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噗浪打滾小透明,目前維勇深坑中(●´з`)♡
 

【業渚】其實是女孩子 07

※CP如標題 世界觀半架空、重組

※性轉注意!(很重要所以只說一遍

※請不要太認,矛盾點有

※OOC難免請見諒

下面正文

---

  而收到新制服的隔天,大家才驚覺到四天前是碧池老師的生日,本來是想讓烏間老師送碧池老師一束花,但死板的烏間老師卻惹毛了碧池老師。


  他們卻中了號稱死神的圈套,為了就被把住的碧池老師,他們學生們獨自出擊,雖然逃跑,跑後被追上,渚接受了暗殺技巧下,想要上前卻反被拿下了。


  才發現碧池老師根本是與死神串通好的,是一夥的。


  不過及時大家被救下,碧池老師被死神給利用後拋棄,烏間老師與死神決鬥在殺老師的幫忙下贏了。


  而烏間老師也說了清楚,碧池老師的心意他很清楚之類的,和大家解開心結,和好如初。


接著來到了十一月逐漸變冷的天氣渚開始多穿一件毛衣,這也代表著大家要正式開始決定未來物標誌向的時候,而這時渚卻開始有些迷惘了,殺老師辦起了志願諮詢,碧池老師也開始換了服裝嘗試溶入他們,而在注意力轉開時,中村卻在他的志願單上填上,女子高校、家政婦甚麼的。


  雖然他的確是女的,但這樣子好像不太對啊!而且業根本心知肚明再次跑來說了甚麼畢業後去泰國還是摩洛哥旅行吧,甚麼的,她根本沒碧要動手術啊,要割什麼啦!


  隨後悄然無息地從碧池老師身後走過,替她撕下衣服標籤,看到這幕的茅野和業都很震驚,雖然是喜歡的人,但是如業所說,不可怕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他還是有在防備著渚關於暗殺這方面的事情。


  而還在猶豫,這天回到家裡母親特別沉重的坐在位置上,看起來就是在等她。


  「歡迎回來,過來一下吧,談談好嗎?」


  做到了媽媽的對面,但是母親手上拿著成績單,看來要討論學校的事情了。


  「媽媽覺得妳高中去讀女校吧,媽媽擔心妳再次遇到傷害,如果去了一般的混校,如果再發生甚麼事的話,媽媽真的不想活了。」


  「媽媽,可是我覺得可以了,而且經沒有問題了,真的。」


  「是真的沒問題了嗎?媽媽很擔心阿,如果在一次有人想從我身邊搶走妳傷害妳,不能隨心所欲地當個正常的女孩子,很困擾的對吧。」


  「讀女校就不會再有那些人拐走妳了,這樣很安全的,渚去讀女校好嗎?」


  「媽媽我真的沒問題的,真的已經沒問題了。」能與男性走的到很近了。


  「那至少轉出E班吧,繼續待在E班也沒有用的不是嗎?這會讓妳升學造成阻礙的。」


  「但我覺得在E班很好,和大家相處的也很愉快,成績也有升上來,應該沒有必要特地轉班的。」


  「那渚為什麼不回復女兒身,依然穿著男性校服呢?既然妳都這麼說了,你也得給我有信服力的說服啊,算了,明天我去和你們老師談談,有甚麼話我會親自和老師談的。」


  「唉?可是...」這不就表示她就要回復女兒身去上學了嗎?


  但是如果大家問起,她該怎麼回答,她一點都不想在憶起任何一點那時候的事情了,可是解釋一遍不就等於在傷口上灑鹽一次一樣的道理嗎?!


  但母親過度的擔心,讓渚無法反駁什麼,畢竟是擔心自己,可是卻有點超過了,她可以保護自己了。


  通了電話與殺老師說明了原因,老師知道她的身分,所以可以這麼放心的和老師說,但目前烏間老師出差去不在,殺老師的身分又不能讓人知道。


  隔天為了徹底說服母親,換上了女生校服,也就是裙裝,在母親的注視下出了們上學去,平時都是褲裝,一下子改穿裙子還真有點不習慣,而頭髮也放了下來,回到初一初二時的樣子。


  而已經有許多人已經到了學校,而在路上遇到的所有人都用一種訝異的驗光看著她,渚衿著不讓自己落荒而逃,保持鎮定,但只要有人想上前詢問她,她便釋放殺氣,雖然依舊是笑臉迎人,但多了些恐怖,大家也只好放棄。


  等著大家訝異的眼神,裝做甚麼事都沒有,平靜地走進教室到座位坐好,不過感覺到大多眼神停留在她露出的腿上。


  在一下子就母親就會到了,這段時間渚真的是坐立難安,抓著依襬的手緊了緊,直到教室的門再次拉開的人是頂著赤紅髮的少年。


  從後門進來的業,視線停在了放下頭髮的水藍色上,有點驚訝在看到渚的改變後不明白,將書包一扔,匆忙上前直接拉著渚就直接往外走去,大家帶著好奇的視線追著他們兩的身影。


  直到將渚拉到沒有人的林間這才停下。


  「怎麼這麼突然就改變了?」


  「我媽媽她不相信我已經沒問題了,執意堅持要我轉班要我去讀女高,要她信服我只能先改變,不然她怎麼樣都無法放心,雖然這樣突如其來的轉變有點難習慣。」


  「但是班上的人一直都不知道,妳要是一個一個解釋嗎?傷口真的癒合不會在流血了?」業指的是心理上的受傷,她明白。


  「大概,沒問題的。」


  「這樣我就必須更寸步不離的守著妳了,妳想說不都不行了。」這樣一來跟他搶渚的人不就變多了?!


