼時候,渚心裡也焦急著。


  「放開你的髒手。」


  僵局終於有了進展,有人替她拉開了對方的手,隨後被拉入懷,沁入的味道是熟悉的,抬頭果然是熟悉的臉龐,他一手環著她一手阻擋著那男子的靠近。


  在業的幾句威脅下男子落荒而逃,這時業的注意力已全然放在她身上。


  「渚果然很容易吸引那些蒼蠅呢。」


  業正式認真地端詳起渚今天的裝扮,一件水色立領短洋裝,搭上米白色薄外套,白色低跟的鞋子,一個小巧的肩背包,放下了藍髮有些隨意披散著。


  清心白淨的裝扮,十分的可愛還透著點純真的氛圍,要不是已經超過了相約的時間,抬頭撇見熟悉的藍被遮擋住,才剛好即時化危機。


  「十分抱歉......」渚低下頭帶著歉意。


  「我沒有再怪妳,走吧都拖了點時間。」彈了她的額頭,她吃痛的摀住額頭,哀怨的看的業。


  原先計畫是看電影,但時間還沒到,他們便在四周閒逛了起來,大概是放鬆了戒心,所以渚沒有那麼的察覺到四周,但業卻有些驕傲卻也不爽著。


  渚乖巧的個性本身也很替人著想,他們的相處十分的沒有隔閡,就宛如情侶般親密,可愛的外表吸引來一些目光,而業則悄悄的環上渚的腰,渚也很自然沒有感覺到異樣的依然與業說著話。


  對那些人漾起勝利的微笑,鄙視那些羨慕的看著自己的目光,但事實上他們卻也還不是情侶,卻如情侶般的想處模式。


  「業,時間快到了,差不多該進場了喔。」看了時間後,渚絲毫沒有一點意識到她被業摟著。


  「喔,我們走吧。」


  拿了可樂與飲料進場後,很快就開始撥放了,他們只點了一份爆米花一起吃,所以挨的很近,業依然喜歡喝渚的飲料,一場電影下來飲料都已經分不清哪一杯原本到底是誰的了。


  看完了電影出來後想說剛好可以去吃飯,兩人來到常來餐廳點吃飯,遠本一直都好好的,吃完了以後,兩人決定到商店街逛逛,隨後逛累了的兩人所以找了咖啡廳想說休息一下。


  點完了餐,面對面閒聊著,時間接近大約在下午茶的時間,看著許多人來近來到咖啡廳,業的草莓歐雷和渚的芒果聖代上桌了。


  「業真的很喜歡草莓歐雷呢。」渚吃著自己的聖代邊笑著。


  「小渚要分我吃嗎?」業一手靠著桌子撐著頭。


  聽業說著,渚便挖了一杓遞到業嘴邊,嘴角噙著笑容,眼裡帶著期待直勾勾的望著業,業一愣後知後覺的才張嘴吃了下去,芒果的酸甜洩滿口腔。


  「好吃嗎?」渚帶期盼的神情凝視著他。


  「渚餵的當然好吃。」


  就這樣一有一口沒一的餵著,直到一道聲音闖進他們的耳邊,定睛一看是磯貝,原來他在這裡打工啊,但是一是到這點,渚緊張了起來。


  東西吃完了當然就是馬上走人,這子更有非走不可的理由了,讓業去結了帳渚則先到外面去等,等業出來後後確認沒被發現才放心,看來磯貝是剛來。


  最後業送了渚回到家。


  「沒事的,先走了。」在渚額上印下一吻,業沒再留戀的離開了。


  接著經過了茅野的布丁作戰、林間的鬼抓人,殺老殺在一夕間變成了犯人,內衣小偷,一直在想要對自己澄清,洗清罪名卻一直翻出證物,情勢一直往不利的方向走。


  而看到點名冊上在每位女生前標上了罩杯數,而在這時也靠上渚耳邊輕語了一聲,惹的渚當下想發作都沒辦法。


  「渚是C對吧,我看得很清楚呢。」


  果然是很欠打又變態的一句話,但想發作卻無法便只能所幸裝作沒聽到。


  為了抓住小偷大家晚上相約出來抓小偷,最後卻發現是為了引誘殺老師的陷阱,最後崛部卻因為觸手而失去了理智,而白卻棄之而不管的離開,大家想盡辦法想方忙卻幫不上,最後寺?一行人接管著,結果在最後快抑制不是時,但在大家一席努力的勸說下,成功了,崛部正式加入了E班。


  隨後由於得知了某消息情報,他們幾個人來到磯貝打工的咖啡廳,看著磯貝工作,他們左一句帥哥右一句帥哥,不過磯貝真的不管怎麼看都是裡裡外外的帥車,如果窮能算是缺點的話那可能是唯一的缺點了,在他們討論著班上帥哥時,雖然在修學旅行時女生們就有討論過,前原缺點就是太花,業的缺點就是性格,而磯貝則是非常的完美無缺呢。


  卻遇上了刻意來找碴的五英傑們,又再一次立下賭約,在倒棒比賽上贏了就不能舉發,但贏了磯貝就會面臨相當糟糕的局面。


  在他一席耍帥的說詞後,班上男生們卻更加的團結了起來,沒有一起圍上去的業,到是擔憂著,他不想讓渚參賽,這是非常危險的比賽。


  比按照他們所計畫的一一推進著,在各項比賽中E班的人都表現的非凡,最後當然是贏得了比賽。


  緊接而來他們開始了期終考前複習,由於距離殺老師摧毀地球只剩五個月,大家也有些緊繃,而自運動會後他們對於自己的能力變得有自信。


  在放學後的路上在屋頂上進行著跑酷,卻不小心傷了到了人,在那幫忙了兩個禮拜,雖然做了很多事情,而渚也特別朝一名叫櫻的小女孩歡心,是站在女孩子喜歡男孩子的心情上。


  而這次的考試大家裡當考的非常的普通,但業還是依然拿下了第二名,果然是很聰明的人呢,但大家還是有在基本名次裡的。


  然而這裡開始,政府也製作出特別材質的戰鬥服裝,量身訂做的。


tbc.

评论
热度(33)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