  「麻煩業了。」又給業添麻煩了。


  「不過真的很高興能難到小渚回復女兒身,果然很適合妳。」


  回到班級後渚的媽媽也到了,在進到導師室,其他人都蹲在外面的窗戶偷聽著,都十分好奇到底怎麼回事。


  「喔~現在來蹲牆角?別在這礙眼﹐如果不想受傷的話,最好馬上離開喔。」業原本輕浮的聲音便得沉穩在眾人背後響起,不寒而慄,一下子沒了半個人。


  曾經渚在小學低年級時在回家路上被擄走,還差點被強/暴,在千鈞一髮之際才脫離險境,當時造成不少陰影,不論是渚本人還是爸媽,他們因而為此大吵了起來,爭執著室對方沒有照顧好渚,才會發生這種事情,最後爭執破裂,造就了走向離婚這條路,渚也改變的裝束,這是在這些日子裡業所得了解到的。


  而渚媽媽因此一直耿耿於懷,最後依然與殺老師談判破裂,晚上渚媽媽在飯菜裡參了點安眠的藥,在渚昏過去後,帶著他還來到E班校舍,要渚一把火燒了這好擺脫E班。


  卻突然出現了一名殺手,渚感覺出了媽媽在害怕,這正是他說服他的時候告訴媽媽她是真心的決定了。


  看見渚擊敗那殺手,說著她已經有能夠保護自己的能力,離開她是遲早的事情了,最後渚媽媽昏了過去。


  「不過我會讓媽媽放心,也能從現在開時回覆身分,所以請不要讓我離開E班,或堅持要我讀女校,我真的已經沒問題了。」


  最後解開了媽媽的心結,最後唯一改變的事渚媽媽的態度也看開了,而渚和媽媽約好,到了高中她就會回復女兒身,國中只剩了一點時間,讓她這樣繼續扮作男孩子。


  隔天再回到班上,渚一經換回了男裝,但還是有些問了關於渚突然穿女生制服來上課的原因,最後和業統一的答覆,就是他們打賭輸了所以一日女裝做懲罰。


  對於業常常欺負渚大家見怪不怪的,很輕易的就相信了。


  接著他們來到的校園祭,他們決定開餐飲店,期間還引來了曾在暑期旅行裡遇上的勇次,經過一些事後說開了,而隔天卻因為他在網路上推薦,湧進了大量人潮。


  隨後他們迎向了最後一次考試,期末考在淺野低頭請求打敗理事長的教育方法,這次考試連最後一名的寺坂都進了前50名,而業拿下了學年第一。


  對此理事長非常不開心地跑來找殺老師對弈,雖然一開始殺老師受了點傷,但最後讓理事長找回當初的心情,大家的氣氛變的友好。


  在接著便是話劇發表會,因為其他班級都表示要用功讀書而推給了E班,當然在大家努力下,做出了一部非常沉重的話劇。


  大家本來都好好的再聊著天,但茅野無聲地找了渚到倉庫去,說明因為道具珠子撒了滿地,所以才找她一起來幫忙,隨後殺老師也來了。


  正掃到一半,再渚一個回頭卻看見難以置性的畫面,在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碰的一聲爆炸聲,殺老師掉進陷阱裡,而茅野的觸手快速的攻擊著。


  被聲響嚇著的所有人紛紛一到外面,而渚近距離接近爆炸有點狼狽,她吃驚地先是奔出了倉庫,大家也都吃靜的看著她,當心她有沒有受傷,所幸只是狼狽了點而已。


  接著第二聲碰,殺老師出現而帶著觸手的茅野飛向屋頂,說出了她的目的還有身分,讓大家都吃驚不已,大家都想知道原委,但殺老師說要全部E班的人在時他才要說,所以他們現在比較重要的目標是茅野。


  而到了隔天,如約來到茅野說好要殺掉殺老師的地方,一切都太過失控,蔓延的火紅,在殺老師的提出了要救茅野的方法,但是必須有人先讓茅野稍微冷靜下來。


  大家都非常的著急著,想著到底還有甚麼辦法時,渚思考著這一路他們所學的暗殺,最後眼睛一亮,有了。


  渚走上前當眾人都在看渚到底會啥出甚麼辦法時,一個箭步,渚吻了上去,大家吃驚,碧池老師輕笑,而中村和業則掏出手機,直到15hit茅野昏了過去,最終解下了茅野。


  而殺老師也開始訴說起當他還是人類時的事情,知道了他就是那位傳說中的殺手死神,被人抓住後開始一連串的實驗,而事情的始末,娓娓道來當知道了所有真相後,大家唯一抱持著的想法是,他們到底該不該繼續殺了殺老師。


  就這樣迷惘的大家迎向寒假春節。



tbc.

评论
热度(29)
© 甯靜 | Powered by LOFTER